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你TM玩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酒鬼花生 书名:超级鉴宝师
    “拉倒吧,你以为白局长是那么容易就被你骗了的人?这四羊方尊就连我都知道整个世界上只有博物馆那一个而已,现在你却说你手里有这个四羊方尊,你这不是在胡说八道,少在这里忽悠白局长!”

    廖云看准机会,上前一把推开张峰,伸手就把盒子关上。

    张峰被推的向后退了两步,也没有生气,耸耸肩,无所谓的看向白子敬:“白局长,我话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一点不用我来说,您心中自然会有一个定夺,我现在也不会傻到弄一个假的过来骗您,您要是不相信的话,大可以找一个专业的人过来看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白子敬眉头紧皱,博物馆的四羊方尊1938年出土,到现在已经几十年,而这中间也有被流失的时候,甚至出现过破碎和毁裂。

    如果是仿制品,这四羊方尊的年头绝对不会太长,最多也就是几十年而已,这样做旧的东西很容易被人认出来,尤其是青铜器!

    “好,既然这样,我就陪你一次,我倒是想看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白子敬竟然答应一声,伸手拿出电话来。

    廖云也没有想到白子敬竟然会真的拿出电话找人,急的额头上瞬间流出汗水来,上前就要阻拦白子敬。

    “怎么?廖总,你不敢让白局长找人鉴定我的,是不是害怕了?”

    廖云的手瞬间停在半空中,脸色(阴yīn)沉下来,转头恶狠狠的看了张峰一眼,冷哼一声:“我会害怕?真是可笑,我廖云就没有害怕过的东西,更加不用说你这个小小败类,少说废话,我现在就在这里等着,看你能够玩出什么新花样来!”

    说完,廖云便转过(身shēn),大摇大摆的坐在椅子上,脸上一副风轻云淡,从表面上真的看不出任何猫腻来。

    白子敬也没有废话,伸手把电话拿出来,找到一个号码直接拨打过去。

    张峰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白子敬,也显得不急不慢。

    气氛瞬间尴尬起来,白子敬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也只能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呆着。

    直到外面响起一道汽车轰鸣的声音,白子敬才猛地站起(身shēn)来,快步走到了窗口,向下面看了一眼。

    “来了!”

    白子敬兴奋的喊了一声,转(身shēn)急忙走出办公室,不多时带了一位白苍苍的老者上来。

    老者年纪花甲,(身shēn)上衣衫却是极为整洁,一(身shēn)洁白的唐装(套tào)在(身shēn)上,拄着拐杖,看起来老态龙钟,不过那一双矍铄眼神却将他自(身shēn)实力完全展露出来。

    在老者(身shēn)后跟着一个年级不大的男子,背着一个长方形木盒子,盒子看起来至少也有四十岁,上面布满了裂痕,还有很多碎屑,一看就已经是有年头的老古董。

    “李老,今天就多多依靠您了,这件东西我是真的看不出来了,没有办法将您请过来,还希望您能够多多费心!”

    白子敬脸上满是恭敬,连说话都不敢大声说,语气低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警察局长该有的声音。

    李老咳嗽一声,算是答应下来,眼睛左右扫了扫廖云和张峰等人,转头便要向着前面的办公桌走去。

    “恩?”

    突然,李老嘴里出一道诧异的声音,眼睛再一次看向了张峰方向。

    张峰也被弄得一愣,不解的看着老者,不知道老者为啥这样看自己。

    “你……”

    老者上下打量张峰,瞄了半天,才开口说道:“你是不是华市的人?在华市有一个店面叫做缘宝斋?”

    张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中也暗暗咯噔一声。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这句话张峰倒是知道,不过现在张峰心里却没底。

    这个时候是多事之秋,多一件事(情qíng)和少一件事(情qíng)绝对是天壤之别,张峰现在都比知道自己应该说是还是不是。

    对方和自己没有过节,听过自己的名气会帮助自己那还好;但一旦要是对方是和自己有过什么仇恨的话,张峰还偏偏不知道,那现在这个局面,可就糟糕了。

    白子敬不相信张峰的话,但是很明显,白子敬相信这个李老的话,现在他一句话就能决定张峰生死!

    张峰转过头去,看向了马强,他现在也不敢直接承认。

    马强也被老者弄得一头雾水,看着张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完全不知道。

    张峰低着头思考了一阵,最后还是抬起头来:“没错,缘宝斋就是我开的,我叫做张峰。”

    反正也躲不过了,张峰干脆决定赌一把,究竟是输还是赢就看现在了。

    李老看了看张峰,对着后面的男子摆摆手。

    男子快上前一步,伸手把一个老花镜拿出来,又把手机拿出来,翻找了一阵,递给了李老。

    张峰偷瞄一眼,手机上面是一张照片,不过究竟是什么,张峰是看不清了。

    李老带上眼睛,看着手机里面的照片,又看了看张峰,嘴角这才出现一抹笑容来:“哈哈,果不其然,你是张峰,难怪我觉得看你面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面,不过想要在缘宝斋见到你也不是简单的事(情qíng),我去了三次,最后都无功而返,一直未曾相见啊!”

