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4 近战搏杀(殊死一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斩”

    带着狂暴无比的重力,黝黑的魔剑和嗜血大刀再次闪电般交织在一起,拉出几道绚丽的火花,凌辰的子和小贩近搏杀起来了。

    失去照明石的照耀(早在先前的战斗中照明石就碰碎了)这条cháo湿的小巷又恢复到了以往那种深沉压抑的暗黑sè了。

    在这视线所触摸不到的yīn暗杂物堆里,十几双散发着诡异绿芒的双眼,正潜伏在黑夜里,默默的观看着眼前这场殊死搏杀。

    在这狭窄的小巷中,两人近作战,根本不可能使用灵气御起灵气盾,因为两人靠得实在太近了,灵气盾还来不及完全御起,就被对方猛地察觉,然后一剑轰爆。

    越战斗,凌辰的脸sè越加难堪,渐渐的,他从这名小贩上感受不到力竭的势头,反而越战越猛!

    这小贩绝对步入凡境多年的强者,战斗经验如此丰富,竟然能和锻体一脉的凌辰近战搏杀如此之久,虽说这里面有凌辰本命jīng血流失严重的原因,战斗力难以达到鼎盛时期,但这依然不能否认小贩的强大于难缠。

    在没有御起灵气盾的搏杀中,两人的普通攻击造成的伤害只能伤害到彼此的生命力,却不能终结他们的动作。但是如果伤害到要害,却能瞬间结束战斗。所以,但凡是在黑界厮混多年的强者,追求要害攻击“一击必杀”是刻在骨子里的信念。

    两道凌厉的攻击同时对彼此造成了伤害,但因为同样都是近战搏杀,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被击退,相触即离的两人瞬间拉近影,再次交战起来了。

    “五分血煞斩!”

    “域外化魔**!”

    又是到血气滚滚的满带杀气的炙胜刀气,带着寒风几乎难以看清的刀影依旧冲着凌辰的腰部袭击而来。

    “啪”的一声轻响,凌辰侧的一扭,躲过了小腹要害位置,但是整条右大腿都已经被这死命一刀拉出长长的一道血痕……

    但是在超近程状态下施展的《域外化魔**》,却也达到了用伤换取机会的效果。施展着诡异的域外化魔**、凌辰的子竟然眨眼间消失在小贩前。

    “什么?”小贩见自己一击命中凌辰大腿,正想乘胜追击,却被凌辰这突然消失的影惊得一愣,紧接着,小贩背后毛孔炸裂,一股强大的危机袭来。

    狰狞恐怖的魔剑焕发出一道狂猛的血气,狠狠刺进了小贩毫不设防的背后,随后,凌辰双臂之间的魔剑爆发出一道鲜艳的血红之气,插入小贩体的魔剑竟然开始疯狂吸取小贩体内的鲜血,几乎就在瞬间,大量的鲜血从小贩的上半急速下涌,全部集结在了小贩腰部。

    几息后,凌辰手上魔剑吸取的大量地血气勃然喷发,一股红sè的血雾从魔剑上喷出,直接涌向了小贩的脑部。

    该结束了!

    “噼里啪啦”

    大量的血煞之气肆无忌惮的摧毁着小贩大脑神经及结构,大脑像是被天雷灌脑一般,小贩头部一阵天旋地转……

    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让得小贩痛吼了一声,鼻孔、耳朵、嘴角、眼边全部都涌出了汩汩鲜血!巨大的力量随即直接推动着这个凡境初期的强者在小巷中连续翻滚了十几圈,倒在地上小巷深处。

    “呼呼”凌辰施展完这一切,体力大量消耗,不由得蹲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之后只见小贩的子在地上不自觉的抽动着,仿佛还没有从血煞之气冲击脑部的威力中清醒过来。

    竟然还没死!这小贩绝对比光头大汉他们还难缠,绝不能给他半点机会。

    见到这种况,凌辰心中一动,拖动着一条伤腿凌空跃起,将魔剑横劈的姿势放于前,狠狠的砸向倒地的小贩。

    “赤沙剑气!”魔光耀眼的魔剑带着鲜红诡异的剑气从小巷半空划下,就像是力量与死神的结合体,这恐怖的一击,势要夺取小贩的所有生机。

    所有影藏在杂物堆深处的邋遢老头默默地看着这一番兔起鹘落,从凌辰被压制,到奋起反击的一段过程仿佛励志战斗一样,牢牢的印在众人的心中。

    不过最后那一双坐于小巷边角杂物上的浑浊双眼却是一动,不着痕迹的苍老嘴唇微微上扬,似乎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一般。只不过事实就是事实,现在的况是小贩躺在地上抽搐处于危机之中,而黝黑长剑好似只要这最后一下,就能够结束战斗了!

    屏息、凝神、幽暗的小巷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死寂当中……

    黝黑剑刃,一点点落下。

    ——上旋踢!

