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百衲酒壶

    "灵酒百种我是知道,可这又有甚麽关西呢?"曹cāo问道。

    郭嘉焦急地对曹cāo说道:"曹公我看我们边走边说!"

    说着不由曹cāo多说,拉着曹cāo朝着酿酒坊的方向走去。

    郭嘉边走边解释道:"曹公有所不知,灵酒产量并非很多,每个月也就那麽几壶,虽说灵酒种类百种,可

    我们这些文士都只取几种灵酒,例如青灵酒、雪莲酿、紫竹液等,我只锺青灵酒跟雪莲酿,主要原因就

    是此二种酒,有着提神醒脑,振奋jīng神等功效,雪莲酿更是有着排毒养生、美颜生肌等功效。领的人多,

    可每月酿制灵酒的量都一样,主公便说先到者可先选择想要的灵酒,嘉才会如此着急,若是去晚了,可就

    选不到了。"

    "原来如此!我到要跟郭先生一起去看看。"曹cāo恍然道。

    知道郭嘉为什麽着急後,曹cāo跟着郭嘉加快脚步,没多久就到了酿酒坊。

    郭嘉一到酿酒坊,自动的走到酿酒坊外墙上挂着一串数字牌子的地方,取下最前面的数字。

    郭嘉看着手上的数字五,摇头叹息道:"唉~!!还是晚了一步,希望来的是奉先或是云长,千万不要是

    志才或公与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郭嘉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在郭嘉说完话後,酿酒坊内四个人走了出来。

    这四个人赫然就是戏志才、沮公与、田元皓跟贾文和,郭嘉看着他们四个人走出来,整张脸垮了下来,一

    嘴的苦笑,简直比苦瓜还苦。

    戏志才四人走出酿酒坊,看到正在外面等候的郭嘉跟曹cāo,四人先向曹cāo一礼。

    而後戏志才拿着手中的百衲酒壶,在郭嘉面前摇了摇说道:"奉孝,这个月你来晚了,青灵酒跟雪莲酿已

    经被我跟公与领光了,你这个月只能领别的拉,哈哈哈..."

    郭嘉一脸谄媚,笑着对戏志才说道:"志才阿,你我交最好,你不会看着我这个月只看你跟公与喝!

    "说完,郭嘉眼睛还对戏志才跟沮授眨了眨。

    "呵呵!"沮授笑着说道:"前几个月也不知道是何人,每次都把青灵酒跟雪莲酿一次领光,我跟志才可

    是有几个月没有喝过青灵酒跟雪莲酿了呢。"

    "公与说的及是。"戏志才看着郭嘉笑着说道:"奉孝,你说几个月前那个把青灵酒跟雪莲酿领光的家伙

    ,有没有考虑到我们的感受呀!!"

    郭嘉被戏志才跟沮授一搭一唱说得哑口无言,因为几个月前,就是郭嘉自己第一个到酿酒坊,而且郭嘉还

    一次xìng把青灵酒跟雪莲酿领光光,戏志才还为了此事跟吕风投诉过,可惜投诉无效,毕竟吕风自己说过先

    到先选,而且也没有限定可以领多少灵酒,不过众人还是比较厚道,领酒都领自己喜欢的,很少一次xìng领

    光。

    郭嘉只领青灵酒跟雪莲酿,其他酒他只是取了少许,这个月戏志才跟沮授领先到酿酒坊,自己只能选别的

    了。

    看着郭嘉失落的表,沮授笑着说道:"奉孝,进去领酒!我跟志才只领了三分之二的青灵酒跟雪莲酿

    ,不过奉孝你可要记取教训,若下次你在一次领完青灵酒跟雪莲酿,我跟志才可不会再跟你客气,就算你

    去主公那投诉也没用,这事志才有经验,想必你也很清楚,呵呵呵。"

    "多谢!多谢!"郭嘉一听还有三分之一的青灵酒跟雪莲酿,高兴的对戏志才跟沮授谢道。

    戏志才四人跟曹cāo和郭嘉告辞离去,郭嘉则带着曹cāo进入酿酒坊。

    曹cāo一进入酿酒坊,便闻到扑鼻而来的酒香、花香,郭嘉带着曹cāo来到一个大柜子前,大柜子上面,放满

    了上百个酒桶,每个酒桶下方都有个像水龙头一样的开关。

    郭嘉来到写着青灵酒的酒桶前,拿出自己的百衲酒壶,打开开关,让酒流进百衲酒壶之内。

    不一会青灵酒的酒桶不再流出酒水,郭嘉把酒桶上的开关关上,走到旁边的雪莲酿酒桶前,同样把百衲酒

    壶放定,打开雪莲酿酒通开关,把酒水装入酒壶内。

    "郭先生,你怎麽把两种酒混着装?这样酒不就混在一起了?"曹cāo看着郭嘉装完青灵酒,又用同样的酒

    壶装雪莲酿,不由得问道。

    "呵呵!"郭嘉笑着说道:"此酒壶名为百衲酒壶,酒壶内可装进多种酒水而不会混在一起,而且此酒壶

    可装的容量,嘉曾问过主公,主公说此酒壶可装下一个大湖的湖水。"

    "一个大湖的湖水容量!!"曹cāo大惊问道:"如此神奇百衲酒壶定然很是珍贵!"

    "对我等凡人来说却是相当珍贵。"郭嘉说道:"不过主公说这只是寻常器物,对主公来说再平常不过,

    此种百衲壶主公麾下众人皆有一个,我们每个月领取灵酒就是用此百衲酒壶领酒的,不然如此多种灵酒,

    让我们搬回去也得累死,呵呵。"

    "不行!"曹cāo心忖道:"我一定要跟逍遥讨要一个百衲酒壶装灵酒,不然我回洛阳可就痛苦了,都怪逍

    遥,酿制如此美酒出来,现在想想,回洛阳後若是喝不到灵酒,那感觉...."曹cāo不敢再想下去,转

    带着丁夫人回去,准备去找吕风讨要一个百衲酒壶,把灵酒装在酒壶里面带回洛阳,如果自己讨要逍遥

    不给,哼哼我就让昂儿帮我要。曹cāo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吕风如果知道他的想法,会不会大叹原来曹阿

    瞒脸皮厚的能跟城墙媲美。

    曹cāo回到吕风安排给他的住处,曹昂见曹cāo回来了,跑到曹cāo面前,扬起手中的葫芦对曹cāo说道:"爹爹

    ,义父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义父说你回来定会找他要这个,这个葫芦是甚麽?为什麽爹爹会跟义父要呢?

    "曹昂边说边疑惑的问道。

    曹cāo看见曹昂手中的葫芦,笑着对曹昂问道:"昂儿,你义父让你拿这个葫芦给我,你可知道这葫芦的奇

    妙之处?"

    "孩儿不知?"曹昂问道。

    於是曹cāo把郭嘉告诉他,百衲酒壶的使用方法,跟百衲酒壶的神奇告诉曹昂。

    曹昂听後,不由吃惊的张大嘴巴。

    曹cāo见曹昂吃惊的样子,语重心长的说道:"昂儿,这一阵子好好跟你义父学习,你义父本事了得,多跟

    你义父学习对你有好处。"

    "是!爹爹,孩儿知道,孩儿一定好好跟义父学习。"曹昂坚定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吕逍遥乱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