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邪恶的曹操

    却说,吕风送曹cāo一行人的时候,私底下送给曹昂一枚须弥戒指,在这须弥戒指内,有洗髓丹五十粒、美

    颜丹二十粒、固体丹跟培元丹各五十粒、生机白骨液十滴。曹昂拿到须弥戒指後,听从吕风的指示,滴了

    滴血在须弥戒指上,让须弥借指认主後,便可zì yóu使用须弥戒指,吕风给曹昂的须弥戒指只有二十平方米

    ,空间虽然很小,不过已经够曹昂使用了。

    曹cāo返回洛阳的路上,曹昂将吕风送的戒指跟曹cāo说了,曹昂当着曹cāo跟丁夫人的面,将东西收入戒指内

    ,在把东西从戒指内拿出来,看的曹cāo是惊讶非常,曹cāo大叹吕风真是大方,此等宝物却是随便送出。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不就拿了个百衲酒壶。曹昂拿十粒美颜丹给丁夫人,丁夫人开心万分,大叹没有白疼

    曹昂。

    对於女人来说,谁不想要青chūn永驻,现在又有美颜丹此等助颜丹药,丁夫人自然是相当开心。并州一行,

    丁夫人可以说是增广见闻,在龙城内城里,吕风的两位夫人天天陪着丁夫人说说笑笑,丁夫人也从两人中

    的谈话中,了解到并洲的种种不凡之处,对於美颜丹等美容类丹药,多少都有听刘嫣跟张捷提到过,虽然

    没有使用过,不过看两女的容颜,丁夫人已经相信那美颜丹的功效。

    袁绍、袁术、许攸三人听曹cāo说,他此行并洲的见闻,不论是宏伟的龙城,又或者是神奇的丹药,还有各

    种让人回味无穷的灵酒,都令他们三人耳目一新。

    许攸更是对洗髓丹充满希望,曹cāo拿来的洗髓丹,还是曹cāo拉下脸来跟他儿子曹昂要来的。

    许攸对曹cāo为了自己,居然拉下脸跟自己儿子讨要丹药,真是感激涕零。

    "孟德,那灵酒真有你所说的那般神奇,可以让人回味无穷?"袁绍感兴趣的问道。

    洛阳城里的美酒,袁绍几人可都是喝过不少,现在一听曹cāo说,并洲出产的那所谓灵酒,居然能让人回味

    无穷,尤其是曹cāo说的时候,那一脸向往陶醉的神,更是让从小跟曹cāo一起长大的袁绍感到好奇。

    "是啊!孟德,那灵酒真有你说的那般好?"袁术质疑的问道。

    "呵呵!"曹cāo对着两人笑着说道:"本初、公路,你们两人是没有喝过,那滋味简直就似琼浆玉液,我

    至今对那灵酒还是不能忘怀,只有喝过灵酒,你才能称的上有喝过美酒。"

    "难道比并洲商业协会出产的高梁、茅台、威士忌三种酒还好?"许攸问道。

    "何止是好,两者简直相差数千数万倍不止。"曹cāo坚定地说道。

    "孟德,灵酒既然有你说的这麽好,想必你因该有带回洛阳,不若拿出来给哥几个嚐嚐。"袁术被曹cāo

    勾起了酒虫,见曹cāo说的灵酒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人饮,便向曹cāo问道。

    袁绍跟许攸听袁术如此说,也都来了兴趣,都想嚐嚐看曹cāo所说的灵酒,到底是否真如琼浆玉液般美味。

    曹cāo间袁绍三人看向自己,嘴角不由地勾勒起邪邪的一笑。

    曹cāo心忖道:"这可是你们三个自己提议的,到时候可不能怪我,灵酒可不是甚麽人都能喝的到,而且除

    了并洲龙城内城,其他地方更是不可能买的到,到时候看你们三个怎麽办...。"一个邪恶的念头在曹

    cāo的脑海中闪现,曹cāo也将之赴诸行动。

    "好!"曹cāo心里恶趣的一笑道:"灵酒可是相当宝贵,我这也没有多少,不过让三位稍微品嚐一下,还

    是可以的。"曹cāo说着便把系在腰间的酒壶拿了起来,自离开并洲以後,曹cāo就将百那酒壶随携带,百

    那酒壶内可是装着许多美酒,要是不见或是被偷了,曹cāo都不知道该去找谁哭,到时候再去跟吕风讨要,

    曹cāo都感觉自己没那个脸面了。

    袁绍、袁术、许攸三人见曹cāo拿出系在腰间的酒壶,袁绍好奇的问道:"孟德,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百纳酒

    壶吗?"

