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野兽糖果(一)

    深夜,一片暗霾。

    破落的老旧小区,街头拐角的垃圾箱,几只街狗埋首饕餮。

    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由远及近的重叠的影,让这些底层的野兽jǐng觉地躲到背光处。

    影极力走得快一些,肩头遮盖的衣服晃落,露出一张惨白的惊恐的幼小的脸。

    “乖,别哭,吃糖。”

    脚步声由近及远,消失在绵亘的黑暗中。

    一辆夜班的巡jǐng车慢慢地开过路口。

    “刚好像有猫叫,声音还蛮大,又突然停止了,李Sir你有听到?”

    李宝权默不作声地摸着鼻子,他觉得不是猫叫,不确定。

    一

    有些事,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淡漠,就像有的人嗜好着追逐和背叛,有的野兽衷着糖果,鲜血凝成的糖果。

    暗夜中,一点萤红在指端闪亮,良久未动。

    叶瑞伫立窗前,暖和贴的内绒睡袍。直到麻木的触觉被手里那燃到尽头的烟蒂烫醒,他才回过神来。

    凌晨两点了。

    他无奈地笑了,嘴角抽动着,鼻头一酸,有了一种哭的打算。只有在这时候,能稍稍流出男人的泪么?可是,还要努力压抑着,强忍着。

    静谧宽大的居室,现在却觉得客厅很空阔,不忍心吵醒静儿,有些事只能自己扛,何况,他们也会有一个健康美丽聪明可的小生命,会的。

    过去的一切就过去吧,永远的。

    眼角一滴泪滑落,滴在桌几上那一页薄薄的案通报上。

    窗外偶有车辆肆无忌惮地撕开夜sè,些许晃亮了他的眼,也依稀明示出通报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字词:一月内第三起婴幼儿失踪案件,紧急,严查。

    在他的辖区,在他担任中队长一个月的当下,竟然发生了一连三起,那些可怜的幼童,那些突遭变故的无辜家庭,这是不可容忍的!空前的压力和蜂起的指责让他就快透不过气了,现在,绝不是流泪的时候。

    他握紧拳头,生生用指端捻灭了烟蒂。

    房间里回复了昏暗。

    二

    阳光明媚。

    乔逸陪着李倩慧到第七人民医院复查。

    去年的爆炸似乎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太严重的后遗症,似乎,这事乔逸说了不算。

    “听说了吗,最近老丢小孩啊。”李倩慧十指对顶,虚搭了个球,貌似法力无限的样子。

    乔逸放下手中的体坛周报,很认真地端详着李倩慧,伸手放下她在头上的卫衣帽子,“只要不是你的,就行了。”

    “讨厌啊你,我和你不熟啊!”李倩慧作势要打,又收了手,“说是前两起失踪都发生在某市内大医院,第三起是一个翻车的校车,受伤小孩全部失踪,你说会不会和七院有关啊?”

    乔逸手扶着面颊,轻轻击打着,“你说的很有新闻价值,要不,周末去做个访谈?”

    “不去。我说真的。”李倩慧yù言又止,“我昨晚做梦的,好久没有那种梦境了,诡异,而且说不出的真实。”

    乔逸看着她,等着下文,突然不可抑止地猛烈地咳嗽起来,那次爆炸对他的冲击似乎大一些,总是时不时地头疼,很想找个地方躺下。

    李倩慧从怀里拿出小瓶倒出一片药丸看他空口服下,接着说,“我看到了那些孩子,很多,零零碎碎的,遍布世界。”

    乔逸一愣,想继续询问,复诊室出来个小护士,“李倩慧接受检查。”

    李倩慧冲他撇撇嘴,起进去了。乔逸把眼神飘远,吃过药貌似头脑有点迟缓,最近老有这种况,错觉,一定是错觉。

    他看到从过道里走来一个年轻的女医生,有点眼熟。

    她走过他边的时候,想起什么似的,和乔逸的目光撞在一起。

    “张医生?”还是乔帅想出来先。

    被唤作张医生的年轻知xìng美女也认出了他,“乔台长,是你啊,陪你的模特女友来检查吗?”她把夹在右边腋下的文件病历夹什么的换到左手,伸出右手,和他浅浅一握,“你的骨折好了吧?还要静养啊记住啊。”

    乔逸笑笑,眼睛从她白大褂都遮不住的曲线滑下,定在腰袋里路出的一个细长的药片瓶子上,好像小时候吃的口哨糖之类的。“张医生现在不在急救了?还以为能重逢救命恩人呢。”

    “呵呵呵,我调到儿科了,以后生了宝宝可要带来给我看哦,传授专业育儿知识。”

    “早呢早呢,哈哈哈。”乔逸和她嘻嘻哈哈打着太极。

    “我还有个小孩心脏插管的手术,要去做下准备,你那个基友叫汤正非的呢,他们单位就差他没来体检了。”

    你妹,哪个美女都认得汤正非,还得笑着说,“他去三沙了,顺便康复眼睛,你忙先。”和她再次握手道别,他注意到她不经意地把那个露出的药瓶摁了进去。

    乔逸走开去,心里存着一点疑惑,头还是有点疼,奇怪了,见到这个女人,感觉头疼更加强烈了。

    他走到走廊的窗前,望着中庭,几个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彳彳轻言,他深吸一口气,想努力让阳光驱散体内隐隐的痛楚。

    他看到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远远得手扶着墙角看着他,脸sè苍白,头上红sè的蝴蝶结分外显目。

    周围人来人往,小女孩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他的方向。

    乔逸轻揉着太阳,走过去,可是小女孩却返跑开了,像一只蝴蝶,灵巧地穿行在走廊里,和医生护士病患擦而过,时不时地停下来等他,转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

    乔逸努力地跟着她,远离了原来的候诊室。

    三

    叶瑞的状态也很不好。

    昨夜终于还是睡着了。

    可是清晨5点就被李宝权的电话吵醒。只说有要紧况,电话里说不清,必须面谈。

    尼玛有什么事不能等晨会后吃面条慢慢说么?

    走进jǐng队,这才六点半,麻麻亮的天sè。

    自己的办公室门虚掩着,宽大的转椅背对着门,椅背上露出一个人的半边脑袋。

    他立刻摸向腰间,糟糕,昨天参加省厅督办通案会,92式丢办公室没准佩带。

    已经迟了,转椅转向他,一个女子,朝着他,面容姣好,重要的是,她手里握着他的佩枪,直直地指着他的眉心。

    阳光在她背后灿烂了起来,看不清面目。

    “你谁?”

    (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第九号特派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