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1 遥空相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怎么样?这种速度你还满意么?”消瘦男人模糊的影子变化成一条黑sè长龙幻影,不断的游走在白发男子前……

    渐渐的!……黑sè长龙终于显现出一道消瘦高挑的形,他站在离白发男子三步之遥的地方,轻手捂摸着着自己的双拳。嗜血与肃杀同出现在脸庞上如同大漠的黄沙一般,冷漠无

    这一幕,在前面并肩而立的儒雅青年和紫sè倩影眼中,不过只是一场颇为无趣的表演而已,是的!很无趣,这点从两人那淡淡的表就可以看出来。

    “爆”从喉咙涌上来的滚烫鲜血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左手握住膛的白发男子,右手刚刚拭去了嘴角的血迹,整个子横飞着砸向后巨大的树木。

    |“铛”白发男子重重的砸落在地。

    膛内yīn冷的灵气牵动着伤口早已裂了开来,血泽渗过长袍,染红了大地,像一朵黑sè的贝类花,一边妖艳一边疼痛,涌动着无穷无尽的暗香……

    白发男子旧伤复发,他单手支撑着体,慢慢的爬了起来,喘着粗气,死死地盯着消瘦男人,只要他还活着,他就决不会认输!

    “还不服气?”消瘦男人挑了挑眉,竟然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有点意思,不愧是老大十几年就挑好的人才,就是那股倔气儿!”

    紫sè倩影不知合适与儒雅青年一起转过来,露出一张倾城倾国的容颜,看着蹒跚的形跌撞着站起来,一向很少开口的她面对白发男子心中的执着,终于轻语道;

    “他受过伤的!”

    “在黑界的生存法则里,受伤就代表着陨落”儒雅青年截断紫sè倩影的话语,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丝毫没有劝阻的意思。

    ……

    “我说过,我……不……是邪的!”白发男子涌动着无穷无尽杀机的双眼,死死盯紧消瘦男人,一字一顿摪摪道。

    “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你上的封印的力量始终都是来自邪无私的馈赠”消瘦男人嗜血的锋芒渐渐消去,不想再玩了。

    “他的确不是邪的!”儒雅青年立远处,依旧微笑着观看这这场表演。

    消瘦男人看着白发男子因仇恨而变得扭曲狰狞的面孔时,无奈撇向一边的儒雅青年,摇了摇头,道:“怎么办?这小子缠上我了,杀又杀不得,打又打不得,这可如何是好啊”

    “随意”淡淡的声音消除消瘦男人心里最后一丝顾忌。

    他一把抓起挥拳击到近前的白发男子,手指上尖尖的漆黑指甲轻轻的划过他的颈动脉,带出一丝猩红美味的血味。

    感受着那强而有力的心脏跳动声和生命谱写的乐章,锻体一脉的宝血沸腾滚烫的血,多么美味的佳肴……

    这是他一直渴望而却不能拥有的,面对黑界强大的锻体修士,他根本毫无胜算的几率,可面对那些较弱的锻体修士,却又根本勾引不起来自灵魂深处的渴望。

    他轻轻叹了口气,微张的嘴唇边,两根尖利的牙齿暴露出他对鲜血的渴望,白发男子望着白皙yīn冷的牙齿,心却像沉到了谷底,就这样结束了吗?

    紫琳那不舍的眼睛,还有那沐浴在阳光的灿烂笑容,想牵你的手,一直保护你……

    这一切……恨都在白发男子的脑子里盘旋着。

    因为回忆而忘却的巨痛此刻却是排山倒海的奔腾而来,原本就已经虚弱的体再也承受不起jīng神**的双重打击,所剩无几的力量如同抽丝剥茧般随着白发男子的一呼一吸悄悄的溜走。

    “想要得到更强的修为和恒久的生命吗?我可以帮你变成一个更加强大的战士,让这副残破不堪软弱的体变得强而有力,并且拥有更加久远的岁月。”消瘦男子看着白发男子,如漆黑cháo水的目光发出惑的魔力,低沉的耳语发出磁xìng的声音。

    “我……。”白发男子的目光变得呆滞起来,语气中却还带着一丝犹豫。

    “拥有了力量你就拥有了一切,权力,财富,美女,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忘记那个女人吧!!”消瘦男子在儒雅青年和紫sè倩影微笑的注视下继续催眠着白发男子。

    “力……,量………?”被蛊惑的白发男子眼角带着一丝疑惑。

    “是的,你将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条件就是!忘记那个让你心烦意乱的女子,彻底……的忘记”消瘦男人继续蛊惑着说道。

    “我……,我不要。”白发男子昏昏沉沉的回答道,那些不是他要的,他不稀罕,他的脑海只有那个紫sè倩影,只有那沐浴在阳光下的灿烂微笑。

    说过要答应她,保护她一辈子的。

    就一定要做到。

    消瘦男人呆了,他不相信这世上还有人可以抵得住这样的惑,力量啊,这是多么大的权力啊,拥有了更加强大的力量可就拥有了更加久远的岁月,这可是黑界多少修士至高的追求,白战辰!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消瘦男人开始对这个拥有邪至高无上荣耀的男子有着浓烈兴趣来了。

