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误中副车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臣邦王义 书名:登徒世家
    司徒义下了潘家大船,就直奔西洋船而。码头边,到处停满了商船和堆满各种货物。西洋船离得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司徒义在堆积如上的货物之间的通道中穿梭着,他原本就是一个路痴,三拐五转,他就有点晕,找不着北。

    他停住脚步,yù辨明反向,却见前面拐弯处,快速通过了一小队衣着统一,却又不似船工的神秘人物。

    司徒义心中暗忖,码头上怎会出现尔等人?从他们的衣着、举止来看,似乎是某一组织中人,而且又不同于地狱门的人,好奇心倏然驱动了她的移动脚步。

    司徒义靠了上去,只见那对人都进了一个仓库里,并关上了门,司徒义贴着门,朝门缝中凝神细望。

    从他们的谈话中,司徒义听出了一个大概,这些人是属于一个神秘组织的人,是来码头追寻组织的一个叛徒。

    司徒义心中纳闷,难道这些人也在寻找程老板?

    只听领头那个说道:“那个家伙,鼎爷为了培养他成为头号敛财的工具,花费了几多新血,甚至在竞争对手潘家安插了眼线,眼看就要到收成的时候。不成想却除了一桩离奇的命案,前功尽弃,那家伙竟然想潜逃,成为一个背叛组织的大叛徒。你们说,对此等人,该如何处置?”

    “杀无赦。”

    其他人皆齐声附和着。

    看着一张张因杀人而兴奋皆扭曲的脸,司徒义心中寒意阵阵,看来这些人皆已被那个叫鼎爷的人洗脑成功,毕竟在帮会中只有洗过脑的成员,才会成为一件件好用的工具。

    “哎!白香主,那件案子,难道不是鼎爷干的?一直以来,鼎爷都想和史家合作,都被史家老太爷拒绝,我还以为,鼎爷做了这件案子,给史家一个下马威。”

    “你懂什么呀!,鼎爷和史家渊源颇深,而且史家的二老爷加入本教只是时间问题,他怎么会杀史家老太爷了。”

    “那他们是什么关系?”

    白香主脸sè大变,表极其严肃。“你们最好别知道,因为知道此事的人都已经死了。”

    众人皆无语,仓库内死一般的静,一股莫名的诡异气氛笼罩当场。

    这时的司徒义突觉得后有一阵异动,忙转回头,但已经太晚了,他的后脑勺被一记重物击中,昏迷成了最终结局。

    来人推开了仓库的门,把司徒义拖了进去。用那仿如杀猪刀的眼神,盯住了仓库中所有的人,抛下了几句虽不算恨,却足以令所有在场的人心惊胆战的话,“我叫你们低调点,就是不听,股后跟着这么一条大尾巴,居然没发现。若任务有闪失,鼎爷的手段,你们谁没见识过?想死,早说。”

    几人面面相觑,纷纷上来说了一大堆不花钱的马话。白香主表有些尴尬,为了在他的顶头上司宋田裕理司{就是刚进来的那个人)面前找回一点面子。

    他的他使劲踢了一脚昏迷的司徒义,‘咦’了一声,“这不是和福爷抢女人的那小子,听说这小子的家族财力在泉州那可是无人能及,既然这个财神爷送上门,我们就将错就错,来干他们的一票,捞足了就可够我们花个好几年。”

    仓库中的所有人原本就是江湖中的亡命之徒,打家劫舍,绑票掳人原本就不在话下,他们之所以能够聚在鼎爷的手下,除了鼎爷那带点暴力的丰富手段,另外那就是金钱的惑,故而听闻白香主的话,如饿虎扑羊般全围了上来。

    没花太多的工夫,这些专业人士就制定了行动计划,赎金的数额等等。

    最后宋理司拍板确定,并道:“弟兄门,走要赚钱,先完成任务,不过要留下两个人看好票。”

    司徒义走后,在船上的潘心雨有点心绪不宁,或许这段时间的牢狱之灾,在她的内心深处添加了不少忧患意识。

    潘心雨下了大船,叫了几个卸货的船工,就直奔西洋大船,一路上倒还顺利,就上了西洋大船。

    船上的秩序很井然,一个在此监视的潘家船工,迅速靠了过来,向潘心雨暗示,“舌头”还在,一切正常。

    潘心雨稍微有点宽心,低声问道:“司徒公子呢?”

    “还没来。”

    潘心雨的心一紧,忙问道:有没有陌生人出现?”

    那位船工点点头,“卫爷早就吩咐过,如有陌生人出现,立即处理掉‘舌头’,刚刚有兄弟已把他迷晕,藏在了一个掩蔽的小黑舱里,当家的放心,这个人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中。”

    潘心雨感到有点庆幸,同时不佩服司徒义的果断和眼光,为自己挖掘了一个可用的人才。

    潘心雨心中很明白,如果放任这几人在船上这么找程老板,迟早会出乱子,李卫的人还没有到,司徒义仿如断线的风筝不知飘落到哪?不祥的预感在她的心头弥漫。

    这时,潘心雨见姚管事的和史家的一位管事走了过来,问道:“大少爷走了?”

    姚管事忙上前回话,“史家的下人,来找他,随后大少爷说,‘他要出几天远门,去谈一桩生意,’然后就急匆匆的走了。”

    突然,下面的货仓传来嘈杂的打闹声,潘心雨马上意识到,那几个来路不明的人在船上没有找到程老板,想来一招引蛇出洞,果然不简单,但老娘也不是吃素的。

    潘心雨长期以来压抑的绪瞬间爆发,她原本上那些不羁的野xìng,也砰然间的狂野绽放。

    潘心雨把脚下的一个花瓶一脚踢飞,cāo起了一根扁担,“伙计们,居然有人在我们船上敢撒野,以为关老娘几天,我们潘家就是软柿子。”

    他用扁担把船板敲得“梆梆”响,“我们潘家以前、现在、将来都不是孬种,也绝不做孬种,兄弟们,有家伙的就cāo家伙,没武器的就的跟我下去助个人场,走。”

    一席话,潘家久违的士气又回来了,大家都绪高涨,都随着潘心雨向货仓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登徒世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