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刘备的野心

    袁绍醉倒後,宴会显然已经进行不下去,袁术让下人将袁绍扶回袁府休息,自己也一同回去。。许攸则拿着

    曹cāo给他的洗髓丹,对着曹cāo千谢万谢,把曹cāo送回曹府後,才转回府。

    如何服用洗髓丹,许攸已经向曹cāo请教过,因此许攸回府後,便迫不及待的回到房间,让下人帮自己打洗

    澡水,一切准备就绪後,许攸拿出洗髓丹服用。

    ...........

    冀洲敕使皇甫嵩,接到圣旨後,立刻集结兵力,开始清扫冀洲境内的张举反贼势力。

    幽洲敕使刘焉,在接到圣旨後,派遣其手下大将董扶和公孙瓒两人组织大军,对张举等反贼进行压制,肃

    清张举等人在幽洲境内的判逆。

    公孙瓒接到刘焉的命令,派人到安喜县找刘备过来一同商议。

    刘备一听公孙瓒派人找自己过去商议,把安喜县大小事物交与简雍处理,便跟着来者一同前去找公孙瓒。

    话说,刘备被封为安喜县令之後,便找好友简雍来帮忙自己一同打理安喜县政务。简雍擅於议论,对於政

    事方便却是平平,不过安喜县就这麽大,还是难不倒简雍,刘备得简雍帮忙打理安喜县後,安喜县百姓可

    算是安居乐业。善於收买人心的刘备,更是备受安喜县百姓推宠。

    刘备跟着来人,一同来到公孙瓒府邸,此时公孙瓒麾下众人已经到齐,只差刘备一人。

    公孙瓒见刘备到来,刘备朝公孙瓒一礼,便找寻位置坐下。公孙瓒麾下众人都与刘备相熟,对於刘备晚到

    都没有任何不满,刘备与公孙瓒麾下众人关西都不错,再加上刘备本擅於收买人心,在公孙瓒这里刘备

    混的可谓是如鱼得水。

    公孙瓒说道:"我刚接到幽洲敕使刘焉的命令,让我组织军队讨伐办贼张举,判贼张举聚众渔阳起兵造反

    ,还大言不惭的称自己为天子,陛下为此事感到非常愤怒,下旨让我们尽速剿灭张举反贼。"

    刘备愤慨的说道:"叛逆张举竟然如此大言不惭,大汉江山乃是昔rì我刘氏高组所创,张举他何德何能可

    自称天子,张举叛逆实在是不将我刘氏皇族放在眼里,我为高祖之後,汉景帝之玄孙岂能放过此等叛逆

    让其如此放肆,公孙兄还请你一定要带我一同上战场,我定要斩杀此逆贼,让世人知晓我汉氏皇族之威严

    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公孙瓒见刘备如此愤怒,出言劝慰道:"玄德无须动怒,张举此贼不过跳梁小丑,待我整顿军备,定将其

    剿灭,玄德可先回安喜县,整顿军马,待我发兵之rì一同前往渔阳,剿灭判逆张举。"

    刘备上前对公孙瓒一礼说道:"备这就回安喜县整顿军马,待伯圭兄发兵之rì,一同剿灭备贼张举。"

    言罢,刘备向众人行了一礼,转离开回安喜县整顿军马。

    刘备此时心想:"机会来了,自黄巾之乱後,自己虽然被封为安喜县令,可安喜县也才那麽一丁点大,自

    己想做大事,就需要更大的地盘,如今安喜县只够养活自己那两千人马,趁此机会立下大功,搞不好能够

    换个郡守,到时候只要自己好好发展,定有大展拳脚的机会。"

    刘备心思开始活跃了起来,讨伐张举不过是让刘备再有晋之功,说得如此义愤填膺,不过是想让自己贴

    近於大汉,有汉室宗亲这块招牌在,刘备自然要好好利用,在人前就是要把自己是汉室宗亲的事实说出来

    ,虽然没有办法证实是否属实,但这就是刘备现有的资源,刘备自然需要加以利用,让自己谋得更多的好

    处。

    刘备返回安喜县後,告诉简雍准备整顿军马,与公孙瓒一同前往渔阳讨伐判贼张举。

    简雍听後,大是赞同刘备的选择,刘备整顿军马,起兵两千准备与公孙瓒一同讨伐逆贼张举。

    这两千兵马是刘备的班底,自讨伐黄巾开始追随刘备至今,刘备也希望能再多招收兵马,可惜自己养不起

    ,如今安喜县养活这两千人,都已经是免免强强了,现在又有讨贼的机会,刘备自是不能放过。

    刘备整顿兵马,与公孙瓒会合後,一同前往渔阳郡讨伐张举。

    同一时间,曹cāo跟袁绍也整顿好军马,两人带领着北军五校尉中的屯骑、越骑两营将士,从洛阳出发前往

    幽洲渔阳郡讨伐办贼张举。曹cāo跟袁绍两人先行出发,大将军何进领吴匡、袁术二人领中军随後出发。

    袁绍跟曹cāo骑着马并肩走在一起,袁绍对着曹cāo说道:"孟德,那**可把我害惨了。"

