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得罪张峰的下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酒鬼花生 书名:超级鉴宝师
    局长和副局长都说话了,这要是还是假的,除非是赵远彬自己的脑子坏掉了。

    “你们二位是……”袁为公显然不认识两位局长,转头看向魏清华。

    “嘿嘿,袁市长,我叫做张涛,是苍东镇警察局的局长,这位是张远,是苍东镇警察局副局长。”

    不等回答,张涛已经先自我介绍,那一张嘴脸,写满了谦卑和恭敬,根本不敢有一点造次。

    “张涛,张远,我倒是听说过这两个名字,不过苍东镇我还是第一次来,你们苍东镇给我的印象倒是很深啊!”

    说完,袁为公还若有所指的看向赵远彬的方向。

    赵远彬双腿一哆嗦,直接坐在了地上,这一次不用说了,事(情qíng)是真的玩大了,袁为公都这样说话了,看来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死定了!

    果然,张涛立刻就看出袁为公的意思,转过(身shēn)看向赵远彬,怒喝一声,大步走到赵远彬面前,一巴掌就扇在了赵远彬的脸上。

    “谁让你来这里的?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呢?”张涛这一巴掌是用尽了全力,清脆的响声在张家大院显得特别清晰。

    赵远彬这一次也不管是丢人还是不丢人了,站在原地愣是连(屁pì)都没敢放,捂着自己的脸低着头,哆哆嗦嗦的啥也没敢说。

    “我问你到底是生什么事(情qíng)了!”张涛干了这么多年警察局局长,也不是傻子,这很明显,袁为公来到张家大院,这就说明这件事(情qíng)是因为张家,而且还是和赵远彬有关。

    赵远彬嘴唇上下哆嗦,委屈的看着张涛,还是一个字没有说出来。

    “找你说话真是费劲,行了,你的事(情qíng)一会儿回到局里我在和你说!”张涛怒喝一声,转(身shēn)走到袁为公面前:“袁市长,您看您也过来了,我现在就和镇政府说一声,给您安排一顿如何?”

    袁为公皱了皱霉头:“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况且现在已经提倡反腐了,你竟然还想要走这种奢侈挥霍的作风?看来你们这里是应该要好好调查一下啊!”

    张涛吓了一跳,这一句话咋还弄到马蹄子上了!

    “哈哈,袁市长,我们局长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们局长的意思是这件事(情qíng)究竟是怎么回事,还需要一个了断不是,您看这里也不方便,不如我们去那边说怎么样?”张远在一旁打起了哈哈,转过了话题。

    袁为公看了看周围,也点点头,这里人实在是太多,继续留在这里确实也不是很好。

    “不过这件事(情qíng)还是要看张峰的意思,毕竟现在出事的是他们张家,究竟应该如何做,还要张家说了算。”袁为公直接将决定权给了张峰。

    张涛和张远现在才注意到站在一边的张峰,刚开始他们还以为是袁为公带过来的人,现在一听这话,他们两个都吓了一跳。

    都是苍东镇的人,这地方也不大,自然本地人基本上都认识,严格来算的话,张涛和张远也算是张峰八竿子打不着的叔叔什么的,多少也听说过张峰这个名字,是张满福的儿子。

    “哎呦,原来是张峰啊,都这么大了,这是多少年没有回到我们苍东镇了?得有几年了吧,真是一(日rì)不见当刮目相看啊,这大侄子是有出息了!”张涛和张远纷纷上前(套tào)近乎,一口一个大侄子叫的那个亲(热rè)。

    张峰不以为意,和张涛张远打声招呼,就走到张满福面前:“爸,你说这件事(情qíng)怎么处理?”

    张满福脸冒怒火,双眼含刀,刮在赵远彬和张柱子的脸上,吓得两个人低下头(屁pì)都不敢放一个。

    “我要的就是一个公道,张柱子已经通过有问题的货要走我9o多万的货款,还让我赔了人家几十万,现在又要我162万,可是他的货全部都是有问题的货,这件事(情qíng)为什么没人管,偏偏要钱的时候就有人来管了?还有我老婆的伤势,谁来负责?为什么没人管问?”

    张满福这也是憋了太长时间了,把所有的怒火都泄出来了。

    “哦?有问题的货物,这件事(情qíng)看来应该要工商局出面了,我现在就给市局打电话,让工商局和质监局的人立刻过来调查一下。”袁为公拿出电话就直接拨打。

    张柱子双腿瞬间软了,直接跪在了地上,一把抓住了张峰的大腿:“张峰,张峰你可要救救我啊,我对不起你,是我的错,我鬼迷心窍,我失去理智了,我王八蛋,你就帮我一把吧,钱我都退回来,赔的几十万我也出了,我姨的医药费我都出了,你就放过我行不行?”

    “钱?你以为我张峰差钱不成!”张峰一脚踹开张柱子:“我告诉你,张柱子,以前你欺负我家就算了,现在我告诉你,我回来了,不管是你,谁欺负我们家都不好使,不然的话,你们尽管试一试!”

