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一枪一命

    “呵呵,说笑而已,我怎么会怀疑陆兄你呢。”梁闵安也随之站起来,声音里没有半点笑意,挪步到被反手钳住的平头男面前。

    他从一旁的项羽微微的点了点头,目光移到平头男上的时候变得冷酷而残暴。

    人人都知道,这个平头男是陆峥的亲信,这样策划周密的暗杀,若不是被项羽阻拦,梁闵安必死无疑。

    他的目光轻扫过陆峥,两个人都是一样的镇静,不同的是梁闵安眼中更多的是虚惊后的余怒。

    他不十分确定这次的枪击案是否是由陆峥指使,两只千年狐狸明争暗斗了十几年,背地里相互打压,台面上把酒言欢,一直没有撕破脸。

    这次的城南地皮,两家企业都势在必得,梁闵安不敢确定,是有人故意挑拨关系,还是陆峥为了城南这个标孤注一掷,毕竟那块黄金位置的地皮,谁若得到,就意味着未来十年将成为s市地产霸主。

    “谁指使你来杀我的?”

    平头男子平静望着梁闵安,神色无惧,突兀的笑了笑。

    不好!他是要自我了断,梁闵安意识到这一点时,男子嘴边已流出了黑血。脖子一歪,没了气息。

    包厢中灯火阑珊之处,陆峥脸上的松弛的神一闪而过,他清了清嗓子:“小六是我的亲信,他被人收买枪击梁总,是我识人不清管教不利,陆峥一定会给梁总一个交待。”

    “你我都是在刀尖上走了半辈子的人,忙到现在也只剩下这一条命。”梁闵安叹了口气,话锋又转,“你知道我的脾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锱铢必较。交待我是一定要的,怎么个交待法,你可掂量好了。”

    “是我邀请的梁总,出了这个意外,自然是难辞其咎,倒是可惜一瓶好酒,改亲自送美酒佳酿给梁总赔罪。”陆峥垂着眼眸,样子倒真像是为那一地的酒渍惋惜。

    “陆兄的藏酒可是不可多得的佳品。”梁闵安拊掌大笑。

    一声枪响,一条人命,两个人却立即神色如常的谈笑风生,包厢内的保镖都心有戚戚,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惊惧之色,唯独项羽目光磊落的观望着二人。

    “那在下就先告辞了。”说着陆峥带着他的人走出了包厢。

    门被重重的关上,梁闵安扫了一眼,已经没了气息的平头男子,厌恶的吩咐道:“拖下去,处理了,今天的事,谁也不许走露半点风声。”

    他走上前拍了拍项羽的肩膀:“小兄弟,你可是对我有救命之恩。”

    “保护顾客安全,是钻石天堂分内的事。”项羽不卑不亢的回应,既无邀功之意,又无谄媚之心。

    梁闵安对项羽充满了好感,他手矫健,气度不凡,实在不像是一般人。探寻的目光扫到项羽衣袖上,微微顿了顿,那白色的衬衣上绽开一朵血花。

    项羽刚才太用力,把已经要长好的伤口又挣开了,血珠渗出,沾染了衣袖。

    梁闵安有些关切的问:“受伤了?”

    “无碍。”项羽扭头看了看,不在意的一笑。

    “滴水之恩都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梁闵安即刻吩咐了人,不由分说的要亲自送项羽去医院。

    项羽推脱不过,硬是被梁闵安推上了车,他心里还记挂着林虞,又不好意思拂了对方的意,他看得出,梁闵安这样的人最好面子,打掉牙也要和血吞,最好恭敬不如从命。

    到了医院,被梁闵安的手下服侍着缝了针,又安排了位,项羽坐在病上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这是他第一次进医院,觉得既新奇又有些不可思议。

    门口是守卫的保镖,梁闵安在豪华病房的沙发上双腿交叠而坐,不清楚项羽的来历,但是仅从言行举止上他就对项羽充满了好感。

    “小项兄弟,我看你手不凡,有没有兴趣做我的私人保镖,我保证给你的待遇与钻石天堂高十倍。”眼中依然还有戒备,但是梁闵安面上一派和蔼。

    “谢梁总抬举,羽自知能力有限,担当不起这样的责任。”

    项羽说的是真心话,他从冷兵器时代穿越而来,对现代的武器与高科技的产品根本一无所知,之所以能阻止了今夜的暗杀,全凭力气与细心的观察,做贴的保镖,现在的他还不具备这个能力。

    梁闵安见项羽推却也不勉强,笑道:“年轻人懂的谦逊是好的,我欠你一个人,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两个人虽然隔着两千年的代沟,却都是豪爽干脆之人,几句话下来,倒是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正值相谈甚欢之际,病房的门被猛地推开了,一个材窈窕的倩影急匆匆的闯了进来,一正装,即使是步履匆忙,依旧掩不住端庄大气。

    “大小姐,梁总不让人进去。”

    她对门口人的阻拦置若罔闻,柳眉微挑,杏眼圆瞪的看着梁闵安,语气又急又气:“爸,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居然想瞒着我?”

    “音音,哪有什么事儿,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梁闵安干干的笑了笑,全天下,他只拿这个女儿一人无可奈何。

    “我说过陆峥那个老狐狸没安好心,你非要去见他,是不是一定要出什么事,你才甘心。”梁笑音语气不饶人,泪珠却在眼中闪烁了起来,她听见梁闵安出现在医院,放下手头上的所有工作就跑了过来。

    “你们谁泄的口风?”

    “你还怪别人!”

    “我错了,不该瞒着你,但这生意场上的事,有些真的不是想推脱就能推拖过去的。”梁闵安放软了语气跟女儿解释着,他余光扫了眼项羽,见他低着头神放松,没有一丝偷听的意思,才又接着说。

    “陆狐狸撕破脸,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我回去再跟你细说。”

    梁笑音这时才注意到屋里还有另一个人,神色有些赧然的点了点头。

    梁闵安向她引荐了项羽,她微微打量了一下父亲口中的这个救命恩人,展露出三分谦虚七分平和的笑容,毫无一般女孩子的憨羞怯,精准如数学公式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友是项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