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灵酒的

    吕风来到练武场,就看到黄叙跟曹昂两个小家伙,正在场内比试武艺。

    在一旁观战的黄舞蝶见吕风到来,跑到吕风边说道:"义父,你看哥哥跟昂哥哥谁会赢?"

    "呵呵!"吕风摸了摸黄舞蝶的头发,转头看向场内打得正火的两人说道:"你昂哥哥因该再过十合就

    要胜了。"

    黄舞蝶听义父说哥哥黄叙还有十合落败,紧张的看着场内比试的两人。

    果然不出吕风所料,曹昂在十合之後虚晃一招,木剑嗑偏黄叙手中的木制大刀,木剑直指黄叙咽喉处。

    "啪啪"吕风拍着手掌向两人走进。

    曹昂跟黄叙两人听见掌声,循声望去却是见义父走过来。

    两人忙将手中木制兵刃收好,对吕风一礼说道:"昂儿(叙儿)见过义父。"

    吕风笑着对曹昂问道:"昂儿义父见你剑术jīng湛,却是师承何处?"

    "回义父!"曹昂说道:"爹爹请帝师王越教导昂儿修习剑术,昂儿的剑术就是王越师父所传授。"

    "原来是王越!"吕风笑着说道。

    "难道义父认识王越师傅?"曹昂好奇的问道。

    "呵呵!"吕风说道:"我与王越确实有过一面之缘,也算的上认识。"

    "义父,您跟王越师傅谁比较厉害呢?"曹昂好奇的问。一旁的黄叙跟黄舞蝶也好奇的伸长了耳朵,准备

    听看看义父怎麽说。

    "呵呵!"听曹昂这麽问吕风笑道:"我与你王越师傅若是真要比是武艺,你王越师傅却是要插我一点。

    "

    "耶!我就知道义父最强了!"黄舞蝶听吕风说王越还差自己一筹,高兴的欢呼起来。

    一旁的黄叙也是满脸崇拜的看着吕风,黄叙知道父亲黄忠修练的功法,也是义父传授的,心理坚定地相信

    义父是世界上最强的人,因此他想以义父为目标,成为一个武艺高强的人,这样才能保护爹娘、妹妹。

    因为长年的病痛,让黄叙有着比别人有更加坚定的心,在武学的道路上,强者之心是不可或缺的,可以预

    见黄叙将来定然是不可限量。

    吕风言罢,带着三个小家伙回住处,让他们梳洗一番休息一会儿,准备等下的宴会。

    没多久,在范老的准备之下,大厅内桌椅都已经摆好,各种美食佳肴都摆在桌上。

    待一切准备妥当後,范老便让人请曹cāo等人前来赴宴。

    宾主落座後,吕风将自己麾下众文武、兄弟们介绍给曹cāo认识,郭嘉等人也都带自家夫人孩子前来赴宴,

    夫人跟孩子们分坐在另一个区块,吕风也让刘嫣跟张婕出来,帮自己招待丁夫人,毕竟现在男女有别,对

    於丁夫人吕风招待还是多有不便,因此这是就只能交给刘嫣跟张婕。

    虽然吕风经常招待众人,但是那毕竟都是自己人,无需太多礼数,吕风也不喜欢那些繁文礼节,但今天有

    曹cāo在场,自然是该遵守的时候遵守,於是吕风就请自己的两位夫人负责招待丁夫人等女宾。

    "孟德兄,自广宗一别也快两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吕布招呼的曹cāo说道。

    "奉先,你不也是没便,我还要恭喜逍遥跟奉先你们呢,逍遥、奉先你们可是当爹了,哈哈哈。"曹cāo笑

    着说道。自广宗一别近两年有余,这两年里发生了许多事,一转眼吕风跟吕布都当爹了。

    "同喜、同喜。"吕布一听曹cāo说自己当爹的事,立马开心得合不拢嘴。自貂蝉跟严琳帮吕布生下两子一

    女後,吕布每天回家都要看看孩子,陪陪两女说说话,一脸的喜sè藏不住。

    "奉先,怎麽不见翼德呢?"曹cāo在大厅内扫视了一会,却是不见张飞,曹cāo可是记得张飞好酒的嗜好,

    当初在攻下广宗城後,曹cāo还跟吕布、张飞等人一起喝过酒。

    吕风回答道:"近年来北方鲜卑战事频传,匈奴、、羌族、乌桓等外族蠢蠢yù动,不过好在因为鲜卑部族

    正在内战,因此我特派翼德到并洲边境镇守,以防外族趁机南下,也防止胡人南下打草谷。"吕风自然不

    能告诉曹cāo,自己派张飞去协助槐枞抵抗和连跟北匈奴,搅乱草原部族势力,削弱外族胡人。

    "这些可恨的胡人,当年冠军侯大破匈奴,现在又有鲜卑,逍遥你可要替我好好教训这些胡人,化外之民

    对他们讲礼仪根本就是错误,定要好好的打击胡人,让他们不敢犯我大汉天威。"曹cāo一脸愤慨的说着。

    曹cāo心向大汉,此时更希望成为大汉征西将军,一听胡人作乱,满心愤慨。

    "来来来!不谈这些扫兴的事,孟德,你嚐嚐我并洲酿制的灵酒,保证让你rì後痛不yù生。"吕风岔开话

    题道。

    "痛不yù生?难道这灵酒还有甚麽奇特之处?"曹cāo疑惑的看着吕风问道。

    坐在一旁的郭嘉笑着解释道:"曹公有所不知,我等皆被主公害的不浅,自从主公让我们喝过灵酒之後,

    我们在喝寻常的酒,啧啧...那可是痛苦啊!"郭嘉还边说边摇头,一脸视人不明的样子看向吕风。

    周围戏志才、田丰等人听了郭嘉的话,纷纷点头应是。自从戏志才、田丰等人喝过灵酒後,都纷纷被灵酒

    的酒香跟功效深深吸引,就连很少喝酒的沮授,只要每个月领酒当天,定然会到场,不是因为酒香或是好

    酒的原因,而是因为龙城酿酒坊里酿制的灵酒,有好几种都能提神醒脑,让人的思绪更加清晰,而且灵酒

    在外面可都是买不到,所以只要到每个月发酒的rì子,并洲高层官员绝对都会到场,若是太晚到场还没得

    选择,毕竟吕风说过发酒rì先到先选。

    曹cāo一听郭嘉如此说,不由对吕风说道:"逍遥,你可是害人不浅阿,我要是喝了这灵酒,以後喝不到,

    我还真的是痛不yù生啊!!"

    看着曹cāo一脸想喝又害怕的表,吕风哈哈大笑道:"那就看你曹孟德敢不敢了,当初我可是说过,你来

    我并洲,我并洲出产的美酒包你喝个够,至於你离开并洲後,就与我无关了,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吕逍遥乱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