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2 化魔分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什么?消瘦男人扶着昏迷的白战辰,踏前一步,嗜血的气机缠绕全,冷声道;

    “那老大,那我去宰了他们”

    窥视已久,那就代表着刚才白战辰与那些关于邪的秘密全被凌辰他们看到了!

    依泪面不改sè的瞄了一眼旁边嗜血的消瘦男人,冷淡的询问道;“你知道他们在哪里么?”

    “这…………”消瘦男子疑惑的看着儒雅青年,他相信老大一定会告诉他的。   尽在

    儒雅青年见两人目视自己,也不言语,就这样当着另一片天空里凌辰两人呆呆的注视下,缓步沉思起来了。

    消瘦男人目光锐利的盯向墨镜之中,凌辰和苏沐后熠熠生辉的画面,自语道;

    “那到底是什么地方?满地都是灵石,竟然还有黑界罕见的‘上品灵石’”

    儒雅青年思索片刻,或过头来望向墨镜中痴呆的两人;“这个……具体的位置,我也不知道,这小子不是去古夜村击杀虫离了吗?怎么跑到这个上古洞府去了?在他的周围充满了符文阵法,我很难判定他的位置,不过可以确定,他们现在至少在太乙门数千里之外”

    几人皆是修为通天之辈,一眼边看出了墨镜中凌辰两人的处境。

    依泪点点头,沉默着!

    消瘦男人有些狐疑的看着眼前巨大墨镜,又看看儒雅青年,迟疑道;“那,老大这怎么办?”

    “太远了,又有神秘止阻拦我和分的联系,推测不出来具体的位置”儒雅青年遥望着巨大墨镜里漫长的距离,颇有点手足无惜的感觉。

    “可以先把他们移出这处上古洞府……我感觉到了那个背剑青年体内和你同源的气息……”依泪不带丝毫感的话语提醒一旁的儒雅青年。

    “这个办法倒勉强可以一试,不过我不知道我分仅存的那道微弱神识能否破开他们所处的那座神秘洞府”

    消瘦男人见状,提议道;

    “老大,试试呗,也许就是一个二流修士所遗留的小洞府”

    嗯!

    儒雅青年点点头,对于这个一起入门的凌辰,他也颇感好奇,不仅仅因为他修习了自己遗留在的域外化魔**,而是因为,他竟然在凌辰上没有看自己当年到修行域外化魔**该出现的强力反噬!

    要知道,当年的自己,可是花费整整几百年时间,才清除了来自这门魔道功法潜藏的危机。

    在这个凌辰上,半分魔功反噬的痕迹都没有,不是他看不出来,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这门功法了,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根本没有被魔功反噬!

    由于当年自己不住惑,修习了这域外化魔**第一种速成的修炼方式,导致垫伏在体内二十几年的暗疮在那晚的大战中终于爆发。

    不过好在这些暗疾都被他逃亡这几百年的调养生息,恢复过来的。

    难道他选择是第二种修炼方式?

    不会的,没人能得住修为快速增长的惑,他也不例外。

    双手猛然一挥,一股魔气构建的长桥轰然出现在面前,紧接着儒雅青年缓步踏上黑桥,在消瘦男人和依泪的注视下,消失在了滚滚黑气当中……

    地宫之中!

    凌辰和苏沐表各异,苏沐一边惊讶一边感叹,没想这太乙门也是藏龙卧虎的,小小边境的地头蛇竟然拥这么诡异的组织。

    她刚才可是和凌辰一起观看到那名白发男子从小就在太乙门长大,那为什么白发男子会出现在落rì门铸剑里,而不和凌辰相认??

    苏沐并不知道凌辰是后来加入太乙门的。

    如果说苏沐心中惊骇不定的话,那凌辰就是波涛汹涌了!

    这个无邪果然不简单,更可怕的是!本该兵解的白战辰竟然出现了,这白战辰先前曾听筱语提及过,怪不得有此惊天战力,原来承受了那么多不为外人而知的残酷磨练,而且还但当上了邪的守卫!体内封印着更加强大更加恐怖的力量…………

    如此对他来说就极为不妙了。

    小暖!

    这群人在谋划太乙门,虽然浮现在虚空上那面巨大的景象听不到几人的交流声,但凌辰察言观sè本领还是有的,他推断出几人极有可能在算计太乙门。

    太乙门他管不上,但想要伤害小暖,就必须踏着他的尸体走过才行。

    小暖有危险,凌辰此刻下定决心,得尽快离开这里,返回宗门,不管这无邪到底是何种份,为了小暖,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太乙门。

    “呵呵……你很想回去吗?那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可好”

    正在凌辰仔细遐想的瞬间,两人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座诡异的魔气长桥,一名儒雅的青年从长桥之上缓步而下,微笑着看着两人,似乎察觉到凌辰心头的想法,儒雅的青年还大有深意的看了凌辰一眼。

    ;别担心,早跟你说了,这是他的一道分,只要你听我的话,保证赐予你更加强大的力量。

    “闭嘴……”凌辰再次切断了与心魔的联系,之前就是一不小心沟通了心魔,捏碎了无邪给他的那枚符篆,才看到如此惊天的一幕,更是招得面前无邪的分降临。

    关于无邪到底强大到何种程度,凌辰也不敢再去多想,至少从这散发着强大威压渡步而来的轻松样子就可以断定,即便这只是一道无邪的分,最起码都有凡境巅峰的实力,那本体该是何等的恐怖。

    “放心,我来这里不为别的,我只想帮你们走出这座地宫,你上有许多我感兴趣的东西,快点吧!我的时间不多,希望你别浪费”看着凌辰握着长剑,戒备的看着自己,无邪微微一笑,想扫去凌辰心头的疑虑。

    “你们…………不是一个宗门的吗?怎么会这样子??”苏沐诧异的看着突然降临在虚空之上滚滚魔气包裹着的无邪。

    修魔者!

