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外传—少爷的抗战(中)

    明天,会是什么样的呢,会有明天么?旭生不确定。

    (五)

    是个好天。晴朗的午后,太阳强烈,有种初秋的味道,几乎让人忘了处寒冬。这样的好天气,估计还会持续几天吧。

    旭生坐在老半斋靠窗的桌子前,总觉得有些焦躁。新端上桌的蜜汁烤鸡还有刚沏好的上好龙井,没有让他从窗外熙攘的路人上分散哪怕一点点的眼神。

    边一个十五六岁胖胖的少年可管不了那么多,快活地消灭着桌上的茶点和配菜,间或打个招呼,喊小二前来添茶。

    人群中迟迟没有出现旭生期盼的七叔,也许,他们已经和四叔接上头了吧。算了,他们自会处置,看不到是好事。

    旭生把视线移到桌前,开口了,“胖子,这次的仙药,你试过吧?没有问题?”

    少年赶紧咽下嘴里的红豆糕,梗着脖子表述着:“当然咯,王三家的羊又遭殃了,我赵百里做事,旭生哥你放心嘛!”说着从怀里掏出个黑黑的小瓶,塞到旭生的袖中,“我可是照您给的方子提纯的,这次您要捉弄哪家,可一定要带上我啊。”

    旭生撇撇嘴,把小瓶子揣好,“你爹没发现什么吧?你小子夜里做事注意安全啊。”

    被唤作赵百里的少年忙不迭地点头:“嗯嗯,我爹哪管自己店铺的花炮缺斤少两啊,他天天应付鬼子叨扰还来不及呢。”说着转向柜台,“喂,掌柜的,再来半只烤鸡。”

    正说话间,街上一阵sāo动,行人纷纷避让一旁,插着太阳旗的越野吉普突突地从眼前开过,旭生看到,猫眼抱着那只可憎的肥猫,正襟危坐。车后腾起一片烟尘,两列鬼子兵跟着小跑着,往街头方向去了。

    小赵压低了声音,“看到没?猫眼基本和那猫形影不离啊。听我爹讲,上月**排炮,把猫眼他屋子炸得稀烂,可惜他去遛猫了。弄得现在听说直接和猫睡一起去了,猫窝变狗窝,哈哈哈哈。”

    旭生点点头,rì本人对猫神的敬仰是有来历的,据说当年忽必烈征伐倭寇,rì本的一只白猫能预报飓风,结果倭人早做了准备,忽必烈的军队没做准备,大败亏输,这就是什么“神风猫”啊。

    旭生对猫不感兴趣,不过还是问道:“那他们现在的窝在哪里啊?”

    小赵想了一下,小眼睛眨眨:“我爹上次中午去送花炮,说看到猫眼抱着胖猫从一个戒备森严的仓库模样的屋子出来,似乎是午休被吵了,很不高兴。那个屋子墙上有烟火严的标示,这东西我爹最敏感的。”

    嗯,估计是个什么军火库之类的,小鬼子真狡猾,**能直接把猫眼连同军火库搬掉就好了。

    旭生正遐想呢,看见定华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雪白的额头渗出汗珠。

    “找你呢,快回去吧,猫眼又上门了。”

    人篇

    (六)

    旭生和定华快跑回家的时候,看到猫眼正和四叔和气地说着什么。看到旭生他俩上了厅堂,立马满脸堆笑:“旭桑,毛利无余财,只好送一件薄礼,旭桑和家人一定欢喜。”说完,指着桌上一个黑漆大盒子,又向旭生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旭生反倒不好推辞,只好谦虚地说,“太君厚,小的担待不起。”

    “哪里哪里,我们皇军行事分明,凡是敌人,自然制裁,凡是友人,礼尚往来,你们家是大rì本帝国皇军的朋友,这份礼物,你们一定喜欢。”说完,挥挥手,“我们的走,王桑,你的留下,陪会长家人欣赏一下礼物。”

    王三赶紧说嗨矣。猫眼很满意,面有得sè的看了四叔和旭生一会,大踏步地走了出去,随即离去的还有院里侍立的鬼子兵。

    那装饰古朴的黑漆大盒子,会是什么好东西呢?王三有几分难sè,还是走上前去,慢慢捧起了盒盖。

    旭生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盒子里,红缎子衬里上,七叔,冲他微笑着。四叔的脸上一堆乌云,眼神刀子一样。这究竟怎么回事???猫眼是怎么知道七叔的份的??还是,这仅仅是敲山震虎,儆戒四叔?旭生觉得所有这一切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圈也说不定啊。他跌坐在椅子上,心乱如焚。

    “这是什么意思?王翻译?我家的雇工,不分青红皂白就被捉去砍头,还把装在盒子里吓人?rì本人太不像话了!”四叔压抑着怒火,旭生听出来他隐隐的颤抖。

    王三慌忙摘下头上的土黄军帽,打躬作揖,“会长,您听我说,您家这雇工来历可不简单啊。他,他是chóng qìng来的。”

    “你妈个巴子,你们说chóng qìng来的,有什么根据?rì本人太不把我世庐放在眼里了!”四叔悲愤地击打着桌子,眼睛一直没有离开七叔的头颅。

    王三掏出手绢擦着额汗,谦卑地说,“毛利太君参与攻占南京的战役,他,他怀疑这个人是南京幸存的chóng qìng军,因为,他脸上的伤可能是东洋刀留下的。”王三顿了顿,喘了口气,还是开口继续说下去,“太君比较严谨,他坚持用刺刀砍刀武士刀在他上留下各种伤口,终于还是发现,东洋刀砍得比较像。。。”旭生眼前一阵晕眩,这难以言状的痛苦,无边的悲戚,还有那种被人鱼的耻辱,让他觉得自己简直连猪狗都不如。

    “畜生!!!”四叔抓起案上的杯盏,向外掷去,清脆的上好瓷器的迸碎声,旭生才发觉,厅堂上一片噤声,死一般的寂静。

    王三坚持把话说完,“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吐露半个字,太君到他死也只是怀疑。宪田大佐阁下和毛利太君敬仰义士,吩咐我一定要把义士的头颅带回,好好安葬,得罪了。”

    “给我滚出去!滚!”四叔站起来,血红的双眼瞪视着大门的方向,拂袖进了里屋。定华赶紧快步跟进去。旭生一时还站不起来,他看到,王三捧着盒子走的时候,眼里闪动着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第九号特派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