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野兽糖果(四)

    “叔叔,你跟我来。”

    七

    叶瑞他们完全束手无策,李倩慧急得直跺脚,泪水如涟,眼前多年前就弃用的地下三层仓库连同深处的老太平间燃起了诡异的大火,听说这在rì军侵华时期就被占用作仓库,怨念极重,围观的医患们众说纷纭,不过乔逸忙匆匆地进去了是很多人看到的。

    叶瑞一把抓住肥头大耳的副院长的衣领,“这里难道就他妈这一条通道?谁设计的这破楼?”

    副院长挣脱了他的手,喘着粗气,“你再动动试试?有本事你找rì本鬼子喊去啊!告诉你,我和你们上司关系可好了,这他自己进去能怪我?他不进去能烧起来?”他转过冲着医生护士们鬼喊,“看什么看,消防怎么还不修好?别烧到新大楼才好啊。”

    叶瑞气地真想上去就是一拳,可是李宝权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压低声音“冷静点,这人一看就不管事的,”他转过头对着李倩慧,“我怎么没有看到上次救乔逸那个女医生?”

    “对哦,刚才我去急救室和儿科找她,也不在的。”李倩慧也提供了佐证。

    “那个人有古怪。我在汤正非的网页中常常看到她的痕迹转瞬即逝。”说话间,消防喉喷出了猛烈的水蛇。

    “能说明什么?老汤招人喜欢罢了。乔二要是死了可怎么办?他不该被卷入的!”

    “算了,你和汤正非一样不懂女人。我带人去找那个女医生,你去配合消防队找乔逸。”李宝权宽厚的躯很快消失在围观的人群中。

    叶瑞抢过一个湿毛巾裹住口鼻,端起水龙头,猛烈的水流冲散了烟霾。他快步向坡道深处走去,一股股烟气蒸腾着,他的后跟着一帮捋袖端盆的小jǐng察和小护士。

    乔逸狠下心,决定在没死之前赌一把,他跟着那个小女孩,向未知的深处走去。眼前就是那道厚实的铁门,后是越来越近的火舌,周围病室的木质门窗烧地剧烈,究竟该怎么办?

    小女孩轻轻推开了厚重的铁门,不可思议!难道刚才张医生她们撤退的时候打开了地上的插销?

    乔逸来不及多想,一脚跨入,心知不妙已难回,因为,这是一个大约200平米的大厅,四壁靠墙密布着那一排排的巨大的金属抽屉。

    这确实不是活人来的地方。

    小女孩走到正面靠近他们的一排抽屉前,指着最下面那个打开一半的大抽屉,转对乔逸说,“叔叔,从这里,可以到上面的世界。”

    乔逸头脑很混沌,与其呆在这里被烧死呛死,提前睡铁棺材岂不是赚了?

    他子一矮,抓住冰冷的边缘,回头对小女孩说,“你不先出去吗?我万一迷路怎么办?”

    “不会的叔叔你是好人。我属于这里,我不能离开,还有我的妈妈。”

    小女孩冲他挥挥手,轻轻推动抽屉,竟然意想不到地顺畅,导轨滑入,乔逸抬起头忘了她最后一眼,她在笑,很甜很安静的笑容,他的边似乎还站着一个人,一个穿裙子还不是旗袍的女人,不过乔逸不确定,因为实在是太模糊了。

    眼前的黑暗没有持续太久,当他感觉铁壁已经停止的时候,他的眼前有了光亮的孔洞,他努力地眨动眼睛,努力适应着,踉跄着前行着,快了,快了——

    当他重新站到太阳光底下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就站在当时看到小女孩的中庭里,那是一个遮蔽地很好的假山石后的消防洞。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是的,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真好。

    来不及细想,第一件事是要找到李倩慧,离开这里,报jǐng。

    可是后传来了一声话语,乔逸猛地一个激灵。

    “你终于还是出来了。”

    他缓缓转过头,一个戴着手的穿着风衣的女人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这张脸他刚才幻梦中似乎见过!

    “初次见面,”她伸出手,没有摘手,“我叫李碧琪,你可以叫我Becket。”

    八

    当现场完全被清理干净时候,惊魂甫定的乔逸和叶瑞他们终于会合了。

    只是并没有发现他所说的小女孩,也没有什么铁制的大棺材,烧毁的只有老旧的木质停尸盒,不过确实可以勘明现场有相关犯罪痕迹。主要凶犯并未归案,上峰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不过叶瑞据理力争,处分是没有的,换来了一堆加班和夜勤。

    “我一定要破这个案子,就算这和那个组织有关!”叶瑞愤愤地放下筷子,吸溜完最后一根面条。

    “安心些吧叶队,我倒想请教你,当时为啥不分散jǐng力去调查那个什么博士呢?放过美女不查这不是你做派哦。”

    “很简单,乔逸失踪的电话就是她打给我的。你们派出所门前的小孩也是她抱出来放那里的,那衣服下次想办法还给人家。”

    “原来是这样,她还总出现在诡异的地方啊。好吧,乔逸和他女人可以去度婚前假了,但愿吃了那糖不要变无能了。对了,汤正非也该回来了吧。”

    叶瑞更加不忿了,“他在外面爽的要死,回来好好治治他!”

    其实,汤正非过地也很刺激,因为,他终于见到了,第九号特派员。

    本篇完

重要声明:小说《第九号特派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