    “啊!”

    这一次张峰是真的傻眼了,这样一位老者来缘宝斋见自己?这样的事(情qíng)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啊!我想起来了!”

    马强猛地一拍脑门,快步走到张峰耳边:“师父,之前确实有一个人找过你,我记得是一位老者,但是当时你不在,我就没有打扰你,本来打算你来了告诉你的,可是回来的时候就出现穿江龙的事(情qíng),就给耽误忘记了!”

    张峰了然的点点头,那一段时间自己的事(情qíng)确实非常的多。

    “真是不好意思,这位老人家,我事务繁多,很多时候不在缘宝斋之内,只是不知道您找我是有什么……”

    “这个暂且不说,暂且不说!”

    李老突然伸手打断了张峰,转头看向白子敬:“子敬啊,我们认识也快十年了吧?这十年我对你的帮助也不少,相信你也清楚。”

    白子敬急忙点点头,恭敬的弯了弯腰:“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李老对我的好我记得清清楚楚,只是不知道李老您现在突然说这个……”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要是觉得我对你是有帮助,那么我说的话你就要相信,这个张峰拿过来的东西,我不用再看了,绝对是真的,他说这个是四羊方尊,那么就一定是四羊方尊,我用我这一(身shēn)老骨头打赌,他绝对没有欺骗你!”李老拦过白子敬的话说道。

    白子敬(身shēn)形一僵,诧异的看向张峰。

    李老白子敬认识的时间不短,足足有十年时间,而李老在昌和县古玩界的声望更可以用泰斗来形容,只要是李老说过的东西,至少百分之九十九全部都是准确的,所以在昌和县之内,掌眼绝对是李老拔尖。

    白子敬(爱ài)古玩十年时间,所有不敢确定的基本上都是李老掌眼,没有出现任何差错,白子敬对李老也是恭敬有加,信任深厚。

    不过白子敬也了解李老,李老这一生不管是什么事(情qíng),都未曾说过肯定的话语,更加从来没有帮助过任何一个人说话。

    今天他竟然为了张峰说出这样斩钉截铁的话,只要是张峰拿来的东西,说真的就绝对是真的!

    白子敬额头上猛地流出几滴冷汗来。

    这张峰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够受到李老这样的拥护,甘愿为了这个人把这一生都没有说过的话现在却说出来了?

    “怎么?你不相信老夫的话?”

    见白子敬不回答,李老继续说道。

    白子敬一哆嗦,回过神来,急忙挤出一道笑容来:“李老,您言重了,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您说的话,只是我对着四羊方尊真的非常好奇,这个不是世界上只有那一尊的吗?怎么现在会出现……”

    “四羊方尊,究竟有多少无人知晓,在古代不过是盛酒的容器而已,当时的(春chūn)秋时期和商朝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四羊方尊我们无从知晓,不过我在几年前倒是听说过某一个拍卖行出现过四羊方尊,而且绝对是真迹!”李老捋了捋胡子,严肃说道。

    “竟然真的有!”白子敬也诧异的呢喃一声,双眼猛地出一道亮光来,看向了桌子上的四羊方尊。

    这如果真的是四羊方尊,那也就是说,今天他终于能够亲眼看到四羊方尊,还可以伸手摸一摸了!

    “好了,老夫来到这里的目的也已经结束了,东西不用再看了。”李老笑呵呵的说了一声,对着后面的年轻人挥挥手。

    年轻人伸手拿出一张名片来,递给了李老。

    李老拄着拐杖,走到张峰面前,将名片递给了张峰:“这是我的住址,上面有我的电话,你出来之后直接过来找我,有些事(情qíng),老夫还需要你的帮助,你不用担心,我乃是严老的好朋友,之前去寻找你,也是严老亲自推荐。”

    说完,李老将名片塞到张峰手里,转(身shēn)就向着外面走去。

    张峰被弄得一愣一愣的,傻呵呵的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缓过劲来。

    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qíng)用得着自己的?

    李老离开,白子敬倒是没有下去送,他现在已经完全的傻了,也没有回过神来,刚才生的事(情qíng)就好像是梦一样。

    唯独廖云非常的清醒,看着面前的一幕,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张峰,你他妈玩我!”

    廖云猛地站起(身shēn)来,指着张峰就怒吼起来。

    张峰转头看向廖云,嘴角划过一抹笑容来:“廖总,话可不能这样说,四方铜鼎我已经交给您了,而且白局长不是非常喜欢?至于这四羊方尊,乃是我自己的东西,我现在带过来不过是展示一下,有什么不可?”

    “当然不行!”廖云怒喝一声:“你这不是摆明了要气死我?用最好的青铜器比拟我的四方铜鼎,我怎么比得过?你这不是要让白局长难做?”

    “哦?你怎么知道?我倒是想问问白局长,不知道您难做还是不难做?”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鉴宝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