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水榭边,竹亭内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臣邦王义 书名:登徒世家
    汀香水榭的东南方是一片丹桂林,林边搭有一jīng致的竹亭,司徒义惊奇的发现,不知是何时亭内竟然坐了一位美艳的少妇,旁边站着一位手持女红的小丫头。

    司徒义原本打算想从小chūn的嘴巴出那晚史筠瑶去伊chūn院的目的,不成想这姑娘嘴巴虽啰嗦,但口风还算严实,司徒义一时拿她也没办法,竹亭内出现的少妇立马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那少妇面容略显憔悴,但神平静,从小丫头手中接过女红,悠然自得的绣了起来。

    小chūn顺着司徒义的目光看了一眼,“哦”了一声,“那是我们的大少nǎinǎi,是我家小姐的大嫂。”

    司徒义顿时明白,这就是史府“爬灰”事件的女主角。

    “我们家的大少nǎinǎi闺名叫陆湘琴,是福州大米商陆白羽之女,自幼深受家门熏陶,jīng通经商之道。自从进门之后,她与我们家大少爷那可是令人羡慕的一对,是大少爷生意场上的好帮手。”

    “哎!大少nǎinǎi也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好景不长,那rì和当有事,大少爷出远门办事,喝醉酒的老爷不知怎么就闯进了大少nǎinǎi的房间,从此悲剧就开始了。”

    司徒义心中暗忖,这个史松云的恶行在史府已经激起了民愤,连这个小丫头都看不下去,一股脑的把这些家丑向他这个外人翻了出来。

    “那你们大少爷的态度如何?”

    “自从有些风言风语入了大少爷的耳朵,大少爷的脾气就变得暴躁起来,现在很少回家,和大少nǎinǎi的关系也变得恶劣起来,倒是大少nǎinǎi个xìng还算是坚强,可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女人要想在大家族生存,就如浮萍摇曳,牵线木偶。”

    “那当时,你家的老太爷是何态度?”

    “大发雷霆,执行了加法,才镇住了老爷。可是老太爷一死,老爷就老毛病复发了。”

    亭中的陆湘琴正把所有的jīng力都放在了刺绣上,仿佛那就是她的,是她所等的人。

    陆湘琴其实是一个很懂生活的人,而且感非常细腻。

    不贞这两个**的字眼,却是这个时代所不容,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家族都被钉在了耻辱柱上,虽然她是受害者,但在当时男权社会,男人的行为则会被默许,而女人则要承担起所有后果。

    对丈夫的回归,和自己重新过上甜蜜的rì子,她还有一些小幻想,她现在所做的,只有静静的等。而对公公的禽兽行为,她却和所有被压迫的妇女一样,只有逆来顺受,忍气吞声。

    突然,陆湘琴头一晕,两眼一抹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那枚绣花针却扎进了她的左手臂,鲜红的血迅速染红了衣服。吓得那个小丫头,扯起嗓门大哭大叫起来。

    司徒义忙跑了过去,而小chūn一则瘸一拐的跟在了后,跑进了凉亭,而寻声而来的史筠瑶也跟了过来。

    司徒义忙招呼史筠瑶和小chūn扶起了陆湘琴,半躺在长椅上。他撸起了陆湘琴的衣袖,幸好,绣花针扎的并不深,司徒义用一些随带的止血药,在史筠瑶和小chūn诧异的目光中,迅速处理好了伤口,并示意史筠瑶包扎好。

    陆湘琴悠悠的醒了过来,向史筠瑶表达了一丝歉意。

    史筠瑶向司徒义一抿嘴,“你懂的医术?”

