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一片狼藉

    “这……”智商捉鸡的关口,求助大罗神仙都不管用,林虞恨不得一口老血喷死这货。

    她握住项羽高抬着指向杜蕾斯的手,慢慢的往下放,轻咳了一声:“今晚的月色有点淡淡的忧伤啊。”

    “今晚乌云浓重,好似没有月亮。”项羽倒是十分诚实坦白,他的眼睛依然瞄着那边的货架,非要一探究竟不可。

    简直是没完没了,林虞以手扶额,濒临崩溃,他这是多么伟大的无知而无畏啊。

    项羽遥望还不甘心,又凑近了打量了一番,知道看出了避孕这两个字,才有些赧然的直起了子。

    可是心里还是好奇,就问林虞:“这么一个小盒子,是如何做到的?”

    妈蛋!难道要她当众给他演示一番吗!

    项王啊,执着不是这么个执着法,你是在耍我吧。

    林虞面红耳赤的推了他一把,示意他赶紧出去,要是在看到什么更猎奇的东西,即便是她脸皮有点厚,也招架不住了。

    两个人出来超市,左手右手各拎着一大袋东西,肩上还挎着一个女士手提包的是项羽,而两手空空抱着膀子监工的是林虞。

    有汉子自远方来,力能扛鼎,不使唤白不使唤。

    林地主的原则是榨干长工的每一滴精血,等等,自从项羽出现以后,好像是她流血的次数比较多,至于这精……咳咳,之过急啊。

    她那飞快转动的小脑袋瓜一不小心就回想起了两个人差点擦枪走火的那次,脸一下子红成了猪肝色。

    偏偏项羽这个时候在盯着她看,引得林虞的心一阵频率时常,嗔的抱怨了一句:“看什么呀,好看也不能想看就看啊。”

    “那想多久才能看一次呢?”

    哎呦喂,项羽同学,你可真实诚,林虞还是头一次见人泡妞泡的浑然天成,这厮绝对是天赋异禀,生来泡得一手好妞。

    等等,她好像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忘了强调,在他们有进一步的亲密关系之前,她必须得给他普及一下我国的伟大的婚姻法。

    于是林虞清了清嗓子,十分严肃认真的跟他申明:“为了预防你犯下不可饶如的罪行,我必须提前通知你,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国公民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度,招惹了一个就不能再去想着别人。”

    “我们那个时代也是一夫一妻制。”项羽理解的点了点头。

    “不能纳妾!”

    “这样啊。”

    怎么回事,听这语气好像十分失落啊,林虞心里暗暗的不爽,难道这家伙还没跟她怎么样就想着纳妾了,绝对要把他这不纯洁的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对,纳妾是十分恶劣的行径,是不尊重妇女的行为,一旦触犯,要被枪毙的。”

    项羽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瞬,然后抬眸微微朝林虞笑了笑:“我不会的。”

    “连想法都不能有。”

    “连想法都不会有。”

    林虞抿着嘴偷笑了一下,她丝毫没有察觉到,她已经不自觉的将自己视为正房夫人。

    林虞今下班早,即使又逛了很长时间的超市,仍然赶上了最后一班地铁。她租的公寓就在地铁站的旁边,两个人下了车,没走几步路就到了。

    想着要好好展示一番厨艺,她脚步尤其的轻快,几乎要跟着雀跃的心飞奔回去。

    可是啊,偏偏有个成语叫天有不测风云,刚从楼梯上到走廊里,她就愣住了。

    家门大敞着,透过楼道里的微光望进去,所有能看到的地方都是一片狼藉。

    她愣在了楼道上,不敢上前一步。

    “怎么了?”项羽紧跟在后面走上了楼梯,见她面色铁青,眉头微微一簇,心里即刻涌现不好的预感。

    林虞颤颤巍巍的指了指屋里,不确定的说:“不知道是招贼了,还是寻仇的。”

    如姐的话在她脑中迅速的闪过“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不行的话,你们就出去躲一阵吧。”

    是陆峥吗,下手可真够快的,这样斤斤计较,睚眦必报,一点亏也不肯吃的子,他的女儿陆芸芸倒是继承的很好。

    世界真是小的很奇妙,她得罪了陆芸芸,项羽又得罪了陆峥,很好,她倒要看看,一家子会什么招儿,将他们赶尽杀绝。

    项羽要走进去,被林虞拦了一下,她担心里面还有人埋伏着,不想着他冒然进去。

    项羽放下手里的两大袋子东西,轻轻的拍了拍林虞的肩膀,宽慰道:“如果要伤人的话,就不会趁着没人时候来了。”

    他有自信,在有所戒备的况下没人伤的了他。

    项羽一个大步走在了前面,林虞瑟缩着子,跟在后面,手紧紧的攥着他的衣服下摆,一副丛林大冒险的苦

    她确实在害怕,对方在暗,他们在明,谁知道这个姓陆的会出什么招。

    接着山寨手机的微弱灯光,两个人推开门,走了进去,原本就不大的屋子里一片狼藉。

    “小心”项羽拽了她一把,示意她小心地上的玻璃碎片。

    环视四周,林虞上的血气一瞬间都顶到了天灵盖,从茶几到电视,从玻璃到吊灯,所有能砸的东西没有一个幸存下来,连的四条腿都给她拆了。

    “这帮畜生!”林虞咬着牙根咒骂,她能不气吗,按照房东的斤斤计较程度,真要赔偿起来,把她卖了都不够。

    在确定屋里没有第三个人之后,项羽出门把从超市买的那两大包东西拎了进来,屋里一个完整的灯泡都没有,原本计划着吃烛光晚餐的蜡烛,此刻倒是派上了用场。

    林虞点了跟蜡烛,到处巡视着受损况,越看就越是心疼,命运总是这么开玩笑,给了一块蜜糖,就一定要再赐一瓶砒霜。

    手里拿着的蜡烛闪着微亮的光,飘飘摇摇,在一片狼藉中显得分外的森。

    她走到卫生间里,还没急看清里面的况,就吓得尖叫出声。光洁的镜子碎成若干片,那块碎片上都映着一点烛光和一片猩红。

    项羽听到她的尖叫声,迅速跑了过来,林虞不顾一切的扑进他的怀里,这个时候,她只有通过他的体温,才能感受到一丝的安全感。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友是项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