第二十五章 裤子,脱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她,慢慢地脱掉他的上衣,柔软纤细的手指在他的前轻轻挠着,带起一阵燥痒。

    “裤子,脱么?”轻轻敲了敲他的皮带,手指回旋到膛。她的段在他的下扭曲着,隔着薄薄的睡衣,隐约可见那曼妙的材。他看着她的肤色粉红粉红的,眉眼微眯着,粉红的唇角抖动,勾引着他,唇边噙着一抹邪邪的笑。

    “脱。”他突然起坐在上,背对着她,自行将皮带解开,脱下了裤子。转,直接跨坐在了她的腰上。他的火紧紧地抵上了她的下,让她全猛然一怔。他的子俯下来,膛抵着她的口。

    好重!好烫!

    他在她的脸颊上吹了一口气,“我那里,是不是很大?”

    她的大眼睛一怔,惊愕地看着他。低凉而暧昧的声音再次传来,“我都脱得只剩一件,你是不是也要脱?”

    “我……!”她颤抖着唇,声音低如蚊蚋,开始挣扎起来,却抵不过他坚硬的子,推着他的肩膀却怎么也推不开。她有些心慌了,难不成,这男人霸王硬上钩?

    不由得一笑,梨涡浅浅,“不如,你躺好,我脱给你看?”

    他的眸子愈加亮了,也愈加闪着深沉的光。却是缓缓起,平躺在上,枕着双臂,好整以暇。她一咕喽从上爬起,不经意把内裤粉红的颜色露了出来。站在离有两步的距离,慢慢地转过,满面羞红,本是故意拖延,当她不经意瞄见他的体的时候,那胯间的庞然大物让她不吓了一跳。

    “脱。”他的脸色即使在**渲染之下,仍旧看不出有异样的神色,一如平常。只是眼中的目光,凝聚着傲然和火。

    她将肩膀的肩带缓缓地剥下一根,细致的大眼睛微眯着,唇角嘟嘟着,仿佛在挑逗他。另一只手缓缓地放到了小腹上,抚摸了一圈,冲着他抛了个媚眼,“我先去趟卫生间。”

    “不准去。”他的脸终于有了变化,似乎变长了。

    “我去准备准备呀,亲的。”

    他从上一跃而起,将急忙逃走的女人从后背扣住,扳过她的子,视线看进她的眼里,语气炽,“不敢了么?”

    “没有啊,只是去卫生间而已。”她僵笑着说,却不承认自己的没胆量。腰间被他的手臂箍得死死的,口紧紧地抵着他的结实的膛,下腹处那火的触感,让她动也不动,甚至都不敢大声说话。

    “逃脱之词。”他鼻端轻哼,唇便要抵上她的唇。

    “我说的是真的,难道你不想提前去释放一下?”她说得焦急,看起来是真的。她确实是焦急难耐啊!

    “释放什么。”他伸出舌尖,轻轻舐了一下她饱满的唇。

    “释放……污秽。”

    “我们不如,释放其他的东西,你一定会喜欢的。”他说完,低头吻上她的脖颈,伴随着火的气息的移动,含住了她的左侧耳垂。

    耳端异常的敏感袭来,再一次刺激了她的膀胱。安永远忍不住呻吟一声,下腹不自便有一股流袭来。她当即全石化,僵硬在地。跑进卫生间躲过这一劫,是借口,但更是事实!她尿感很浓!结果黑心的男人一定要刁难她。怎么办,她的千古万事的英明,全部毁于一旦啊!

    一股流顺着他的大腿根部,哗哗啦啦地描摹着他腿上强有力的曲线,最后扑倒在地,化成一滩柔软的水。他彻底震惊住,脸上的表难以言喻。

    “你……”

    她的脸深深地低了下去,在他不自觉的松开的那一刻,捂着脸冲进了卫生间。

    “妈呀——!”一声尖叫,将这个兵楼的楼顶冲破了。

    男人矗立不动,只是眼睛盯着地上的一滩澄澈的水渍,脸上挂着一抹难以置信的表。五秒钟之后,唇角咧开,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豪笑之声。他承认,这是他这辈子,经历过的最有魅力也最搞笑的段子!

    慌慌张张放了一池子水,她噗通一声埋进了水中,耳畔那高分贝豪爽的嘲笑之声,却是一辈子也没有散去。

    新婚初夜,一个打扫卫生,一个没完没了的洗澡;一个孤枕难眠,一个画地为牢。

    天,终于亮了。一声尖锐的起号打破了寂静的初晓。全体士兵整齐有速地起叠被正衣冠,楼前集合的报数声浑厚有力,一排排整齐的步伐掷地有声,固若金汤。

    安永远坐在浴池边,红着眼睛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浴池是新的,特意为了她这个“山寨夫人”安装的。她踮起脚尖走到门后,将耳朵贴在门上,听见似乎有窸窸窣窣的收拾东西的声音,但是太小了,听不真切。几分钟后便有开门的声音。

    不时,动的出兵的声音,终于停止了。周围静悄悄的。蹑手蹑脚的影一顿,偷偷开了卫生间的门缝,环顾四周,不见一只苍蝇。长叹一口气,她打开门,仅围了一件浴巾,看到门口的一只方凳上面,放着整齐的衣物,而内衣放在最上面,只觉得眼睛有什么东西,扎得生疼。

    犹豫了一下,探手拿过,手忙脚乱的穿好之后,冲着屋子再一次环顾。放桌上遮着一盘食物,很一个火红的心型方盒。她凝眉走过,这厮出连个纸条都不会写!一把掀开饭盒,唇角一撇。昨晚的饭菜,还能吃么?她一向与食物结仇,见了好吃的就狼吞虎咽的她,居然没有了胃口。随即将心盒打开,却闪了眼睛。

    一只标着八克拉的钻戒,亮瞎了人的眼睛。360度全方位晶莹棱角,在清晨虚弱的白光里,仿佛能够折出七彩的光辉。她猛然扣上,推开窗户,做了一件一夜都想做的事

    深呼一口,吐气,再来,冲着窗外宽广蔚蓝的天空,以及一些寥寥无几的树木,大道,楼什,甚至包括训练场内抛锚的战车坦克,大喊一声。

    “卫——渣——渣——”

    想拿一个破戒指来忽悠她?no way!

    笔者再也难奈不住,不得不说,作为女,安永远二十六年的美好青,确确实实,全部毁在了卫某人的手上了。笔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