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莫名拘捕

    事接二连三的发生,林虞还没来的及理出个头绪就被卷入了漩涡的中心,再次回到那个租住的小公寓,心中说不出的悲戚。

    她在这里住了两年多的时间,一个人漂泊,早就把这里当成了家,每一角落里都有她的回忆。

    墙上的挂钩,厨房的毛巾,都是她一点点添置的东西,看着这一室狼藉,满地碎片,心中百味陈杂。

    感慨了半天,猛地记起如姐要她联系从欣的事,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听到从欣声音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莫名的委屈。

    得罪的是有财有势的陆峥,林虞不想把好朋友也卷进去,即使心里十分的想倾诉,也没有开口抱怨,只是问她:“从欣,你今天去上班吗?”

    “不去了,最近有点事。”

    “如姐说,你要是三天内不出现,就再也别去了。”

    “她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刀子嘴豆腐心。”从欣的语气里总是透着些漫不经心,好似什么都不在意。

    “哦”林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有时候她觉得从欣就是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谁都不放在眼里,任何事都不放在心上。

    她突然有些好奇,这样一个人,谁能收服她呢?

    在沉默的间隙里,从欣突然就嗅到了林虞那边绪的反常,问了句:“你怎么了,跟大个儿吵架了?”

    “不是,我……”林虞刚想跟她深聊一番,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她一惊,不小心按断了电话,紧接着去寻找项羽的影。

    说不害怕是骗人的,刚刚遭遇了房子被砸这样的事,说不准是不是陆峥的又找上了门。

    项羽目色凝重的看着门外,上前一大步将林虞护在后,警惕的开了门。

    出乎意料的是,门口的站的不是陆峥的人,而是一高一矮两个着警服的男子。

    “我们是s市市中区派出所的民警,请问林虞是住在这里吗?”警察边问边向二人出示了证件,神严肃认真。

    “我就是,请问有什么事吗?”林虞从项羽的后站了出来,看到不是陆峥的人,她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即疑惑又起,警察为什么会找上她,难不成是房东太太报警了?

    “这块玉是你典当的吗?”稍微高一点的警察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照片,那上面赫然就是项羽的古玉。

    “是”

    “现在怀疑你与一起盗墓案有关,请随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说着,矮个子的警察从怀里掏出来手铐,要给她带上。

    林虞心中疑云密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块玉为何会和盗墓案有关系,这不是项羽祖传的玉佩吗?

    她深深的望了一眼项羽,那眼神里包含着若干的复杂绪,有焦虑亦有不解,“不用带手铐,我跟你们回去。”

    她扭头对警察说,语气不慌不忙。

    “不准!”项羽的声音里带着不容悖逆的霸气,那不是商量,而是命令。他虽然弄不太懂况,但决不许有人自他面前带走林虞。

    高个子的警察白了他一眼,不屑的说:“你是想因妨碍公务被一起带回派出所吗?”

    林虞慌忙的拦在了项羽面前,以他这脾气,要是同警察动起手来,落下个袭警的罪名,就真的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你这个同志真是觉悟不高,我们把人带走也是为了把事调查清楚啊。”矮个子的警察态度温和一些,可是板着脸,一副十分不悦的表

    林虞连连称是,又嘱咐项羽:“没事,我一会儿就回来,你就在这儿待着,哪儿也不要求。”

    说着她跟两个人警察出了门,临了还朝项羽笑了笑。

    这边林虞被警察带走了,那边的从欣却摸不着头脑,林虞为何突然挂了电话,没有再打来。

    她思量片刻,决定穿上衣服去她家看看,衬衣扣子只扣了两个,门铃就响了起来,推开门一看,从欣当即石化在了门口。

    “大小姐”五大三粗的保镖堵并排站着,齐刷刷的向她鞠躬行礼。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找来了,她杏眼圆睁,双手攥紧,又立即松开,眸子里染上了异样的绪,待那浓重的绪慢慢去眼中竟有些湿意。

    保镖让开,一墨蓝色西装的罗笙站在他面前,面容冷峻,每一个棱角都像是鬼斧神工雕琢出的,他打量着从欣,看到她染得像火鸡一般的头发,微微蹙了蹙眉。

    从欣不敢直视他,低着头看向地板,在家里的时候,她习惯赤着脚,这一刻却觉得寒意从脚底板儿往心上蔓延。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沉默着,像是在进行着看谁先说话的比拼。

    最终沉不住气的是从欣,她只是抬了一下头,目光瞄到罗笙微微蹙起的眉头,一瞬间,所有的倔强都就地瓦解。

    请不要皱眉,请不要用那样无奈而悲悯的的表看我,从欣觉得,她的心如同被人从高空狠狠的抛了下去。

    “哥哥……”她轻轻唤了一声。

    “玩够了,就回家。”罗笙看到她拘谨的模样,半是无奈半是痛惜。

    她住在这样简陋的小屋里,年久失修,无人管理,连电梯都没有,从小到大,十指不沾阳水的大小姐,是怎么忍受这样环境的。

    从欣不做声,任凭沉默在两人之间肆虐,其实,从欣并不是从欣,她是无数人捧在手心里的大小姐,是s市黑道霸主罗家唯一的女儿,是面前这个男人的亲妹妹罗欣。

    可是,从懂事以来,她就对罗笙妹妹的份又又恨,只有她能亲近他,也只有她永远亲近不了他。

    那种酸涩的感觉,深埋在心底,生根发芽参天而起,长成她生命中最暗,最无法面对的秘密。

    如果,她不是他的亲妹妹该有多好。

    “欣儿”这次开口的是罗笙,他想去抚一抚从欣凌乱的如同小刺猬一样的头发,刚刚伸出手,就被她躲了过去。

    这个小丫头,真是倔强的可以。

    “我不想跟你回去。”从欣紧咬着牙,才能阻止表出卖自己的绪。

    她不是不想回去,而是不能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友是项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