    曹cāo笑着说道:"本初你说这是哪的话,那可是你说要喝的,我可没有拿着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硬你喝阿。"

    "说是这麽说没错。"袁绍顿了顿说道:"我想子远跟公路现在一定开始骂你了,你曹孟德真是用心险恶

    阿。"

    "本初说甚麽,我怎麽都听不明白呢?"曹cāo装傻道。

    "这里就我跟你两人,你也不用装了。"袁绍看着曹cāo装傻,摇摇头说道。

    "呵呵!"曹cāo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说道:"本初你可不能怪我,我可是让你们品嚐道,平常人都难以喝到

    的美酒,搞不好连陛下都不曾品嚐过如此美酒。"

    听曹cāo如此说,袁绍只能一脸苦笑,那rì袁绍喝完玉酒後,便不醒人事,当他醒来之後却发现已经是第二

    天下午,後来问下人才知道,自己喝过那碗玉酒後就醉倒了,还是下人将自己扶回来休息。

    当自己醒过来後,袁绍发现自己浑清爽,一点都没有宿醉的感觉,反而感觉自己体轻盈了不少。

    随後的两天里,袁绍忙於整军准备两rì後出发,期间袁绍越想越不对,自那rì饮过灵酒後,袁绍喝过一次

    其他的酒,结果那酒刚入口,袁绍便忍住不尽的吐了出来,下人还以为这酒不合袁绍胃口,连忙向袁绍请

    罪。

    後来袁绍一问这酒是怎麽回事,下人说:"此酒乃是平常少爷常饮的酒,只是不知道少爷今rì怎麽把酒给

    吐出来了。"袁绍让那下人喝碗酒看看,结果下人忙感谢袁绍的赏赐,对於他们下人来说,能喝到少爷平

    常喝的酒那可是难得一次,虽然下人们平常也会喝酒,不过喝的都是最廉价的酒,少爷们喝的酒,那可都

    是百金千金来算的,自己能喝到那算是福气了。

    袁绍见下人喝酒喝的如此痛快,让下人退下後,袁绍反覆思考,自己跟那下人的区别,就在於自己昨天喝

    过那碗灵酒,也就是说喝过灵酒後在喝其他种类的酒,都会感觉难以下咽。

    想到此处,袁绍先去找许攸,让许攸喝其他酒看看,许攸喝了一碗平时常喝的酒,也如同袁绍一般,将那

    酒吐了出来。

    许攸说道:"奇怪,此酒乃我平常所饮,今rì怎会变的如此难以下咽,简直就像醋一样。"

    随後袁绍将自己的猜测告诉许攸,许攸摇头苦笑道:"曹阿瞒害人不浅阿!!"

    袁绍看着一脸得意的曹cāo,幽怨的说道:"孟德,你以後可别把灵酒藏起来,你开个价我跟你买,如若不

    然我跟公路和子远就算闯进你家,也要抢点灵酒出来。"

    曹cāo原先还一脸得意,一听袁绍如此不固分的说,脸顿时垮了下来说道:"本初,你们可不能这样。"

    曹cāo太了解袁绍,袁绍是个重名声的人,绝对不会做出有损名声之事,可现在关乎道灵酒问题,曹cāo就不

    敢保证了,自己不也是因为灵酒,拉下脸来让儿子帮自己去要吗?

    "哼!!"袁绍冷哼一声说道:"我们与吕风都无甚交,就只有你与吕风有交,而且你儿子还是吕风

    的义子,就算我派人去并洲买,吕风也不一定买我的帐,孟德阿,既然你有路哥几个可就靠你了,呵呵呵!!"袁绍说到最後,一脸坏笑的看着曹cāo。

    "哦....."曹cāo无言以对,曹cāo心中暗骂:"该死的袁本初!唉~~我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ㄚ...")

重要声明:小说《吕逍遥乱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