    而且从那双柔和且平淡的双眼里,苏沐察觉到了一丝大魔的气息。

    这种自信,这种掌握天地!zì yóu奔驰的强大正是她所向往的,只有修为惊艳的修魔者才会散发出来。

    “你到底是谁?如果你想对付太乙门,我没有意见,我也不会对你的计划构成任何危害,但是你不能伤害一个人”凌辰持剑冷冷的看着头顶缓步踏下的无邪。

    “是么?你要我不伤害谁?我考虑考虑”无邪脚尖轻飘飘的落地,略显疑惑的双眼看向满脸戒备的凌辰,他似乎对凌辰想要保护的那个人起了一丝好奇心。

    “名旒峰“幕青彦”!”握住剑柄的手心侵透出一丝冷汗,凌辰体内的魔气不知为何,竟然一阵加速运转了,仿佛遇到本源相同的修魔者一般。

    “又是女人?而且还都是名旒峰的,想要保护自己心的女人,那就要看看你是否能承受得住“白战”所受的那种痛苦”无邪双眼扫视四周,强大的神念不断寻找这座地宫止最柔弱的地方,这道分坚持不到半刻钟的,所以得尽快把凌辰两人传送出去。

    遥远的太乙门。

    山头之上,最后一丝夕阳被天际掩埋,黑暗降临!

    两双散发着不同光芒的眼瞳暴漏在漆黑的夜里,对视着,在他们面前则是一面倒映着远处地宫之下的景象墨镜,刺眼的灵光照亮了整个墨镜。消瘦男子那双嗜血yīn冷的眼睛盯向一对紫气缠绕的美眸,疑惑的问道;

    “依泪,你说!老大为何不将这两人都杀了?”

    “不会,他已经使“他”产生了一丝兴趣,连‘魔气分’都能相赠的人必定对其有所作用,所以你没得到“他”的批准,最好别动这两人,不然!”

    “不然怎么”消瘦男子直勾勾的盯着依泪,嗜血的气机在流动,很想知道依泪接下来的话语。

    “你会死!”紫sè的美眸在零星的黑夜遮挡下,平淡的说出这番话。

    “…………”

    地宫!

    此刻无邪已立虚空上,手指上的魔光越来越亮,如果这里有一点光明的话,那么就可以照耀看出整个方圆百米的地方,都呈现着犹如深邃大海一般的深黑sè。

    这时轻踏向虚空的无邪抬手对准灰暗的空间某一点,轻语道:“破!|”

    刷刷!

    低下凌辰和苏沐紧紧贴在一起,不管先前苏沐对凌辰有多么恐怖,此刻两人也不得不再次紧靠在一起,再次紧密无间的配合在一起。

    头顶整片天空都渲染成如墨一般深邃的黑,整个茫茫黑气交织成一面巨大的黑幕,遮挡了下方的凌辰和苏沐惊恐的表

    苏沐轻轻拉了拉凌辰的衣袖,谨慎道;

    “我看他是真心相帮我们离开这里的,为何你还处处拒绝他啊”

    “你不懂!他的来历很神秘,绝不会平白无故的帮助我们,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我们一旦出了这座地宫,xìng命就会被他掌握住”漆黑的瞳孔盯着头顶汪洋大海的魔气,神识传音给苏沐。

    “咔嚓”压制修士一半灵气的奇异效力,仿佛并不运作在无邪上,他已经摸准了那处最为柔弱的结界,正全力攻伐着。

    芊细白皙的手指上,黑sè深邃的魔气形成道道魔柱,攻击到对面虚无的结界上————

    “轰!”巨响后一股强烈的反弹力“嗖”的一声,弹shè回道道魔气光柱,击向魔云中的无邪,却被无邪极为轻松的接下了,抚摸着温顺的魔气海洋,无邪再次指挥着磅礴大海的力量,全部涌向头顶灰暗的空间。

    “那是不是我们不能离开这里?”苏沐心惊胆颤的看着头顶汪洋一般的魔气,心颤不已。

    “不!我们得在他突破止的那刻,逃出去……”凌辰一脸严肃的看着天空滚滚黑云,渐渐的他从那深不可测的魔云中感受到了一丝本源魔气?

    和自己体内的域外化魔**似曾相似,这无邪难道也修有域外化魔**、?

    不可能的,就算这门魔道功法修为如何的迅疾,两年根本不可能有这般大的威力,而且凌辰还隐隐觉得头顶无邪的体就是域外化魔**后期几层的表现?

    难道是……

    片刻后,凌辰全猛地毛孔炸裂,内心升起一股颤栗感!一个令所有太乙弟子为之崇拜的名字浮现在心头!

    难道是他?

    这怎么可能?

    可是,不这样的解释的话,那眼前这一切又怎么解释?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