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王的女人

    乘了出租车,去往项羽所说的“惊喜”,一路上林虞满腹心事,其实对于着“惊喜”,她心里已经猜了个大差不离,无非是他找好了房子,把行李搬了进去。

    原本应该高兴的事,却因为这一天的遭遇,如何都高兴不起来,林虞觉得自己很扫兴。

    偏偏这个时候,项羽从副驾驶的位置上回过头定定的看着她:“累了吗?”

    林虞知道他在看着自己,却不抬头回应他的目光,反倒是偏了偏头看向窗外,淡淡的说:“有点。”

    微卷的发梢柔柔的垂在肩头,林虞的长相属于明艳型,但她常总是穿浅色衣服,素面朝天,反倒显得小可人。

    为了下午的试镜,她特意化了妆,一番折腾后,只余下点点残妆,和脸上的疲惫不堪。

    疲惫不堪的何止是脸,她仍然把自己埋在悲愤的绪里,好在出租车中光线昏暗,夜色成了她无形的面具。

    项羽察觉出林虞的奇怪,只是她没有开口说,他便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说:“休息一会儿,马上就到了。”

    应该怎样安慰一个神落寞的姑娘?项羽不知道,他少时习得兵法,擅长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可是从来没有人教过他,这种况下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心中有一些挫败,小心翼翼的想让她开心,但是事好像并没有沿着他设想的轨迹发展。

    到了世纪城moma,项羽给门卫看了通行证,出租车径直开了进去,这个时候,林虞绪上才有了一些波澜。

    她吃惊的问他:“你疯了?租这里的房子,你知道房价有多贵吗?”

    项羽没有作答,抿嘴一笑:“到了,我们下车吧。”

    世纪城moma是近年梁氏地产开发的高档居住区,大师设计,精装户型,房价也高的令人望尘莫及,林虞觉得,就算把她整个人按斤卖了,也不一定买的起里面的一个厕所。

    她抬头仰望着小区里的一栋栋楼房,市中心的地段的住宅,每栋只建了十二层,当真是奢侈。

    天气沉沉的,看不见星星也看不到月光,群楼林立中,个体的存在显得那么渺小,林虞有些气闷,又有些压抑,像她这样在底层挣扎的草根,就是奋斗一辈子也买不上这样的一房。

    “走”项羽一下子拽过了她的手腕,不由分说的走向离他们最近的一栋。

    “你是又去抵押什么东西了吗?找这么贵的房子干嘛,我这种份的人,住这么贵的房子会折寿的!”林虞一边嘟哝着,一边不愿的走,心里盘算着,他不会是把那乌金战甲也当了吧。

    项羽听见他的话,顿了脚步,怒气冲冲的回过头来与她四目相视:“什么叫‘你这样份的人,住这么贵的房子会折寿?’”

    “我……”林虞缄默了,她的自卑自踏进世纪城moma便开始蓬勃的滋生,看惯了别人的白眼的人,要么不再在乎别人的看法,要么深埋自尊,轻轻一碰就碎,林虞是后一种。虽然表面上看起了什么也不在乎,可是自尊心极重。

    还未想好要怎么回答项羽的质问,林虞就有又听见他说:“西楚霸王的女人,当得起任何的富贵。”

    他的眸子,乌黑锃亮,如油墨一般,直直的看进林虞心里,让她的自卑绪无所遁形。

    西楚霸王的女人,简简单单的一个称谓,在林虞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太过欣喜反倒生出了畏惧,这样好的项羽,她配拥有吗?

    如果她是一个家教良好的子清白女孩该多好,如果她没有被拍下那样的秽视频该多好,生平第一次,她开始后悔自己曾经选择的路。

    那是一个女人站在她认为最优秀的男人面陡然产生的自卑,没入尘土,无药可救。

    项羽见林虞不说话,索也不说话,只看着她。

    而林虞在他温柔而坚定的目光中,觉得心中有些发慌,看了下午的那段视频,她的潜意识里觉得自己肮脏,怀着这样的绪,无法全心全意回应项羽的深。她定了定神,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不是要进去吗?”

    项羽点头,把手指放在了电子锁上,单元的门,咔嗒一声开了。

    指纹识别的锁,林虞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些好奇便盯着看了一会儿,她都不熟悉的新事物,项羽学的到快,不过是去上了一天班的工夫,就令人刮目相看。

    看来,项王是越来越不好糊弄了。

    电梯在7楼停下来,没走几步,项羽便停了下来,指着702的门说:“就是这里。”

    他语气里带了些莫名的惆怅:“真是失败,明明想要学着别人制造一个惊喜的,结果一下子就被看穿了。”

    “这个惊喜,花销可是不小,你是不是把乌金战甲拿去抵押了?”

    “这是梁氏配备给员工的福利房。”项羽如实的回答,手往感应屏上一放,开了家门。

    早知道梁氏的福利好,但是好到这种地步就让林虞感到诧异了,转念一想,这兴许是梁闵安还报恩的方式,她又觉得合合理了。

    一进门,项羽没有急着开灯,回对林虞说:“把眼睛闭上,还有一个惊喜。”

    “不要是惊吓才好。”林虞嘴角弯了弯,脸上有了几分笑模样,他的惊喜有些笨拙,却如此的暖心。

    让她那一颗跌进悬崖,冷冻结冰的心,有了暖意。

    项羽挪步到餐桌前,点起了蜡烛,餐桌上的红酒牛排的精致陈设,一下子被照亮。

    红酒是上次预备烛光晚餐时买的,牛排是他在小区中的超市挑选好,然后照着菜谱做的。超市里没有卖西餐的餐具,他用了水果刀代替,虽然有些滑稽,但也是有模有样的。

    林虞回来的太晚,牛排早就变冷变硬,精心准备的惊喜大打折扣。

    项羽牵着林虞的手走到桌前,轻轻的说:“睁开眼吧。”

    摇曳的烛光下,精致的晚餐一下子映进了林虞的眼,许是不适应蜡烛的光亮,许是神经触动了泪腺,她觉得眼睛发涩,就要落下眼泪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友是项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