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扰人清梦

    她原本扰人清梦的抱怨,就这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出什么事儿了?”

    被林虞这么一问,罗欣才回过神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她:“这是你上次让我帮忙给项羽办的份证。”

    林虞拿着那份证,摸摸质感,又放到亮处端详了半天,不由的喜上眉梢:“大欣,你可真行,这假证办的跟真的似的。”

    “谁告诉你这是假证的?”眉眼间带了几分得意,罗欣原本冷清的面色,这才有些了神彩。

    她拍了拍林虞的肩膀:“我要去外地一段子,你照顾好自己。”

    “怎么说的跟生死离别似的,你要去哪儿,去多久?”林虞疑惑道,虽然她有时候反应慢半拍,但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罗欣最近的反常。

    “其实我不叫从欣,”她回答的不着边际,顿了顿又接着说,“我姓罗。”

    “你姓什么有什么关系?我关心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你姓什么,大欣,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林虞比她吞吞吐吐的态度弄得有些不悦,她们认识了这么久,亲如姐妹,有什么话不能只说,有秘密不能分享。

    “林虞,我对你有所隐瞒,不是因为信不过你,也不是因为筹划着什么谋,有些事我自己都不愿意去回忆。”罗欣眉头微蹙,清秀的小脸纠结的拧在了一起。

    这些子,罗笙步步紧,程霄从中作梗,她不想活在这样的纠结里,一心想着要逃离。

    清晨的机票,去往南部小城,她需要一段时间放空自己,决定的匆忙,所以才这么急切的把已经帮项羽办好的份证交给林虞。

    “答应我,不管怎么,你都要好好的。”林虞看得出罗欣不愿意别人碰触心中的秘密,她不再追问,伸手抱了抱她。

    这一抱才察觉出,罗欣真的是瘦的厉害,肩胛骨硬的有些咯人。

    “项羽人不错,既然喜欢就抓牢了别放手,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世间最难得的事。”

    林虞觉得罗欣的声音有些涩涩的哽,她用力的点了点头:“我现在棘手的事一大堆,今天把钱还给房东,还要重新去找房子,不过,再怎么苦现在都是两个人一起撑着。”

    说着,脸上不自觉的带了浅笑:“大欣,给自己找个依靠吧,在最难熬的时候,至少有人能陪着你。”

    “你这个死丫头,还没嫁出去呢,就一副嘴脸。”罗欣笑了,心里有些道不明的苦涩,她何尝不想寻一个依靠,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

    罗欣要赶飞机,林虞没有同她多聊,回到屋里的时候,项羽已经把客厅的铺收拾起来,正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准备早餐。

    她看着那伟岸的背影,心中的绪泛滥开来,眼眶有些发涩,鼻尖带了点酸意。

    她到底是积攒了几辈子的福气,让大名鼎鼎的西楚霸王,放下兵刃,为她拿起锅铲准备早餐。

    忙碌的背影,在刚刚微明的光里,每一根线条都美好的不可思议。

    她上前,从后面抱住项羽,把脸埋在他宽厚的脊背上,小声说:“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项羽子一僵,随即放松开来,就这么保持着原本的动作一动不动,任由她上的馨香萦绕在鼻际。

    她的心跳和他的叠加在一起,像是这世间最契合的旋律。

    一颗心飘飘摇摇,一个人茕茕孑立,她终于找到了游船停靠的岸,只要和他在一起,不管还要吃多少苦头,都觉得心里很踏实。

    “什么味道?”林虞嗅了嗅。

    “哦,鸡蛋饼糊了。”项羽依然保持着归然不动的姿态,无比平静的回答。

    “啊!我的早餐!”林虞急忙松开环抱着项羽的手去关火,看了看锅里,金黄焦香的鸡蛋饼,已经成了黑乎乎的东西。

    项羽摊了摊手,意思明显的很,是你不让我动的,我可是听从吩咐一动不动。

    林虞真是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夸他听话,还是责备他迂腐,用筷子戳了戳那块硬了吧唧的碳状物:“我们早上就吃这个啊?”

    “那是最后两个鸡蛋。”

    “真是被你打败了,我说不动,你就真的一动不动,那我说让你去死,你是不是就真去死啊?”

    虽是抱怨,她说的却是细声细气,听起来了更似嗔,那无奈的口吻里全是丝丝缕缕的甜蜜。

    “只要你说,我就去做。”项羽语气诚恳而坚定,这不是随口说说,而是他的郑重承诺。

    这有力的誓言,比任何的海誓山盟都动听,听得林虞有些飘飘然,她嘴角一弯,带了些俏皮:“那你可听好了,我说,以后不许对别人说这样的话,不许对别人动心,有女孩子搭讪不许理,走到街上看到美女,我不许就绝不能看第二眼,总之就是,只准对我一个人好!”

    “比我的军规还严格。”项羽抿着嘴笑了笑,目光轻轻柔柔的落在林虞上,这个怎样古灵精怪的一个小人儿,怎么这么容易就偷走了他的心。

    “那就按照你的军规,如有违背,军法处置。”林虞笑得好生得意,气焰高昂的掐腰号令:“本帅命令你,赶紧再准备一份早餐。”

    项羽神色一凛,揽过她的腰,另一只手抬起林虞尖俏的下巴:“你以为西楚霸王只是旁人随口叫叫而已,威严可以随便挑衅吗?”

    他的面容坚毅而英,目光灼灼似是兼收并蓄了山河之气。他的膛结实有力,像是钢铁堆砌的壁垒。

    林虞这一脚,可是踩进了地雷阵,这个男人温柔起来,能将人溺死在他的笑容里,不知不觉中,她竟忘记了他是那个人人闻风丧胆,一念屠城的魔头。

    感觉有点儿发毛,可是心却在狂跳,这霸气外露的模样,要不要这么迷人!

    她的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蜜来,纤白的手他推了推他的膛:“项王,要是奴家非要挑衅呢?”

    林虞直视着项羽的眼睛,眼波中带了些许挑逗的媚意。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友是项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