    本来吐着鲜血仿佛昏迷的小贩貌似没有一点的还手余地,让一直谨慎的凌辰也稍稍有了一丝放松,魔剑的斩落点也过于正了一些。

    但是局势在转瞬之间翻转,倒地吐血的小贩突然起躯向上移动,躲过了直接刺向自己的剑刃,并且双腿向上,交叉的踢出了一阵旋风。犀利的双腿第一脚踢在了凌辰的小腿上,让凌辰施展赤沙剑气保持的姿势一个跄踉倾倒。第二脚直接踢在了凌辰的小腹上,一股灼的力量从脚尖涌入,凌辰只感觉剧痛蔓延在体的各个部位,一口滚烫鲜血难以压制的狂喷而出。

    “后撩踢!”漂浮在小巷半空的凌辰还没有等到落下,已经由着回旋踢站起的小贩又是一个有力的膝顶!

    附带着凡境灵力的膝撞无法抗拒,凌辰直接被踢到小巷更高的半空之上,差点没直接冲破小巷高层的金sè符文……

    “六分血煞斩”又是一个强有力的嗜血刀气成型,凌辰再次凌空而起,随后遭到了小贩猛烈的半月孤行刀气轰击!

    而小贩此刻则是满面鲜血、眼中肃杀之意决然控制着威力巨大的嗜血大刀,手掌没有一点抖动,他的难缠超越了凌辰预知的范围,而这就是判断失误带来的致命伤害!

    黑界弱强食的生存法则中成功进阶的每一名凡境修士,尤其是这种明面摆着小摊暗地里却干起杀人越货勾当的小贩,其果决的举动与承受极限痛苦的能力远远不是光头大汉那些凡境修士所能媲美的。

    而这名小贩,大大小小的厮杀搏斗经历了上千次,锻体一脉的强者也不止一次猎杀了。一些重创就想让他失去攻击能力,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

    “啊!局势真是一波三折。先是你看中的那小子差一些翻转了局势,将“邱三”(小贩名玮)重创。之后则是邱三在关键时刻开始了绝地反击!非常的jīng彩!我想到现在的程度,哪怕是你看好的那小子落败了,你也会插手这件事吧”黝黑的小巷中,两名老头神识传音着。

    “不会的,他若被邱三击败,我不会插手半分的,我们这一脉已经rì渐稀薄,你我大限将至,我宁愿让“传承”伴随着我们一起被掩盖埋葬,也不会找一名弱者来传递它”驻着木杖端坐在小巷边角的老者木纳地回应心头那道略显yīn霾的声音。

    “呵呵……老家伙,你别忘了这邱三能在曙光之城干这行(杀人越货)这么多年不被城中执法队发觉,这其中固然有我等帮其掩盖战斗波动气息的原因,但邱三的战斗天赋与本能也决定着这是一个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的主,你就真的那么肯定那小子能赢?”黑暗中的隐秘交流继续回响起,只是这种神识交流,战斗中的凌辰和邱三根本无法察觉。

    “我们拭目以待吧”驻着木杖的老者似乎不愿意再多说什么,浑浊的双眼静静的注视着小巷中的战斗。

    ————————啊————————————————————

    从天空轰然倒下的凌辰双眼中已经完全变为赤红sè,嗜血的杀机在他周蔓延,受到影响而变得更加通红鲜艳的魔剑一阵低鸣,被凌辰双手紧握

    随着死命厮杀的进展和体力的剧烈消耗,凌辰体内的本就亏损的本命jīng血更是加速流失着,嘴角沾满鲜血的凌辰绽放幽冷的目光注视这对面的小贩,艰难地站起,双目赤红的望着自己的目标,连紧握魔剑的手掌都开始颤抖了。

    “血脉**!”感受着体内因为大战快速流失的本命jīng血,凌辰一咬牙,率先使用了这激发血脉潜力的“忌之术”,随后形一闪,冲向了邱三。

    “赤沙剑气!”

    “给我……死!!!”

    凌辰明白,从战斗开始直到现在,体内消耗的jīng血已经去大半了。在激发体内jīng血获得强大的力量的同时,如果再不能在短时间结束战斗的话,一旦体内jīng血流逝jīng光之时,就是他落败的之时。

    杀人者、恒杀之——让一切对我不轨者,通通覆灭在我的长剑下!

    为了生存的执着,让他的攻击开始显得疯狂而狂暴起来了。

    什么?是锻体修士?为什么锻体一脉的修士总能在极炼中突破自的极限,在逆境中极尽升华,在敌人血杀自之前就打破自瓶颈,从而越阶挑战成功!

    什么是锻体一脉的瓶颈?要怎么才能突破这个极限?”

    凌辰知道,在哪处域外空间获得的神秘力量仅仅是将他自的伤势修复、修为强行突破到凡境,而他的,锻体一脉的强大并没有真正跨入凡境修士之列,而现在,自己这个瓶颈蠢蠢yù动,他好像抓住了某种契机。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