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钻石天堂

    钻石天堂,惑与**的代名词,纵声色的夜店里,从来不缺寂寞的红尘客。

    大厅中心是半米高金属框架的玻璃的舞台,扑朔迷离的灯光暧昧了视线,舞台上有个姿曼妙的女子正随着靡靡之乐扭动着纤细的腰肢。

    浓妆遮护了素颜,眉眼间是风万种,舞女上穿了一件轻纱,迷离的灯光下,透过那薄薄的一层,光洁如玉的子清晰可见。

    长及腰间的乌发,随着这肢体的扭动,飞扬如瀑。

    随着乐声的愈加撩人,她解开上的薄纱,上仅余短至私处的裙子和贴满亮片的抹,酥,那旖旎的色随着幅度不断增大的动作呼之出,裙底更是光无限。

    台上是活色生香的女子,台下是如痴如醉的众生。这里是**的迷城,这里是惑的天堂。

    舞女魅惑一笑,手指慢慢滑向最隐秘的地方,台下众人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一丝光景,乐声却在此时戛然而止。

    灯光暗下来,升降台慢慢落下,再回过神的时候,那个跳舞的女子已不见了踪影,只余一室旖旎和咆哮在众生骨血里的**。

    “吴公子,海棠敬您一杯。”方才跳舞的女子换了酒红色的小礼服,巧笑倩兮的对着坐在包厢沙发上的男子举起了酒杯。

    海棠是林虞在钻石天堂的艺名,在这个s市有名的销金窟,浓妆是她的面具,妖娆是她的伪装。

    23岁的年纪却早已尝遍生活的悲喜,她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一个人挣扎着,因为父亲嗜赌成,林虞从来没有过过一天的太平子,每当银行卡里有了一点积蓄,就被父亲一把拿去,要么还债,要么赌。

    她在夜店跳舞,也兼职平面模特,任何事,只要是能赚钱她都肯做,但,有一条原则她自始至终的坚持着——从不出台。

    夜店里的公主们笑她假清高,只有林虞自己心里明白,她从来不怕苦难,只害怕没有希望的活着,她想着攒够了钱还清了赌债,就离开这个风尘之地,开一家小小的店,只要能养活自己和父亲就足够了。

    也许还会有一个真心待她的人,她总是对生活有着期待。

    连续一周,每次她跳完一曲,后台便会收到吴公子的99朵玫瑰,指名要送给海棠,拒绝了多次的邀请,这次在领班的警告下,她只得到了包厢敬酒。

    “海棠,今天终于肯赏脸了。”吴公子也端起了一杯酒,手上的金扳指亮的刺眼,他约么三十来岁,着将军肚,头发梳的油光水滑,眼睛虽小却泛着精光,色迷迷的盯着林虞。

    “谢谢您这几的捧场,海棠先干为敬。”林虞一口喝下了整杯的酒。

    “一杯怎么够,我等了你这么多子。”吴公子的手抚上了她的脊背,沿着腰肢一路向下,“一会儿啊跟我回去,我们慢慢喝,慢慢聊。”

    “抱歉吴公子,我不出台。”林虞慌忙甩开了他的手,后退几步。

    “海棠啊,爷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对不起”

    “少给我装!”吴公子脸色顷刻就变了,脸上的横颤动着,“在这种地方还扮贞女,出不出台由得了你?”

    他一把拽过林虞,手在她轻薄的礼服上一扯,撕拉一声,衣帛撕裂的声音,伴随着林虞的尖叫,前的浑圆暴露了出来,雪白高耸的丰盈,看的吴公子目光一滞,粗糙的大手就要揉捏上去。

    包厢的门在这个时候轰的被踹开了,林虞与吴公子皆是一惊,同时看向门外,灯光敞亮的走廊与光线幽暗的包厢的交界处,站个一个高大健硕的影。

    乌金铠甲,气势凌然,脸上带了些许泥渍却掩不住五官的俊朗,后的灯光为他周镶上了金边,宛若天降。

    林虞愣了,在还能做梦的年纪,她无数次的幻想过这个场景,一个天神般的男人穿着金色铠甲,踏着七彩祥云,为她而来,将她从苦难的沼泽中救赎出来,她揉了揉眼睛,难以相信眼前的场景。

    吴公子显然更加凌乱,这货是哪里跑出来的,居然敢坏他的好事,“滚!”他朝着来人怒吼一声。

    高大健硕的男子凝视着林虞,脸上浮起即茫然又欣喜的古怪神色,冲上前,一把推开吴公子,双手按住林虞的肩膀,“姑娘,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他的力气实在是大,不但吴公子被推开了五米远,林虞此时也被他控制住动弹不得。

    “我不认识你啊。”肩膀被有些痛,林虞觉得自己快要被他捏死了,不由得挣扎了几下。

    “这双眼睛,我不会记错。”男子察觉了她的不适,慌忙的放开了钳制,深深的望着她的双眸。

    林虞没有看他,只顾着拼命用手护住,掩住光不外泄。

    吴公子大步向前,颤颤巍巍的手指着林虞,“好你个小**,还带姘头来了。”

    他抬起手就要朝着林虞的小脸招呼上去,咔嚓一声,巴掌没落下,他的胳膊反倒被高大健硕的男子掰折了。

    “项某人平生最恨欺霸妇孺的无耻之徒。”神色凛然,声音洪亮,吴公子被对方的气势吓得连还手都顾不得,只在原地嗷嗷的惨叫了起来。

    他的声音太过凄厉,招来了走廊上的领班如姐。

    所谓领班,实际上就是钻石天堂的妈妈桑,管理着出台的小姐,抽取分红,坐享其成,如姐约么三十五六岁,包养的极好,一双丹凤眼明眸善睐,见人三分笑,调 教起人来却手段狠戾,人人惧怕。

    “海棠怎么回事?”她看着惊魂甫定双手护的林虞,铠甲战衣的高大男子,以及捂着手臂嗷嗷直叫的吴公子,面色十分不悦。

    “你调 教出的人才!”还未待林虞回答,吴公子就恶人先告状。

    如姐眼珠转动,这个吴公子是城南暴发户的吴老板的独子,虽然来头不大,但是脾气却坏的很,海棠虽然看起来柔弱,却是个烈子,来钻石天堂三年多,依旧坚持不出台的只有她一个,这些年看上她的人,从官员到富商都有,她最给面子的时候不过是陪一杯酒。

    “对不起,她还小不懂事,我代她向您道歉。”如姐陪着笑连连鞠躬,扶着吴公子做到了包间的沙发上,再抬头看向林虞的时候脸色却凶狠起来,“你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友是项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