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6 残念对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凌辰大手一挥,这碾压得虚空都好像重愈万钧的至邪能量,立即被震散。包裹在冰冷头盔之下的漆黑瞳孔中光芒一闪,一道jīng纯魔气立即化为一道长虹,从凌辰的子前电shè而出,没入到眼前的虚空。

    在距离凌辰立之外数百米外的虚空上,层层邪异的气息被那股魔气挥散,露出里面那道英姿伟岸的白sè影,这个距离,是不是已经令得对面的凌辰足够看清伟岸男子脸上的容貌了呢?

    凌辰沉吟着目视对面这道伟岸的影,是一名男子,但脸庞被邪气遮挡,神识根本无法透过那模模糊糊的邪气,也难以看清伟岸男子真正的面容。

    堪比通灵境界一般的强大威压,如cháo水一般从对面伟岸男子四周散发而出……

    “扑扑”

    凌辰后忽然伸展而开两道巨大黑sè羽翼,扑打着,力抗对面这股睥睨通灵境界的强大威压。

    看着对面的伟岸男子,心魔一阵孤疑,嘶哑的声音从凌辰体内发出;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对你上的气息感到这么熟悉??”

    “我不知道我是谁?”伟岸男子没有动,滔天的威压全部缩回,垫伏在他后。和他后那漫天的威压相比,凌辰入魔这点力量渺小的就像一只蝼蚁,甚至还没有伟岸男子的一根手指大。而且伟岸男子周大气恢宏,散发出着一股威严、浩、令人敬畏的气息。

    这是属于绝代强者的气息!

    见得伟岸男子将自气息收敛在后,顿时,凌辰舒心的望了一眼昏迷在后地面上的苏沐。

    心魔狰狞的头像突然从凌辰的左肩伸出,带出一大股黑气,盘旋在四周,赤红的双眼一动也不动的打量对面的伟岸男子。

    “你…………你失忆了?还是”

    “我不知道,但我从你上感受到同样熟悉的气息,我们以前认识么?”伟岸男子被邪气缠绕的脸庞,平静中带着一丝迷惘地说出这番话,果然与心魔的感觉不谋而合。

    心魔激动的头像颤抖了几下,试探xìng的看着伟岸男子,道;

    “你有残留的记忆么?让我看看”

    凌辰冷峻的注视着这一切,也不插话,料想心魔应该是跟这伟岸男子拉近乎,它在自己体内诞生?怎么可能认识这片域外空间的神秘男子???

    伟岸男子闻言,沉默半响,突然抖手一挥,一大股零星破碎的记忆形成一道巨大的光幕,展现在震惊的凌辰两人眼前。

    凌辰望着眼前这庞大的记忆库,怔了怔!这伟岸男子竟然还真的顺从心魔的话语,将自己的神识的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两人眼前。

    要知道,黑界修士的神识一旦毫不设防的展示在别的修士面前,一旦心怀不轨的修士将其自洛印打在了对方的神识当中,这可就相当于种下了奴隶印记啊,得终生受制与人。

    “这…………?”凌辰满脸不可置信,猛地回头打量左肩上的心魔,发现后者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自己,而是探出几率魔气,shè入到面前伟岸男子那道巨大的光幕中,仔细搜寻有用的记忆来了。

    “心魔,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跟他真的认识?”说出这番话,凌辰自己都不太相信。

    “算是故友吧,出现在你面前的只是一道残念,当年我受到重伤,至今无法复原,一时间也想不起他的本体了,让我好好找找,他神识内的记忆太多了,有很多是无数年闯入这里,被他吞噬掉的修士的记忆,必须要找到他的主记忆,才能推断出他到底是谁”心魔一边翻找光幕上重重叠叠记忆,一边随口对凌辰说道。

    面对心魔这诡异的话语,凌辰使劲的摇摇头,快速的平复下来。

    看着眼前的光幕上闪电般过滤掉大堆记忆,大部分零星片段的记忆凌辰并没有记住。毕竟,这是伟岸男子数万年的记忆,还包括许多琐碎细微的事

    目视着对面两人一边交流一边搜寻自己的记忆识海,伟岸男子并没有露出任何不满,也不言语。邪气遮挡下的脸庞同样蕴含着浓浓的好奇和那丝迷惘,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这个问题伴随了他数万年……

    甚至是困扰了他数万年……

    “黑水真人?”凌辰猛然一惊,他竟然在这光幕之中不断重叠而去的记忆片段里,看到了黑水真人一行人进入这片域外空间的记忆?