    张峰这句话说得充满气势,就连周围的人都纷纷侧目,不过听到张峰说不差钱,很多人倒是都纷纷摇头,张峰这小子出去几年,穿的这一(身shēn)破破烂烂的,能有什么钱?

    是袁为公过来帮助张家了,不过袁为公连张峰的面都没见过,显然也是间接帮忙,弄不好还是这个魏清华是张峰的老板,就是过来帮助他一下也说不定呢。

    “好好好,你不差钱,不差钱,但是你看你们家现在这个样子,家里面的资金短缺,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外债,我这给我你钱岂不是正好帮助你吗?”张柱子现在也不管啥丢人不丢人了,干脆就说了起来。

    “不需要,我不用你的这些钱,你故意伤人,而且还涉嫌欺诈,强买强卖,我不信这些事(情qíng)搬上去不够你坐牢的,要弄,我就不会给你翻(身shēn)的机会!”张峰一脚踹开张柱子,声音冰冷。

    张柱子被踹到在地上,整个人像是失了魂儿一般,转头看向赵远彬的方向:“舅舅,舅舅你要救我啊舅舅,我不能进去,我不想进去啊!”

    赵远彬早就已经傻了,他连自己都顾不上了,哪里还顾得上张柱子,捂着脸站在墙边一句话都没有说。

    “张涛,张远,不知道这件事(情qíng)你们怎么看?”袁为公先说话了。

    张涛一愣,转头看了张柱子一眼,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下:“这件事(情qíng)就听张峰的,这小子已经构成犯罪,想要私了还是判,全凭张峰一句话。”

    现在这局面很清晰,袁为公给张峰撑腰,这时候和张峰搞好关系,那就是和袁为公搞好关系,一个张柱子,那是个(屁pì)啊,张涛和张远都不会傻到为了这么一个人惹到一尊老虎。

    袁为公点点头:“既然这样的话,就按照法律程序走吧,究竟这个张柱子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qíng),就按照法律走下去,不过这件事(情qíng)毕竟轰动不小,差点张家一个厂子给弄黄了,交给镇里有点小了,转移到市里吧,我会亲自督办。”

    张柱子听到这话,双眼一番,直接吓昏过去了。

    张峰冷笑一声,也没有说话,转(身shēn)去照顾张满福了。

    张满福傻愣愣的看着张峰,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本来在他心里,张峰就是一个不成器的败家子,这么多年虽然不不再找自己要钱,但是事实上那一次不都是张峰他妈给他偷偷的邮钱?

    在外面什么样,张满福了解的透透的,一直都认为张峰就是一个废物而已,迟早是要回到自己的小五金厂接班的。

    不过现在看来,张满福现他完全错了,张峰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程度,连市长他都认识了!

    “爸,先把这边收拾一下,让下面的人去准备一点饭菜,今天晚上让市长在我们家里吃。”张峰贴在张满福耳边小声提醒。

    “啊?啊!对对对,我这就去安排,这就去安排。”张满福已经没有丝毫主见了,答应一声,转(身shēn)就走了。

    “张涛张远,今天晚上张柱子就安排在你们警察局先暂时关押一晚,我现在让市局的人过来,至于这个赵远彬,直接撸下去,这样只会搜刮民脂民膏,不分青红皂白的官员我们华市绝对一个不许有!”袁为公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赵远彬双眼大睁,差点也昏过去,整个人瘫倒在墙边,任由两个警察带走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一场闹剧很快就结束,周围看(热rè)闹的人却都没有散去,堂堂华市的市长都来了,这是什么殊荣?现在不多看一眼,以后可能连吹牛((逼bī)bī)的资本都没有了。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张满福对外面的人说了一声,转(身shēn)关上了门。

    “哈哈,张峰,你小子家里原来是在这里啊,前几天我还来这里买五金材料呢,要是早知道你家里就是开这个的,我也不至于去别人家买了!”门一关上,魏清华就变成了之前张峰认识的魏清华了。

    张峰笑了笑:“早知道魏总认识市长的话,我也就不用担惊受怕了,我真的害怕刚才您带来的人力度不够呢。”

    “现在知道够了吧,你放心,以后你们张家在苍东镇绝对不会有一点事(情qíng),就算是市长不在,也不会有事。”魏清华大笑着拍了拍张峰。

    张峰倒是不在意,本来他们家做的就是正规生意,一直都是中规中矩,根本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情qíng),现在就算是市长不罩着,想要找张家的把柄也很难。

    请魏清华和袁为公进了家里之后,张满福让李美丽一边准备晚饭,一边忙前忙后的准备好酒,开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一行人推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就连不胜酒力的张峰都喝了将近一瓶白酒,出来送魏清华和袁为公的时候已经迷迷糊糊的。

    “张峰,你就不用送了,镇上有酒店,我就和市长随便住一晚就行了,明天早上市局的人过来,我们直接带人离开,就不过来和你打招呼了,有什么事(情qíng),给我打电话!”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鉴宝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