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复式小别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疯狂的血牛地冲着优雅用餐的男人雪白的怀里撞去,啪嗒,掷地有声。一片红乎乎的油渍在他的昂贵的衬衫上绽开。

    “哇哦——”安永远惊叫一声,看到对面男人鸷的双眸,忍不住僵笑起来,站起,张牙舞爪,“呵呵,都是这牛排惹的祸!这该死的牛排!”她一边咒骂着一边拿起餐巾往他怀里掖,“赶紧来擦擦,赶紧……”

    “你故意的吧?”他冰冷的语气冰山般袭来,在她谄媚的小脸上,来回扫了扫,素放下刀叉,喝了一口酒。敏捷如他,一早就看到飞来横,可是,他没有躲开。为什么没有躲开,他也说不清楚,总之,他有了理由,把这个女人拎了起来。

    或许,他心里一早就想把她拎起来了。她被他掐着脖子,眉眼微眯着,似是痛苦状,哼哼唧唧,“尊贵的卫斯铭先生,我真得不是故意的,真的!”就是故意的,故意气屎你!屎忑!

    有没有这样惩罚人的?有心无意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这么优雅的场合,这么举止优雅的男人,居然干了一件这么有伤大雅的俗事!

    可怜的小女人在高大魁梧的男人的魔爪下,挣扎着,蜷缩着,却抵抗不了路人甲的奇异的眼神,以及脖颈处的蛮力。

    “哎哟——”

    二十分钟后,她被丢进了家门。当然,不是她的家,是这个下手特别重的男人的家。

    方才进门的时候,看到这一处设计灵巧的小别墅,料想到是他的窝。想让她参观别院,提前说清楚啊,非得动用武力,用这么野蛮的手段把她拎进来么?!她气哼哼,趴在地上不动。地板上冰冰凉凉的,他就这样把她扔进来了,怎么着,也得弄个脑部轻微震吧?

    “装猪呢?”后传来低沉的声音。这男人没趣,开玩笑都不知道用轻松愉悦的口气说话。

    却见她保持着进门时被扔倒的姿势,撅着、股背对着他,理也不理。她是猪,他也是猪啊,会站着的猪,他骂她,等于间接骂了自己。

    他踢了她的腿一脚。“猪。”

    “你才是猪。”她趴在地上,回应到。

    “你犯了错,这会还有理了?”他有些生气,生平讨厌和他对着干的人,这小女人不乖巧啊!

    “你的做法就对了?”她猛地回过,躺在地上,仍旧不起。“野蛮人!”本来还以为,他是绅士呢!

    知道她在耍赖,他突然唇角一勾。深邃的眼眸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材,还不错,足够勾引男人了。倾而上。

    “你你你……”她看着一片黑影压了下来,面容越来越大,俊朗刚毅,心头一挑,说起话来竟然结巴了。“要干什么?”

    他制住她反抗的手脚,薄唇微喘,笑容邪恶,“野蛮人,自有野蛮的办法,”薄凉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地板的凉气似乎渗入骨髓,明显地感觉到她的子微微颤栗,“你之前弄脏了我的车,鞋子,现在的衬衫,加上我给你买的衣服,你可以算一算,欠我多少钱?”

    他的体好重,压得她大气不敢喘。前被他紧紧抵着,他每一句话,口的起伏都更深一些,她的脸如火烧。欺负人啊,仗着自己长得比她高,体重比她沉,钱比她多,就了不起啊?

    “呵呵,”她尽量轻声笑着,“先生,你应该想一想,我做的这些事,都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呀。至于今天买的衣服,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是你自愿的吧?”

    她的声音滑腻无骨,低低浅浅,并无所畏惧地冲着他阎王金刚脸上吹了一口气,“放心,我上这件我买了,其余的,还是你的!”

    脸上痒痒的,她的华润的樱唇一张一翕,柔软的子被他紧紧扣着,喉间有一丝干燥,想到他将她压到在地,感受到她轻颤颤的子,暧昧如雨后笋,肆意滋长。

    他承认,他心猿意马了。

    “你上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他突然在凝视她数秒之后,低沉出声。安永远一愣,看着他意乱迷的眼神,他的俊脸慢慢地贴近,心不由地猛跳起来,这这这男人,要亲她?!

    他们鼻端相抵,呼吸交错,浓浓起来。他看着安永远瞪着大大的眸子,动也不敢动,有些好笑。他的唇就在她的上方,蓄势待发。她不敢张口,似乎一出声音,唇瓣就能摩擦到他!

    卫斯铭子上扬,一只手伸到自己的脖颈处,缓缓地解开了第一个扣。眼神邪魅地看着她的愈见变大的眸子,解开了第二颗,第三颗。只见他古铜色的膛若隐若现,肌坚硬。美色当前,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声尖叫。

    “啊——”双手护住前,“卫渣渣,你暴露狂!”

    他的眼角一抽,继续解开第四颗扣子。她疯狂地将他沉重的子推开,从地上一跃而起。

    看来,这样的惩罚,效用不错。他邪笑道,“弄脏了我的衣服,我的地板,你负责清理干净!”他解开所有的扣子,将衬衫脱了下来,扔倒她捂着脸的头上。只听见蹭蹭的脚步声,她扯下头顶的衣服,表又是一怔。

    他的背上很多斑驳的伤疤,触目惊心。这到底是怎样的经历,一定很痛!

    缓步上楼,知道后的女人在看他,他第一次把自己的上给人看。那些都是他的战绩,他的自豪。只是单纯的想让她看见,他不明白自己的心里。刚才的处境,他动了念。他极少动,却总是被她轻而易举的挑起。想象中的,确实没有真实的那般心动。而对他而言,这种疑难和意乱之感,那么让他着迷,有那么让他困惑!

    洗了澡换衣服下楼,却不见小女人的影。四处搜寻,嗅到一丝清香。推开厨房的门,看到她围着围裙,像个小妇人的样子,心头忽然一暖。

    安永远翻遍了他的厨房,只发现了面粉和鸡蛋,除此之外全都是酒水之类。想必这鸡蛋也是随着啤酒喝掉的吧?她洗完衣服就来厨房倒腾,摊个鸡蛋饼填填肚子,不然哪有力气和那个强壮的男人死磕?

    “新鲜的鸡蛋饼出炉咯!”她把气腾腾的饼盛了出来,自言自语,“好香啊,吹一吹。”自顾自吹了半天,丝毫没有感觉到后有一个危险生物在靠近。

    一只手伸了过来,将一块大的抢了去。安永远猛回头,大喝一声,“小贼!”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