    "本初好眼力,此酒壶正是百纳酒壶。"曹cāo赞赏的看了袁绍一眼说道。

    曹cāo举着酒壶,倒了三碗酒,袁树跟许攸两眼紧紧盯着曹cāo手中的百衲酒壶,两人心想:"这酒壶可是个

    宝贝啊!"

    曹cāo分别斟了三碗酒,三碗酒分别是青灵酒、雪莲酿、玉酒,袁绍、袁术跟许攸三人看着桌上的三碗酒,

    各自散发出不同的香气。

    曹cāo将三种酒介绍给袁绍三人,袁绍端起靠近自己的酒碗,这碗酒是玉酒,玉酒乃是用芋头所酿,因芋跟

    玉同音所以称之为玉酒。

    袁绍端起酒碗轻轻泯,一小口玉酒进入口中,一股袁绍从没有吃过的芋头味在嘴里化开,浓郁的芋头香味

    在袁绍的嘴中慢慢化开,袁绍整个鼻子、嘴巴都被这股浓郁的芋头味给占领了。

    正当袁绍细细品味玉酒的香醇时,袁术跟许攸也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的浅尝一口。

    当袁术跟许攸两人喝下碗中的灵酒,两人直感觉自己全毛孔都张开,好似洗了个蒸汽浴一般,全舒爽。

    许攸更是觉得,喝完灵酒後大脑特别清晰,而且不管思考甚麽都很快。

    三人喝完灵酒後,袁术第一个大声说道:"好酒,这才是真正的好酒啊!"

    袁绍大叹道:"孟德,此灵酒叫甚麽名子?此酒饮下後,有股浓郁的香味,却又不似花香,而且越到後面

    香味越是浓郁,哦......."袁绍话说到一半,突然人朝桌面上趴了下去。

    袁术跟许攸两人见袁绍突然趴下,登时大吃一惊,许攸连忙伸手将袁绍扶助,免得袁绍面部朝桌面上倒下

    去,此时桌面上可是有许多下酒菜,若是袁绍就此倒下,袁绍有可能会被这些酒菜给淹死。

    许攸扶着袁绍,忙向曹cāo问道:"孟德,这是怎麽回事?本初刚刚不是还好好的,怎麽一下就倒下了?"

    "呵呵!"曹cāo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本初刚刚所饮的酒,名叫玉酒,初饮时此酒有着浓郁的芋头香

    味,越到後面芋香味越是浓郁,但此酒後劲极强,就算是我自己喝,也不敢直接将整碗喝光。"

    曹cāo顿了顿说道:"本初居然一下就将整碗玉酒喝光,看来本初要明rì下午方能清醒了。"

    "这麽厉害!!"袁术跟许攸惊诧的说道。

    "确实如此,当初我在并洲时,第一次喝到如此香醇的玉酒,并未多想,连饮三碗,害的我连醉了整整三

    天,刚刚倒酒的时候却是忘了告诉本初,呵呵呵..."曹cāo解释道。

    "哈哈哈!"袁术笑道:"我看孟德你不是忘记告诉本初,而是故意不告诉本初,想看本初醉倒出糗!

    "

    "哪的话!"曹cāo一脸笑的看着袁术说道:"公路,此事不是正合你意吗?"

    "你们两个!!"许攸无奈的看着曹cāo跟袁术两人。

    曹cāo、袁绍、袁术三人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袁术跟袁绍因嫡长关西闹不合,在外两人虽然兄友弟恭,但

    暗地里袁术却对只要能让袁绍出丑的事,大家赞赏,袁术就是见不得袁绍好。现在曹cāo居然用一碗酒把

    袁绍弄挂,袁术自然是开心不已,袁术也知道,若不是因为要帮大将军办事,曹cāo肯定会下狠手,平时三

    人总会这般嬉闹,互相恶整对方。

重要声明:小说《吕逍遥乱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