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乔装出门的坏处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梦也无力,苍白如幻。

    她被后的孩子推了一把,重重地跌落在地上,手里的黄豆金灿灿的,就像耀眼的阳光一般,就像她把阳光凝成了黄豆,永远留在了她的边。

    她分不清这个时候,是该哭泣,还是该微笑。

    “野孩子!她是野孩子!她没有爸爸!没有爸爸的孩子就是野种!”

    “不和她玩,她一定有毛病!哪有人抓着一把黄豆数来数去的!”

    “野孩子!野孩子!”

    ……

    “我不是!我不是!”安永远在挣扎之中醒来,气息不稳,抹了一把额头,有些潮湿。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了么,怎么做小时候的梦?十岁之前,她一直缠着安母询问自己的父亲是谁,安母对她只字未提。十岁之后,她明白了很多事,便不再问。她苦笑着,看了一眼头柜上的闹钟,两点十五分。她的眼角一眯。

    “喂。”

    “我答应你。”

    卫斯铭一怔,本来懊恼着被吵醒,却见电话号码时,顿时清醒不少,甚至有点心跳加快。

    “好。”他的唇角微微勾起,没想到事进展得这般顺利,喜不自胜。“这么晚才告诉我答案,是不是另有‘企图’?”

    “真聪明,当然有企图。”

    “说。”

    “这只能算是约定,具体细则,我想应该有个明文。等我想好了写出来,给你过目。”

    这妞叼啊!但是他却沉默了,迟迟没有回答。

    “听见没?喂,你不会睡着了吧?”

    “没有。”他低低的嗓音带着磁,忽然在沉默许久之后,传了过来,她有些怔。

    “哦,听见回答啊。”她只觉得自己的声音,似乎有些沙哑,看来是熬夜的缘故。

    “陪我说说话吧。”

    迟疑了一会,她竟然没有拒绝。“说什么?”她转个,将上的凉被踢到一边,只觉得腿上有些痒。

    “说我想知道的。”

    “呵呵,我怎么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不知为何,她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温柔。他枕着自己的胳膊,浓浓呼吸。

    “你二十六了吧。”

    “嗯,你不会还没有我大吧?这要说出去,别人以为我是姐弟恋呢?”她一边挠着痒痒,一边胡诌,好听的话谁不会说啊?这个男人怎么着也得三四十了!老大叔了!不过,她心知此人似乎有些冷漠霸道,不如顺着他的话来。

    只听得他的鼻端轻哼,“你是成熟的女人,应该知道我想什么?”

    “为什么是应该知道?我就是不知道呢?这和成不成熟有什么关系?”她的眼睛忽然眯了起来,这个男人,该不会是半夜发吧?

    “成熟,才会懂事。你难道不懂么?还是说,没有人教你?”

    “怎么,你想教我?教我什么?”她挑衅地说。

    “你想学什么?”

    “我想学怎么发财。”

    “发财?”他忽地嗤笑,“我只会教你一样东西。间接来说,这样东西,也能让你发财。”

    “是什么?”她忽地坐起来,只是随口说说,他不会以为她拜金拜得太离谱吧?

    那边传来两声喘息,“现在睡觉,木头。”说完,扣上了电话。

    “喂!”这男人,神经啊!她很想知道怎么发财!

    近几安永远出门,可是苦了自己。大夏天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出现被记者围堵的况。她最受不了“群困”,会激发出她的“野”来。而某一,她没有被群攻,却被一个小孩子打败了。

    实在是憋不住了,她出来逛公园,顺便晒晒太阳。一个细细的声音响起,直接摧碎了她的美好心

    “大婶,你是不是傻了啊,这么的天,你不长痱子么?”

    悲催啊悲催啊!

    依旧忙碌在辅导打工的子里,安永远除了偶尔与艾薇薇一起逛逛街,被路人甲乙丙丁称作欧巴桑,子过得行云流水。

    “姐妹,你知道我们公司和唐氏最近闹得有多僵么?”艾薇薇一边着冰激凌,一边虎视眈眈地瞅着她的碗,“你吃那么慢,吃不了给我啊!”

    “谁说我吃不了啊,我这是细品,细品你懂不?”她一边遮着自己的碗一边谨慎地看着她,“我请客你也用不着这么省啊,虽然我不比你富裕,但是冰激凌我还是请得起!服务员,再来一碗!”

    嘁……

    “姐姐,以后我再也不会给你省钱了!你现在红透半边天了!”艾薇薇盯着她的奇装异服,“你别老吃啊,我说的话你听见没?”

    “听见了。”她神自若地吃着。

    “哎。白白和你费了这半天唇舌。”

    “薇薇,你们公司和唐氏‘打架’绝不是为了我,我只是巧合,而且仅仅是一个触发点,你不觉得我很悲哀么?你该安慰我好不好?”她放下手中的勺子,看着她。

    “我理解,谁让你是我姐呢!”艾薇薇嗔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我现在一切以自利益为重。”

    “不管怎么样,安永远,我艾薇薇都你。”

    “亲。”她抛了个媚眼。

    “去!别亲,我的初吻得留给我心目中的连帅哥和林秘书!”

    “噗——”安永远喝的一口果汁,全喷了出来。“你要纳妾?我连哥哥可必须是正室!”

    “哈哈,我考虑考虑吧!我最近几天,一直在关注这两位美男,真得是各有千秋,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取舍,还有,唐氏公子唐静韬,那个阳光型男啊!追哪一个呢,你说?”

    “在观察观察吧,但是我真心的希望你和连海成了!”

    “连帅哥,够稳重,嗯嗯,就他了!”

    这么草率就决定自己的终的人,也非艾美女莫属了。

    “我被酒吧辞了。”她忽然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说道。

    “我靠,不是吧,你堂堂‘恶魔’,居然被辞职了?谁这么大胆子!”艾美女有些炸毛,义愤填膺。

    “还不是那次酒吧闹事那次。艾,我今晚上还想去谋个好地方呢!你陪我去呗。”

    “好啊!没有我当护花使者,我也不放心把你交到那种地方去呀!”她得意洋洋地说着,忽然一拍大腿,“好痛,哎哟,我忘记了,今晚上我得回家!”

    “好吧好吧,小女子我就只一人闯龙潭入虎吧!”她无奈地摊摊手。

    “姐,我相信没有我,你一样能成功。”

    安永远但笑不语,那是自然,她是防狼,而艾美女,可是寻狼!有她在,她还得提心吊胆啊!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