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罢市之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臣邦王义 书名:登徒世家
    好久未见的方晓慧,忙不迭的和一些姐妹为各桌上菜。司徒义挟了一口刚上桌的烩海参,却瞄见花淑月有点魂不守舍正注视着史鼎。他随口问道:“花姐,你认识史老板?”

    花淑月没有正面回答,那个熟悉的背影再一次出现,此时脑中的记忆却回到了从前那段凄惨的rì子。

    十四岁那年,父亲重病,母亲迫于无奈把她卖给了一家大户人家做丫头,却成想那位大户人家生意失败,把她转卖到泉州。

    几经辗转,最后她被卖到了伊chūn院,在哪里过了一段不为人知的耻辱岁月,但在哪里他也遇到了改变她一生那个熟悉的背影,而那个人的正脸她却几乎没见过,而如今却在史鼎上发现镌刻在脑海中最深处的烙印。

    花淑月倏然起,端起了酒杯来到主桌,看到史松云那张乌黑、yīn沉的脸,八面玲珑的花淑月自然明白史松云的想法,忙道:“老爷,今天是柳大叔唱主角,少爷怎么能抢风头?快来给老爷子敬酒!”

    史鼎斜着头,抢过了话头,那张经过岁月的雕琢的脸,极具成熟男魅力。和史家老太爷斗了这么多年,对他的接班人史松云父子的矛盾,他早就了如指掌,取代史家在泉州的地位,甚至挑战皇权,那是早就埋在骨子里的梦。

    而在史家,史万云那是他jīng心制的的一枚棋子,挑起矛盾,击倒史天麟,那是击溃史家的第一步,游戏才刚刚开始。

    “早闻史家双姝,艳冠群芳,而史家男人,却全都死光,切,老爷子一死,还要靠女人出来抛头露面,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史天麟对史松云边的女人中唯一不反感又是关系最好的就是花淑月,虽被史鼎呛了几句,倒也没在意,只是有些奇怪的看着史万云的反应。

    花淑月早年在欢场沉浮几年,当然知道如何讨好男人,见史鼎说话有些冲,忙道:“鼎爷,我们老爷这几年为培养少爷花了不少心血,如今少爷羽翼丰满,能够独当一面,我们老爷就想退居幕后。就不知那些小人在嚼舌根,造史家的事端。鼎爷听到了就哈哈一笑,勿要当真,省的坏了你鼎爷的名头,断了我们这些不懂事、出来惹人笑的妇道人家的活路。”

    史鼎当真一笑道:“史老爷做生意不怎么样,选女人倒也一手,八姨太,还真对我胃口,也不知他搭错了哪根筋,还瞎股的乱搞。”

    史松云是一个典型的欺软怕恶的人,对史鼎的底还没摸透,一时忍住了没发作,只是瞪了花淑月一眼,“还不回你的座位上去。”

    花淑月悻悻的回到位置,锦云向来最仗义,忙安慰她道:“别理那些臭男人之间的事,我们说一些女人之间的话。”

    潘心雨也对史鼎没什么好印象,忙岔开话题道:“这个世界就是给这些自以为是的男人搞得太复杂,昨rì松子巷的李花姐投井自尽,被人发现时已经不行了。”

    史筠瑶的心有些堵,“嫂子,那个小寡妇你也认识,心灵手巧,人也随和,模样也俊俏。上一次,大哥的金丝绣花大裘破了洞,连翠菊姐都没办法补好,却被叫来的李花姐补上了,和新的一模一样。”

    陆湘琴点了点头,“好的一个人,却如随风柳絮,命比纸薄,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注定。”

    锦云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嫂子,我就不同意你说的话。虽然这个世界是男人当道,却犹如豺狼当道。我们女人也要当自强,在夹缝中谋得一丝生存空间,虽不能像女皇则天那样,号令天下,但也不能如货物般给男人想要就要,想丢就丢。那个李花姐自从守寡后,一直恪守妇道,孝敬公婆。却因那天和卖的多说了两句,就被婆家以不受妇道为由,休回了娘家,回了家被她的爹打了一顿,李花姐受此大辱,然后就……………。”

    潘心雨有点感同受,“为什么女人为维护名节,只有一死了?”

    陆湘琴的感细腻,是典型的至上,幽幽道:“碎了,心死了,苟且偷生,又有何意义?锦云姐,你我年龄相仿,你对男人却很有办法,司徒公子如脱缰野马,你却总有脖子的绳?”