    他闭上眼睛,把自己的心神与昏迷中的白战辰连在一起,他的神念就好像一股柔软的金sè丝线,不断的深入白战辰的大脑,再深入…………

    金线的两旁是尘封可怜的丁点的记忆,悬浮在天空不断循环的巨大画面出现在三人面前。紫sè倩影收敛心神,她也看到了白战辰的童年,看到了他的成长,看到了他记忆里最珍贵的那份记忆……

    感受着他所感受的所有,喜悦、快乐、无忧、慕……

    然后看着少年时期的少年背着行囊,离开了她……

    巨大深红的炼狱里,看着这个少年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不断的磨砺自己,期待自己能达到“那人”所说的要求。

    好想……好想再回去见她一面,为此付出任何代价,也愿意。

    三人完全感受到白战辰内心的悲愤和痛苦,百年不曾流淌的液体从紫sè倩影白皙的脸颊上流了下来,这个男子是多么的执着……

    烈焰焚,斩断一切虚伪、感的斩魔刀竟然还未彻底断绝他心中的执念。

    如果,当年他也能这般为我,那该多好!

    “这………………”从白战辰思维中退出的消瘦男人面对着昏迷不醒的他,沉默着,这个男子的执念太强了,竟然能承受那种痛苦————

    那根本就不是修士可以承受的,他却硬抗了十几年,简直难以置信啊!

    “好了,你们也看到了,他的天赋无人能及,等待他的,将是这片世界的巅峰”儒雅青年走到白战辰边,淡淡的对旁边两人说道。

    “为什么这么对他?”紫sè倩影怜惜的看着昏迷在地的白战辰。

    “没有选择,他的命运不是自己能做主的,同样,我们也不能干涉……”

    儒雅青年伸出手覆在白战辰受伤的膛上,手上发出漆黑的魔光,像温柔的生命jīng能将他的伤口清洗愈合。

    白皙滑顺的肌肤看不出有丝毫受过伤的痕迹。

    只是儒雅青年的脸sè显得有点苍白了,隐透出汗珠的额头微微的皱起,显然用力过度。

    一旁的消瘦男人饥渴的嘴角,干涸的嘴唇发出血的渴望,他需要吸收新鲜的能量,眼前的昏迷的男子正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发出令他这头孤狼都嘴馋不已香味。

    “你若还想动歪脑筋,便自行兵解吧,省着我亲自动手”

    这句面无表的话语带着极大的森严,不令得消瘦男人不由自主的弯下了腰,尖利yīn冷的牙齿被他缩回了嘴唇,内心仅存的理智战胜了对鲜血的渴望……

    “有人在窥视我们?”紫sè倩影察觉到什么?转动影环视一圈。

    模糊的感应到周围虚空两双窥视已久的气息,她黛眉微皱,玉手轻抬,一道紫sè光柱成型,笼罩着整片后山,紫sè光柱中,游的紫sè灵气搜索着被紫sè光柱封住去路的两股窥视之光。

    久久!了无头绪?

    消瘦男人微笑的看着紫sè倩影;

    “依泪,你不会搞错了吧,我都没感应到,难道那群老小子想率先开战不成,更何况,这里有老大的神识笼罩,有人窥视,老大也应该提前发现啊”

    依泪束手遥指天际,一圈半径数百米的巨大光罩完全盖住了这座山头,游历的紫sè气息不断搜寻,片刻!

    依泪美眸疑视着儒雅青年。

    说出一番令得消瘦男人惊讶不已的话语来。

    “因为,那两股窥视的气息来自你的上!”

    儒雅青年将白战辰交给一旁的消瘦男人,回过头来凝视依泪。

    “嗯”依泪点点黛眉,十分肯定。

    “哦,这样啊,我知道了”儒雅青年似乎早有感应,知道此刻才仔细打量起周来了。

    “刷”滚滚黑云被儒雅青年抬手猛然撕裂开来,一道巨大的漆黑墨镜在几人面在的虚空迅速成型。

    “…………”

    在巨大的墨镜zhōng yāng,黝黑的黑sè魔气诡异一转,两名人影惊恐的画面陡然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布满惊讶的视线摇摇对立,可以看到墨镜zhōng yāng两人惊恐的表

    这一刻,时间疑固了!

    就连消瘦男人都不带着一丝疑虑看向墨镜中惊呆的两人!

    “凌辰!”儒雅青年遥望面前这跨越虚空的间隔,看到的人影正是处地宫之下的凌辰和苏沐两人。

    隔着巨大的墨镜,几人相视而对,因为不能说话,所以也只有相互吃惊的看着对方。

    “你认识他们?”依泪悄然无息的站立在儒雅青年一旁,平静的开口道。

    儒雅青年轻笑着眺望着墨镜里的两人对一旁的依泪淡淡道;“算是吧,不是你提醒,我都不知道那小子何时竟然动用我赠予的分符,可以和我本体取得一丝联系,因为是我的分,你们自是难以感应到,无疑他们窥视我们很久了”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