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鸿门无宴(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臣邦王义 书名:登徒世家
    司徒义自从得救醒来后,就被锦云缠着,被迫宅在衙门后院的客房中,直到第二天。司徒义原本想偷偷溜出去找潘心雨,报个平安,玩点惊喜什么的。锦云似乎早就看清了他的花花肠子,没有给他留下任何机会。

    柳家来通知他去听香楼赴宴的管事刚走,锦云忙服侍他穿起了长袍大褂。这时李卫笑呵呵的进来了,后跟着眉头紧锁的潘心雨,司徒义暗喜,心中暗称,这哥们上道,简直和自己臭味相投。

    李卫有点洋洋得意,朝司徒义挤挤眼,无意中却见锦云撑得如牛铃般的双眸喷出熊熊燃烧的妒火,仿佛要把他融化似的,李卫心中有点瘆的慌,眼前浮现起家中的那个母老虎的样子,不由打了个寒颤,忙借口喝茶,退出了锦云的视力范围。

    锦云也没空理他,忙挡在了潘心雨面前道:“呦,潘老板,刮什么风,来了您老二位,我们这里庙下,可容不下两尊神。”

    潘心雨这这几天为了救司徒义,一直和锦云打交道。

    前几天,更是听从李卫的安排,和锦云一起到莫公公的面前演了一场戏,那个老阉人果然中计,在他嘴中出了很多重用的信息。现在对锦云这种直上直下的脾气有些了解忙打趣道:“姐姐,别误会,只是李大人的马车少一个车夫,我是来当车夫的,顺便叫上司徒公子一同去赴宴的。”

    锦云扑哧一笑,“妹妹,来就来,我可也不是一个怨妇,只是我在少爷的跟前待惯了,说话就有点………,呵呵,妹妹,下次来,千万别当尾巴。”

    李卫乘机靠了过来,“潘老板,可是孔雀的尾巴,会开屏的。”

    正说笑间,李卫催道:“走!快开席啦!”

    锦云拉着司徒义的手,憨道:“我也去。”

    大家面面相觑,李卫忙道:“你一何种份去?”

    “家眷,不可以啊!”说完,还故意看着潘心雨。一句话说的司徒义老脸一红,潘心雨低头无语。

    马车上,司徒义才知李卫是如何救他的。

    原来那天李卫暗想,既然天理教的人那么想得到金簪缀玉,足以可见金簪缀玉的重要xìng。遂不如将错就错,放出风去,这样既可暂时保住司徒义的命,如果布置得当。说不定还可救出司徒义。

    再安排锦云和潘心雨到莫公公面前演双簧,这两个小妮子,果然有两下子,莫公公立马有所动作。

    这两招果然有效,没几天,天理教的人就联系上了衙门,并安排了交换人质的方法,并指明了亲自莫公公带队去赎回人质。

    还好,一切顺利,虽没有找到天理教的老巢,但顺利的救回了司徒义。

    至于那根金簪缀玉如此重要,还是要去追查回来,否则,上头追查下来,还是不好交代。而且,天理教如此猖狂,看来要和八爷商量一下,如何去限制天理教,甚至剿灭它。

    不一会,马车到了天香楼。

    华灯初上,天香楼门前车水马龙,宾客络绎不绝。

    李卫和司徒义一行人下了马车,柳掌柜和管家亲自把把他们迎进了酒楼。

    酒楼分两层,一楼的酒席早已挤得满满当当。柳大洪把李卫带到了二楼。二楼桌上也坐满了泉州各界的知名人士。

    而此次宴会主桌上,李卫认识的就有知府柳维西和史家两兄弟和闹乌龙绑架失踪的史天麟。而此两宴会的主角之二,八爷和莫公公两个却一个都没有来,而柳大洪得到的解释就是,公务在,脱不开

    而李卫心中却很清楚,据从粘杆处刚得到的密报。八爷最近得到了关于地狱门据点和活动的不少报。而一心想扶持十四弟登鼎的八爷,自然不会放弃斩除竞争对手长孙弘皙左右臂的机会。

    八爷现已在部署一次大行动,准备全力剿杀地狱门,哪有时间来参加宴会,而作为当事另一方的莫公公则全力应付去了。

    而司徒义打眼一望,却发现靠窗户靠墙角的位置有一个单独的小桌,韩修旁若无人独自在桌上大快朵颐,自斟自饮,逍遥自在。

    看来柳大洪对这位救命恩人还是特别看重,安排的独具匠心,看来经此一劫,柳大洪想招揽韩修为其保镖,毕竟,钱赚的再多无用,没命去花也枉然。

    而坐在女眷席的花淑月则在向潘心雨挥手,而旁边则有史筠瑶和好久没见面容越来越憔悴的唐菲磬。

    司徒义自然喜欢这莺莺燕燕挤坐一桌的场面,毫不客气的粘坐在了史筠瑶的旁边,史筠瑶因哥哥的原因,忽然见司徒义安全回来,倒也对他并不排斥,而锦云则不放心的跟坐在了一起。

    司徒义一见史筠瑶,不自然的想起了在地牢中的怪人史鼎,那个史筠瑶未曾谋面,却真实存在的可怜叔叔,还有那个关于金簪缀玉尚未说完的秘密。

    司徒义小声而又简要的向史筠瑶简要的介绍了自己在地牢奇遇史鼎的事,直说得史筠瑶,两行清泪,潜行而下。

    见司徒义和旁的美女窃窃私语,一旁的锦云可不干了,一手偷拧司徒义的大腿,另一只手旁若无人的把桌上碗碟敲得“叮当”响。

    只把司徒义疼的差点也要挤出清泪,对付抗议的锦云,司徒义向来有办法,忙在锦云的大腿偏内侧上摸了两把,锦云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花淑月嫣然一笑,“司徒公子这几天受累了,我家老爷和少爷一定会还你个公道,但你还是好福气,锦云姑娘果然xìng格直爽,憎分明,很对我的胃口。”

    话一出口,花淑月就觉得有些不妥,不自觉的看了看潘心雨,见其一脸常态,心不由送了好多。

    锦云摇摇头,“有些人不知道珍惜,一天到晚就想吃在嘴里,还看在锅里。”

    史筠瑶破涕为笑,“锦云小姐别误会,我不是他锅里的菜。”

    潘心雨哼了一声,“大家不要看着我,我不要说是菜,连锅巴都不是。”引得众人哄然大笑。

    司徒义也跟着大家傻笑,他突然意外的发现,史天麟的妻子陆湘琴竟然也坐在席上,而且脸上不似上次见到的楚楚可怜,竟然有了笑意,看来史天麟好久没带她出来了,这次带她出席,令她看到了弥补夫妻关系的希望,她的笑容绽放的更加灿烂了。

    此时此景,唐菲磬深有所触,想起在狱中受苦的郎,心如刀割,对官府不满的绪全写在了脸上。

    这时上菜的伙计,经过她旁时,偷偷塞给她一张纸条,等她回过神,只见到了那人的背影。

    唐菲磬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打开了纸条。纸条上写道:“惨案频频,牵连无辜,朝廷**,官府无能。yù救郎,唯有天理。入我教者,必还公道。”落款处,画着一个天理教的标志。

    等唐菲磬回到位置时,鸿门宴已正式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登徒世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