    那么,这里一定就是那处域外空间了,是李开!一定是他,除了他,凌辰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人可以控制这传送阵的传送路径了。

    并且这里无论是天地灵气还是魔气,都极为的浓郁,简直是外界的数十倍不止,在这里修行,修为可畏一rì千里啊。

    “不知大人找我何事?”他咬咬牙还是问了出去。

    瞬间,心魔紧张的注视着眼前这道巨大的光幕,凌辰被惊扰到,好奇的转过来,打量着光幕上的这段对话。

    “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话语中富含着说不明的哀思。说话之人在光幕之中依然没有显现出形,也许是这段记忆太过零星破碎了。

    “好生参悟,必成大器”神秘的话语再次响起。

    “我的前世是?——”听到如此重要的消息,光幕中的那名年轻男子不气息一滞。

    “我!”神秘的声音继续传来。

    “什么!这不可能,世间之人不可未死尚存,再塑一世啊!”年轻男子英俊的脸庞一阵失声,叫道。

    “对普通人而言,确实不可。但!已死之人呢。”话语之中,带有令人屏息之伤。

    紧接着,和光幕上那英俊男子对话的神秘话语再次想起;

    “吾早已死,仅凭通天法力,苟且至今……昔年已逝,早已物是人非……”

    “昔年已逝,早已物是人非……”

    “啊——”光幕上的年轻男子不大声吼道,面露狰狞,仿佛要将眼前这世间万物毁灭。

    “唉,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在这光幕上英俊男子晕迷之前,隐隐约约听到“神秘”声音的回响。

    地面上,苏沐仍然陷入昏迷,虚空上,凌辰和心魔一同仔细观看眼前光幕上的对话,光幕之后的伟岸男子则一动也不动的停留在虚空,仿佛一尊万年木雕一般。

    光幕上流传的画面;

    一夜转眼即逝,年轻男子逐渐苏醒过来。

    当时,发生了什么?一用心想,年轻男子捂着脑子,就像要炸掉一般,差点就要再次昏厥。

    “记得,今rì午夜之时,来到大…的中心,然后,然后“他”和我说了什么?!一定要问清楚!隐隐记得这对我很重要!

    年轻男子脸上的扭曲的表已经告诉了凌辰两人,他心里思虑的一些疑问。

    紧接着,光幕上记忆画面再次一转,一瞬间,呈现出这名年轻男子仿佛不顾其他一切的画面,画面上他发疯一般的冲向了“一座高大古老的宇”……

    “站住!这里不能随意入内!”一位全附带沉重铠甲的守卫大声吼道。

    然而凌辰两人注视的光幕上,这名年轻男子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向里面冲去。

    “不许再向前了,再走一步我就动手了!”那位气息极度逆天的守卫,也是想言和,却没想到此时的年轻男子根本就不知他在干什么,心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踏进这座自己守卫无尽岁月的古老大

    “呲——噗——”长剑没有蕴含一丝灵气,直接戳入了年轻男子的体内,并且将其贯穿,随后将刺入腔的剑轻松的拔了出来,顿时鲜血四溅。

    在这最后一刻,跄踉躺在地上的年轻男子好似清醒了过来,随即便感觉到体的状况,瞳孔瞬间变大,正想说什么。

    可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口的鲜血不断涌出,吼中不断溢出汩汩血液,甚至于一些器官的碎片——那锋利的长剑带着世间至强的胃里,已将他的心脏搅碎。

    看着这一幕,凌辰和左肩上的心魔对视一眼,两人继续转过头,观看这光幕上奇异的一幕。

    然后,年轻男子倒在了地上。

    地上满是金黄sè的液体,肆意流淌。

    那位穿黑sè战铠的守卫从腰际撤出了一根绸布,擦拭武器,见兵器已干净如初,便将那布随手一扔。微风拂过,带着淡淡甜腥的气息的绸布在空中飘舞,旋转,最终还是落在了地面……

    最后,还是死了吧?呵呵,真是不甘心呢,我……

    这一刻,观看眼前光幕的凌辰和心魔竟然能听懂光幕中那年轻男子心头最后的叹音。

    光幕上;

    等等……

    !!我想起来了,一切都想起来了!

    我是“楚湘”,我生在一个“驱魔世家”,从小修行,年仅二十四岁便已打败族中年轻一代的所有人,修为逆天,二十六岁生rì那天,族中广邀天下奇人、强者,并向他们逐个挑战,结果令所有人惊悚——完胜!

    无一败绩!三十一岁那年已进入世间强者榜上人物,与无数修行上千年的顶尖老怪物同列,家的不凡,实力的卓越,让他被世人所称:尘世之星。

    那时的他堪称绝世风华,世间无人不知其,年少轻狂的他,竟与好友打赌:若他能成功从“圣”离开,便他胜,若不能……

    当时的他自以为世间无人可与其抗衡,坚信自己必会胜利。

    而他的那些朋友呢?对他的实力则是既有信心,又有担心……

    这个赌局不过是一场玩笑罢了。

    然后,最后的结局却让他无言……

    亘古匆匆,时光流逝,昔人早已不在,仅自己一人苟且多年,意志早已被封印至灵魂深处,而则被控制,守护着…………??直至如今……

    不对,若我是楚湘,那楚湘又是谁?

    “什么?竟然是楚湘?难道“圣地”真的已经…………”心魔陡然一惊,喃喃地说出这番话。

    漆黑的瞳孔深深打量了左肩上的心魔头像一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这心魔到底是何来历???竟然和眼前这神通惊人的伟岸男子相识??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