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出手(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燃材 书名:色道狂途
    红衣男子逐步走上前去,用手托起女子的下巴,咋舌道

    “哎呀,真是一个美人儿”说着,其手便由女子的脖间向下游走而去

    女子表惊慌至极,但却无力反抗,而在朦胧中,竟然出现几丝令人脸红的幻觉,正在男子将手探入女子领口之时,忽听林中有人幽声道

    “赤遥子,你之前不是被玄凝道长废了胯下之物嘛,难道它又重生了?”

    忽闻此言,赤遥子即刻转头询音方位,却不见林中之人再有声音发出,暗哼道“鼠辈!”随即又蹂躏起眼前的女子来

    正在其即将扒开女子上衣之际,忽听脑后恶风袭来,即刻转凝神观瞧,见是一个黄sè球状之物,正在高速向他袭来

    “哈哈,这种东西焉能伤我?”赤遥子摆明对施放暗器之人的功力颇为不屑,随即探手直接,然而当期手掌与暗器相碰之时,却发觉此物极为柔软,未待其合掌之际,此物以摊开,糊在了他的手掌上面,随即便是一股恶臭传来。

    “卑鄙小人,居然用毒伤我?苦儿,将其擒来!”

    白衣鬼童,闻命之后,形一晃,化作一股寒风窜入林中,说时迟那时快,寒风入林,转瞬间,便绕回到赤遥子旁,然却未从林中带回任何东西。

    “苦儿?”赤遥子见状颇为惊讶,苦儿是自己花费数年心血炼制出来的鬼童,其威强大,一般武林高手,连其形都难以辨清,然此次怎会失手?难道碰上高人不行?

    正在其思索间,苦儿开始发音描述,“呜呜,呱、呱,臭!”,在瞥了一眼赤遥子的手掌后,立马低头干呕起来

    看到此处,赤遥子觉得不对劲,又低头仔细看了看手掌,见那抹物体内,居然还分散的点缀着有几片韭菜叶,随即凑近鼻尖细闻,大脑瞬间向爆炸了一般,跺脚怒骂

    “无耻之徒,竟然用屎伤人?”刚说完这句话,赤遥子感觉自己五内沸腾,随即也低头吐了起来。

    “哈哈,大爷今rì吃了些不干净的东西,解手未及,直接给裤子里了,小鬼最怕肮脏之物,现在大爷我纯黄护体,你那小鬼如何能进我?看招!”

    此话一出,赤遥子与小鬼连忙闪躲避,在一阵仓皇之后,却未发现有东西丛林间飞出,此时的赤遥子已经被气得血灌瞳仁,他心里清楚,小鬼虽然威力强大,却极为厌恶肮脏之物,恐此次不能指望它了,然而在林间之人说话之时,他早已留心辨位,此刻以大概掌握了对方所在位置,只需再有一点确认即可

    随即开口道“阁下何人,居然在此坏我好事?”

    “大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乃清风山首席弟子,卢晓天是也”

    未待其此话说完,赤遥子已晃动形,犹如条红莽一般,急速窜入林中,随即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传来“啊~~~~~~~~~~!”

    “哎,就你这脑子,也能为祸江湖十三年,你说你得碰见多蠢的敌人那?”

    树林之中,一个头包荷叶巾,穿道袍,肩背桃木剑的青年小道士,正一脸坏笑的对这眼前被绑在地上,一粪便的赤遥子发问

    赤遥子趴在地上,来回挣扎怒骂

    “无耻小人,道中败类,居然用如此下三滥的招式,待我脱困之后,一定将你阳气采尽”

    小道士听到此话,迈步上前,一脚踩住赤遥子的脑袋笑道

    “呵,你这脑子还真是差劲,这里树叶蓬松,扔几个带有麻药的立天锥是很正常的,谁让你不懂得观察的?本来大爷不打算杀你,可是你刚才的那句话,让我不得不杀你了,老子只美女,对你这样的没兴趣”道士边说,边从袖子里掏出一只小金蛭,放在赤遥子眼前晃动起来

    原本愤怒无比的赤遥子,一见道士手中之物,立刻安静了下来,颤声道

    “这是…水涛真人的吸功金蛭?”

    “嘿嘿,还算有些眼力嘛”小道士边说,边把金蛭放在了赤遥子的脖子上面

    “道爷饶命、道爷饶命,道爷……..啊~~~~~~!”

    在其脖间游走的金蛭,在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之后,一口啃了下去,赤遥子顿觉烈火灼,自常年积攒的功力,正在源源不断的向脖间涌去,而金蛭的体型逐渐变大,原本只有黄豆大小的家伙,在片刻之后,已形如鹅卵石一般,通体圆润,颜sè也如金sè,逐渐转变为紫sè,随而加深至黑sè。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过后,金蛭由赤遥子的脖子上面,滚落至地面,卢晓天俯将金蛭拾起,放入袖中,用脚尖顶了顶地上已经瘦如枯木的赤遥子,摇了摇头

    “哎,就算你此次不死,也无力采yīn了”随即低头趴在他的耳边说道

    “放心,你的事业,我帮你完成”说罢此话,小道士便一摇三摆的走出了树林,而林中的赤遥子,本还有一口气在,但硬生生的卢晓天的最后一句话给气没了,随即脖子一梗,徒然离世。

    赤遥子:原是秘派高徒,曾随师傅参加联合剿灭魔道战役,数战中,独败魔道中两大护法,于岩鬼谷,由于其武功高强,样貌俊美,曾一度成为秘派形象大使,然桃花劫至,令其难以自拔,后其恋人,嫁与王爷之子,至此xìng大变,对官二代尤为记恨,多次要报至仇,接被同门以大道之言阻拦,后一怒之下,离开秘派,投入尸道

    此道中人,善邪法,轻正派,常以死尸作为增功宝丹,然赤遥子天生聪颖,半年之间,已jīng通各种练尸法门,后经师傅特别提携,传授其养鬼术,终获苦儿

    此术至邪至狠,其为获得极品鬼使,与每月的至yīn之时的前两rì,都会劫掠一名待产孕妇,拖回派中,用黄泥之物,将妇女周气门俱封,随即以尸体内脏对妇女进行恐吓,继而施以鞭挞,针刺,羞辱等多种手法,在妇女产生极大怨气之后,将守胎丹由气门塞入其体内,继而布下锁魂阵。

    将妇女倒掉与房梁之上,头顶下方置有水缸,内有双鱼游动,待半rì之后,妇女双眼通红而亡,随机用银针刺破,血流入钢,双鱼开始跃缸饮血,待其血流干之后,正为至yīn之时,随即破腹取婴,而此时所得婴儿,因守胎丹之功效,尚有活力。

    将缸中之鱼取出,与婴儿同放凝魂鼎内。

重要声明:小说《色道狂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