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需要亲亲

    “这个呀,可难了。”林虞努力克制着自己不怀好意的笑,她眉眼弯起,白净的脸上像是嵌了两个小月牙,拿过领带,摆摆手示意项羽低头。

    一只手拿住一端,她将领带在项羽脖颈上绕了一圈,踮着脚,双手顺势搭在了他的肩头。

    “再低一点”,声音轻轻柔柔,像是不经意的呢喃,手却在用力,一点点将项羽的朝她拉近。

    终于,鼻尖对上了鼻尖,清晰的感受到对方喷薄的气息,林虞闭着眼飞快的在他唇上轻轻一点。

    而后,低下头,装的一本正经的模样,义正言辞的教导他:“这个东西叫做领带,是穿西装时起装饰作用的。”

    纤长的手指,在领口前灵活的翻动,像是纷飞的小蝴蝶。看姿势是有模有样,可实际上,她对于系领带这件事是一窍不通,只按照红领巾的系法,照葫芦画瓢来了一遍。

    不会系怕什么,在一个连领带都不知为何物的人面前,这点本事足够把他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林虞歪着头打量了他半晌,又动手整理了整理他的领口,满意的点点头:“看,姑娘我就是如此的心灵手巧。”

    整个过程,项羽都是虚心求教的表,认真的注视着林虞的每一个动作,第一次穿西装,到底是有些不自在,左右扭了扭子,感慨:“还是我那战袍更好看一些。”

    林虞撇撇嘴,这审美,真是没得救了。

    “不过这些领带倒是有意思,系之前还要……嗯,以后就有劳了。”他脸上不自觉的泛起异样的潮红。

    在心中思量着,这个时代还是民风剽悍,怎么做那么多事之前都需要亲亲?不过,这个风气,还真是不错啊。

    “自己出去照照镜子吧。”说着林虞推开了换衣室的门,带项羽到了外面。

    在柜台旁静候的导购员,一见项羽出来,连忙迎了出去,不住的称赞:“这件衣服简穿在您上,简直是太合适了。”

    的确,那西装在项羽的上万分熨帖,如同为他量裁剪的一般,愈发显得整个人高大拔。

    导购员的目光游移到项羽领口的位置,笑了笑:“先生,您这领带系的可不太对。”

    “哦?那应该怎么系?”话是对着导购员说的,项羽却扭头看向林虞,半是戏谑半笑的望着她。

    “咳咳”被当众拆穿的林某人,立即把眼别开,不与项羽对视。

    真是讨厌啊,人家喜欢怎么系就怎么系,多管闲事干嘛,这感觉很不爽好吗!

    “您需要重新系一下吗?”

    “谢谢,这种事,还是不必了。”项羽看到林虞的反应,笑得更欢,这丫头,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仗着他什么都不懂,居然敢随意调戏。

    “就这件吧。”林虞涨红了脸,匆匆的跑去付账。

    真是丢人丢大发了,要如何在项羽面前,挽回她林老师的威严呢,真是个令人焦心的难题。

    项羽的西装直接穿在上,没有换下来,出了商场的门,他一把抓住林虞的手臂,佯装生气:“怎么可以因为我什么都不懂就胡乱戏弄呢?”

    英眉头微微蹙起,一双眸子亮若星辰,他不笑的时候,自有一股威严之气,让人心甘愿的屈膝臣服。

    林虞觉得不甘心,怎么他还没有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前,她就已经先俯首称臣。

    她狡辩道:“谁说我胡乱戏弄了,领带有那么多种系发,明明我的这种最简明大方。”

    “你信别人还是信我?”她扬着头,撅着嘴,眼睛瞪的圆圆的,这副模样落进项羽眼睛里,活脱脱是一只任的小猫。

    而他的心,也像是被猫爪轻轻挠了挠,有些酥酥麻麻的感觉。

    “那请再帮我系一遍。”轻轻一拽,红领巾系发的领带便松散开来,项羽屈膝,弯下子,把脸凑到林虞面前。

    “是这样吗?”还未待她答话,薄唇就贴了上来。

    一瞬间,林虞的眼睛瞪得更大,仿佛呼吸都被略去,车水马龙的街道好似一下子变得万籁俱寂。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如战鼓轰鸣,砰砰跳个不停。

    项羽的唇是滚烫的,而林虞的唇沾染了秋寒,有些冰冰凉凉的触感,他轻轻的吸,温的舌头在她愣神的间隙里,倏的探了进去。

    所有的漂泊至此剧终,一颗流离的心完完全全的歇落进他的世界里,林虞回应着他,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像是要飞起来了,那么雀跃,那么欢喜。

    项羽的吻浅尝辄止,他看着林虞含羞带怯的表,低低的笑了起来,“领带还没系完呢。”

    “你……”林虞见他面不改色心不跳,深感挫败,她怎么之前没有发现这家伙的腹黑本质,是自己道行太浅,还是在面对他的时候不自觉的就束手就擒了。

    她说不清楚,只觉得满心欢愉,索扯下了领带,将他们的手腕绑在一起,声音里满是喜悦的因子:“这是最最正确的系发。”

    被绑住的手,十指紧扣在一起,项羽用力的攥了攥林虞的手:“冷吗?手怎么这么凉?”

    林虞:“大概是我天生冰肌雪骨。”

    项羽:“……”

    天蒙蒙亮,林虞就被罗欣的一个电话吵了起来,“有东西给你,赶紧下楼。”说完,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发什么神经。”林虞一边不愿的嘟哝着,一边闭着眼睛摸索着换上了衣服。

    她使劲儿捏了捏自己的脸,着自己的清醒起来,蹑手蹑脚的往外走,生怕吵到睡在客厅里的项羽。

    一下楼便被冷风吹清醒了,已经是秋天,清露水沾满枝叶,风里带了萧瑟,林虞裹了裹外,去寻找罗欣的影。

    她穿着黑色的夹克衫,一个人站在树下,形单影只,不知怎的,林虞觉得面前的人清瘦的厉害,似乎一阵风就能刮倒。

    她的心陡然生出了怜惜,想要上前去抱抱她,给她的萧瑟添一些暖意。

    林虞认识的从欣是随而倔强的,她上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而现在站在她眼前的那个人却像是被抽去了精魄,孤独的站在寒风里,眼里没有一丝的神彩。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友是项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