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大号肚兜

    泡在浴缸里,林虞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抬起手,泡沫顺着纤长的手臂滑下,落在着雪白的脖颈上,亲吻着大片光洁如玉的肌肤。

    慢慢的阖上眼睛,今天发生的倒霉事儿,又在脑子里盘旋上演,吴公子的轻薄,如姐的看似狠戾的实在解围的举动,还有那个自称是项羽,现在正坐在她家沙发上的男人。

    他手不凡,力大无穷,随手一下吴公子就被退出数米远;他自称项羽,却对历史一知半解连自己怎么来的都记不起来,不过,他看到什么都好奇的架势到真像是远古时代的人。

    满满的疑惑盘旋在脑子里,林虞猛地睁开眼睛,她是不是太天真了,就这么轻信了他的话,还把他带回了家?

    算了,看无分文的样子,她不收留他还能去哪儿呢,就当是行一善吧。

    眼睛扫到浴缸旁边,项羽换下的铠甲,林虞用手掂了掂,重!双手用力才刚刚能拎起,那个人是怎么把这些重的跟铁块一样的东西穿在上的啊。

    掂量着项羽的铠甲,林虞突然想起自己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没有拿浴袍!

    项羽听林虞的话乖乖坐到了沙发上,直勾勾的盯着沙发正对面的方盒子,方盒子里装着好多个人,“这么大的人是怎么被关进那么小的地方的,这是什么妖术?”他这么想着开始研究起电视的构造。

    方盒子上有个圆圆的按钮,轻轻一按,盒子黑了,人不见了,再一按,人又出现了,不过方才盒子里的5个人,怎么变成了3个,这个盒子是变戏法的工具不成?

    项羽好奇的按来按去,屏幕一会儿黑一会儿亮,电视上的三个人又变成了两个人,正在激烈的争吵着。

    “你根本就不我,你从来就没有过我,你的一直都是王铁柱!”男人喊得声嘶力竭。

    “不,我你,你误会我和铁柱哥了。”女人泪盈眶。

    “我不会再相信你了!”男人痛苦的扭过头。

    “二狗,我是真的你。”女人苦苦哀求。

    “不,你的是王铁柱!”男人表痛苦而隐忍。

    “不,我的是你!”女人语气坚决。

    “不,是王铁柱!”

    “不,是你!”

    ……

    “这么吵,难怪姑娘要把他们关起来。”项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喂——”林虞从卫生间里伸出一只胳膊,招呼他,项羽见状,匆匆的上前。

    “那个,我的卧室门的衣架上,挂着一件浴袍,帮我拿过来好不好,红色的长长的那件。”林虞抵着门,只露了一条小缝,语气十分窘迫。

    项羽点了点头,可是卧室,哪里是卧室呢?

    他径直走进了厨房,之见门后挂了一条大红的围裙,心中思忖,嗯,大概就是这个了。

    林虞通过门缝接过项羽递来的“睡衣”,大窘,搞什么鬼,给个围裙让她怎么穿着出去?

    “好了好了,你去沙发上坐着吧,不许往我这边看。”她满脸忧愁的盯着围裙思忖了片刻,打消了让他再去找睡衣的念头,谁知道这个“神经病”会再找来什么东西雷翻她。

    擦干上的水珠,林虞对着镜子,拿着围裙在上比量着,带子往上拉盖不住私处,带子往下扯又露出了前的丰盈,背后一点遮蔽也没有,这围裙设计的简直就是个大号的肚兜。

    她默默的叹了口气,心一横,系上了围裙,使劲的往下扯了扯,双手交叉护住,这穿上总比不穿的好。

    小心翼翼的推开浴室的门,还未探出子,林虞的声音先飘了出来:“喂,你闭上眼睛,不许往我这边看!”

    她缩手缩脚的从浴室中出来,横着子,一步一步的往卧室挪,一边要防止自己走光,一边还要注意项羽有没有偷看,就像一只手脚纤长的螃蟹,这一路走的步步惊心。

    她见项羽按照自己的吩咐闭着眼睛乖乖坐着,健美的子陷进小小的沙发里,稍微发力就能压塌,小麦色的膛上下起伏着,肌的轮廓在暧昧的灯光下仿佛闪着金边一般。

    见过材好的男人,但是材这么好的男人还真头一回见呐,林虞一个愣神碰到了拐角出的花瓶,不好,她暗叹一声,慌忙伸手去扶。

    手心湿漉漉的,根本拦不住光滑玻璃瓶的下落姿态,“砰”的一声清脆巨响,花瓶地板上摔了个粉碎。

    项羽闻声看过去,只见林虞穿着“大号肚兜”,前的丰盈似是要迫不及待的挣脱出来,伸手保持着挽留的姿态,站在一堆碎片旁。

    冰肌雪骨,乌发红唇,水珠从湿漉漉的头发上滴下来,滚落在在雪白上子上,刚刚沐浴完的林虞周散发着人的气息。

    项羽望着她,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一下,但随即蹙起了眉头,因为他看见林虞的腿上被迸溅起的碎片划了道小口子,细密的鲜血往外渗。

    “姑娘可否无恙?”他从沙发上弹起来就要过来检查她的伤势。

    又来了……

    “别过来,闭眼!”林虞慌忙的收手护住,顾不得看腿上的小口子就往卧室狂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下好了,都看光了,大家算是扯平了。

    流氓,坏蛋,他肯定是故意的。

    项羽听了林虞的命令,立即闭上了眼睛,往回倒退了几步,坐回到了沙发上,唉,都怪他,又让她受伤了。

    惊魂甫定的林虞一跑回卧室就反锁了门,把围裙从上扯下来扔到一边,孩子气的在上面踩了两脚,都是这个幺蛾子,害她走光!

    小腿上的伤口很浅,不过蜿蜒下来的血迹在雪白的腿上看起来十分触目惊心,林虞看着伤口,心里万分无奈,今天晚上的三次流血事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外头坐的那个傻大个儿是不是项羽她不确定,但绝是天煞孤星,而且专门克她。

    即使有八块腹肌,即使英俊无比,即使笑起来的时候让她的心砰砰乱跳,明天也一定要把他送走,再这么留下去,她非因失血过多而亡不可。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友是项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