    这一句说到锦云的心里去了,“我有什么办法,都成了老姑娘,还是无名无份,相公边的狂蜂浪蝶又太多,一时也盯不过来。”她不经意的看了潘心雨一眼。

    司徒义倒没有注意女人聊得话题,一直在看戏,见假史鼎一直在点火,史松云的火药桶随时被点着,感觉有些不对,这个胆大包天、思路缜密相传是天理教教主的假史鼎,既然利用自己得到金簪缀玉,为什么不去找那个史鼎口中收的宝藏,而在这里冒险兜圈子,他一定有后招,而后招在哪?

    司徒义借尿遁,溜了出来,而一直一言不语的唐菲磬见其鬼祟,也跟了出来。

    夜渐深,这时天空中飘起了丝丝细雨,户外寒意渐浓,惹的司徒义不打了一个喷嚏。

    司徒义放眼望去,并无异常,只是街上行人渐少。

    此时街角两个窃窃私语的男人引起了司徒义的注意。

    那两个人他都不认识,但其中一个的声音,却无法从他的记忆中抹去,那是宋理司的声音,司徒义心中窃喜,线索找到了。

    司徒义忙向在一楼喝酒,四爷刚派来协助李卫的粘杆处的毕成几个发出了信号,却发现了跟在后的唐菲磬。司徒义无奈,和唐菲磬迅速而又无声息的靠了上去,而毕成迅速通知了李卫。。

    “鼎爷怎么搞得,还不发出信号让弟兄们下手?现在下雨了,那几杆火枪受cháo,就不好用了。”

    “急什么?那就让那几个弟兄隐蔽在室内就可。鼎爷还没有脱,可能时机还没到。我们只要暗杀掉一个人就行了,制造朝廷和泉州商界的矛盾,我们就可从中渔利。”

    “哎!搞这么复杂干嘛?上次地狱门帮我们偷偷搞来的几门西洋火炮不是好用的,一炮把他们轰了去,不是省事的吗?”

    “你那么大声音干嘛?走!”

    司徒义大惊,他们到底要暗杀谁?难道是李卫?

    司徒义和唐菲磬交换了一个眼神,尾随两人而去。

    听香楼内,柳大洪振臂一挥,“各位,原想把各位请来聚一聚,不成想来了不速之客,僵了气氛,如此大家来放松一下。”

    他一拍手,几名歌姬轻拨琴弦,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不知何时从哪里冒出了几个变戏法的,一会吞火,一会儿变出几只兔子,还不时,向人群洒出一些小元宝,听香楼内的气氛顿时沸腾起来。

    锦云倒是第一次看这样的表演,异常的兴奋,倒没有注意到司徒义已离开了自己的边。潘心雨轻碰了她一下,示意她要注意形象,锦云大咧咧的甩了甩手,和那几个变戏法的人互动起来。

    这时李卫摸了摸那几颗老鼠须,冷不防的凑到史鼎的耳边道:“你的份是天理教的的教主,今晚在这出现,是不是想杀我?”

    史鼎给他杀了个冷不防,定了定神,也没有否认,“你说了?”

    “我看没机会,别忽视了我们粘杆处的能力,我这几年在四川、太湖、苏浙一代剿匪,那是在死人堆中打滚,练就出的手段,对付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因该体现不出我的实力。”

    “李大人,话说的太满了!对付地狱门这么多年,你们至今连门都没找到,更别说对付天理教,对了,地狱门的门主任月勋现已投奔了天理教,我估计地狱门的时rì不多,除此祸害,泉州城的少女可以安心睡觉了。”

    李卫倒吸了口凉气,地狱门的主心骨就是任月勋,这么多年朝廷为了对付他,采取了多种手段,高压、分化、收买等等方法,都不奏效,史鼎在这么短的时间是怎么办到的?此人完全可以上升为朝廷的头号恐怖分子。

    这时,史鼎的一个手下匆匆跑了上来和他耳语了一番,史鼎大惊,说了一句,“撤。”如火烧房子般下了楼,混在酒席中的随从呼啦啦的走了一大片,也跟着下了楼。

    李卫暗想,什么事会让如此霸气的史鼎,会如此六神无主,难道天理教出了大事?

重要声明:小说《登徒世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