    “嗯。跟御医金学文的关门弟子唐乾,学过一些皮毛,虽不jīng通,但已够用。”

    “那你给我嫂子看看。”

    司徒义轻搭陆湘琴的的脉门,细细的研究脉数起来。

    一柱香工夫后,“少夫人,有点邪风入体,睡眠不足,思虑过多,竟成病根,我开一副药方,煎服半个月,放开心思,修养得当,因会痊愈,但这不是晕倒的主因。少夫人究脉应指圆滑,如珠走玉盘,应是滑脉。”

    见史筠瑶和小chūn撑着双眼瞪着自己,均眼露凶光,似乎在说:“少卖弄。”

    “通俗的讲,是喜脉。”

    史筠瑶两眼一亮,“那就恭喜嫂嫂了。”

    陆湘琴闻此消息,如晴天霹雳,脸sè煞白,她一把扯住了司徒义,“这不是真的。”

    司徒义坚定的点点头。

    陆湘琴松开了司徒义,瘫坐在地上,心碎了,最后的一丝幻想也破灭了,口中不停的喃喃着,“这不是真的。”

    司徒义看陆湘琴如此,立马明白了,心中暗骂史松云这个老禽兽。

    史筠瑶毕竟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对这些男女之间的事,还没有亲体会,半响才反应过来,粉脸羞得通红。

    司徒义见趴在地上嗷嗷大哭的陆湘琴,心中涌起了无数的同细胞,他知道应该为这个可怜的姑娘干点什么。

    司徒义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丢给那个小丫头,从没有过的煞相摆了出来,慢条斯理的对哪的小丫头道:“银子你收着,我的手段,你们史府的人,上次已经见识过。今天的事如若走漏半点风声,犹如此鸟。”

    他的右手一抖,微型弩弓在手。“嗖”的一声,丹桂树上的一只小麻雀顿时失去了生命,乖乖的躺在了地上。

    上次司徒义和李卫大闹史府之事,在家丁和丫环中早就传得神乎其神,大家对他是又敬又怕。

    那小丫头没见过这种阵仗,早吓得六神无主,但几年的丫头经验,她早就学会了见风使舵,随机应变,她忙扑通的跪下,“小人自小有点耳背,刚才什么都没听清,而且嘴巴又笨拙,不善于说是非,更何况家有老母要养,哪有胆子管主子的事,小大人请放心。”

    史筠瑶对司徒义不有点刮目相看,心中对他有点感激起来,此时她觉得已到了唱红脸的时候,忙上前扶起了小丫头,安慰了她几句,便叫她和小chūn,先扶陆湘琴回房休息。

    史筠瑶都司徒义的态度有点客气起来,“司徒公子,令堂也是我比较佩服的几位女xìng之一,你果然有她的侠义心肠,接下来就是史家的私事,司徒公子不宜再插手,你还是先走吧!若给爹爹知道,你必遭到他的报复。”

    司徒义点点头道:“此事你除了要瞒住你哥哥,另一个是花淑月,虽然她一直都向着你,毕竟她份尴尬,考虑问题的角度和你不一样,若她知道有可能会对你嫂嫂不利。至于,是否处理掉腹中胎儿,一定要严防走漏消息,当然一定要尊重你嫂嫂的决定。”

    史筠瑶不置可否,点点头,苦笑道:“毕竟纸包不住火,这件事迟早都要露陷,到时矛盾被激化,史家将会有一场大风暴,或许有几百年沉淀的史家,就此气数已尽。”

    司徒义有点讶然,想不到这个女孩会看的如此通透,史家给史松云如此乱搞,迟早会出事,只是时间问题。

    忙安慰她道:“何必想那么多,就认识,安天命,一切天注定,那我先走了,你们史家大的犹如迷宫,前头带路吧!”

    来到后院的门口,司徒义的语气有点真诚,“希望不久,我就会称呼你为舅妈。”

    史筠瑶的笑容忽然变得有点诡异,“以后的事谁知道,一切随缘吧!”

    司徒义无言,心中化成一句,女人心,海底针,无需多猜。

    “看在你如此诚心破案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前几天在整理爷爷的遗物时,发现了爷爷亲笔写的一些手札方知,爷爷几十年前的那段风流史所留下的那个失踪的少年,并没有死,而且与伊chūn院有关,至于与天理教是否有关,那我就不知道了。”

    “好,剩下的就交给我去查。”

重要声明:小说《登徒世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