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血雾深处的蝉鸣(一)

    一

    庞大的斜拉桥矗立在清晨的浓雾中,依稀可见几个字,清浦欢迎您。

    汤正非面朝着云雾蒸腾的河面,背手而立,长长的睫毛沾着湿气。

    一片茫然。能见度估计也就小几十米吧。

    后响起短促的汽车喇叭声。他回转过,一个敦实的男子,从帕萨特探出头来。

    汤正非迎上去,伸手拿过那个男子递过的一个没有标识的文件袋。“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对方冷冷地说。

    “谢了蒋总。上次的突变,纪委恐怕不需要内部监督了。”

    “你多虑了。”被叫做蒋总的男子定定地望着汤后河面,像是自言自语,“今天也会听到那声音吧。”

    汤正非不确定他说的话语,对方却和他挥了挥手,“听说你回海监局了,凡事做好分内就行了。”

    他顿了顿,“以后尽量别动用这条线。保重。”车子从阿汤边径直开离。

    嗯。汤正非也默默地点点头,是的,是该结束了。

    二

    的确。任何事都不会以人的美好意愿为转移。

    上次纪委的剧变,让原来紧锣密鼓进行的公务员内部监督计划无限期搁置了。

    而且,随着两年聘期的结束,汤正非也被召回原来单位。他的份恐怕只有少数人能继续明了。这不,有什么事还是要和叶瑞商量一下,老叶正坐在阿汤对面,翻看着内部监督档案。

    小季也不搭理阿汤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边多了一个神秘的男人。

    张小瑞。

    小季和他原来什么都讲,对于这个男人,却只是含糊的说,什么缺点都没有,哎呀你不要问那么多了!算了,反正她也没脑子,只是希望别伤筋动骨就好。不爽归不爽,可是这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吧。

    因为事远远没有那么简单。钱谆谆前几天请阿汤联名监督一项工程。奇怪的很,钱谆谆刚买了辆劳斯莱斯幻影,怎么会请他监督区区百万的工程?当他拿到文书时,却发现还有一个署名竟然也是,张小瑞。好玄妙。

    其实阿汤本不该有空想这些,最近海监局的压力也很大,连rì大雾,导致船舶事故极多,搜救根本应付不来。甚至有个落水船民对营救人员语无伦次的说,有怪鸟的叫声,然后船就侧翻了。真是快乱成一锅粥了。

    可是阿汤还是谨慎的约见了老蒋。他给的文件夹里一摞全是各种关于这家伙的资料。公务员。外地人。资优生。无恋史。租房户籍。和人合租的押金底根。三年驾龄,没一次违规。信用卡从不拖欠。最近销了几个户。开房记录。内部鉴定。

    看不出什么问题。

    等等,开房记录?

    “老叶,你开房么?”

    “开啊,不然旅行出差睡马路啊?”

    “在市区呢?”

    “不啊,怎么了?”

    “你看这货,市区都有很多开房记录。”

    “那说明他*乱呗,提醒你那位妹妹小心些。”叶瑞眯着眼,探过头来,“我来想办法查查他每次和谁开的。”

    阿汤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人到底是谨慎呢还是毫无顾忌?他认真看着密密的表格,用红笔圈画出市区的那些条目。

    12年1月5rì,鼎大国际。

    12年4月21rì,多多宾馆。

    12年8月30rì,莫泰连锁。

    等等。

    有五星的也有便捷酒店,真是不明就里啊。

    响起了轻柔的敲门声。

    进来的是暌违一年的局花,粲然一笑,“汤科长,局长请你看一下去年的重大水上事故总结,有没有需要润sè的。”

    “好的,先放在这里,等会我自递去。”阿汤点点头。局花笑笑,拊门而去。

    “这个真不错啊,你小子哪儿都不缺美女啊!”叶瑞佯装惊诧。

    阿汤本想rì结他,视线落到眼前红头文件草档上,就再也分不开神了。

    真的好玄妙啊,真的。可是,似乎看出一点曙光了。

    曙光就在眼前的文件上。

    三

    汤正非永远忘不了一年前的一月五rì。

    那是个黑sè星期四。

    海监局的一艘快速行驶的巡航艇,在凌晨的盐河上,莫名其妙地,被前行方向上突然侧向打舵的货船阻撞,侧翻,沉没。

    没有监控。三名随船职员无人生还。其中有一位阿姨,就要退休了。

    据查是货船无人值守的自控台失灵所致航向急转。

    隐藏在汤正非心中还有一个惴惴的秘密,那天,应该是他出航,只是纪委有任务,阿姨才顶替他。

    后来的4月21rì,洪泽湖突发风灾,海监排挡艇一艘倾侧,幸而无人不测。

    而8月30rì,则是9号台风登陆的rì子,那天按照一年前定好的计划表,也是汤正非带班巡航。一艘石化船改变了航线,生生撞上海监的巡航艇,管带机敏,及时避让,只有些许燃油泄漏。

    这些事串在一起,偶然的说法过于牵强了。

    而且,眼前这个神秘人,为何都选在这些天开房?只为男女之yù?

    “这事有些看头,他开房是为了躲避视线。”叶瑞看着眼前的红头稿,冷不丁冒出一句。

    嗯,用下半思考的蠢材本不足惧,这样看来,此人的目标难道是自己?“我建议全程监控。”

    “全程监控?人手不够。而且这是违规的,需要证据。”叶瑞摸着下巴上青密的胡渣子,“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动用潜伏者。”

    “。。。可靠么?”

    “自然,他们的档案是绝对机密,我爸或许知道,我都不知道。”

    “这么说,怎么安排到位?”

    “这还要问我?你想办法让纪委出个文,这不你专长么!”

    好吧,汤正非觉得自己好像无间道里面的杨锦荣,这事还得请老蒋把公务员内监推动下去,名正言顺。

    “哦对了,控场交给可靠的人,你我平时不要跟,毕竟没进流程,不上台面。”叶瑞眨眨眼,颇有其父风范。

    “你可以啊,结了婚,去了hk,果然有jǐng务处长的觉悟了。”阿汤嘴上应和着,脑中刷过一个个人影,表弟马明,东京路办事处科员,就他了。

    (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第九号特派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