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8 地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嘎吱”轻踩着脚下厚厚的夯土,经过这两天打坐恢复,凌辰有得魔剑源源不断灌注体内魔气,体内魔气早早的充盈起来了,回首瞻顾一眼蹲坐在地上闭目打坐的苏沐,见得他一脸平和之外,凌辰这才重重的深吸一口气。

    这个地方,神识不能破体而出,修士的视野受到了很大的阻碍。

    环视着这二十几米大小的空间,被石壁上的照明石发出柔和的白光照亮,凌辰紧了紧背后的长剑,来到墙角俯疑视着眼前掩埋在泥土之中的类似于瓷器的物品。

    左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枚闪闪发光的照明石,柔和的白光映着凌辰刚毅的脸庞,他的右手探出,拔开眼前的泥土,明亮的白光照耀着带出一个花瓶一样的青瓷来???

    看着一小角遗留在外面的瓷器,凌辰右手又加大的刨土范围!

    渐渐的……

    掩埋在灰层之中的青瓷数量增加,如熏、砚台、鸡首罐等之类的小玩意都出现在凌辰皱眉的视野内?

    陪葬品?

    这是上古时代的修士遗留的洞府?还是修士坐化之地??

    检查了一片这些普通的瓷器,凌辰没有从中发现任何出奇之处。

    拿着明亮的照明石,凌辰围绕着空地周围的墙壁仔仔细细的探查了一圈,终于,来到位于苏沐打坐的正前方黑洞时,他疑望着前方幽深漆黑的洞口,而在他面额下方被刨开的夯土中显露出一块绿sè符文的地板来,如此细看之下,则是会发现一群密集的脚印印在绿sè壁板上!

    脚印很宽很长,和成年人的差不多大小,他仔细的刨开了周围的泥土,发现凌乱的脚印足足布满了可容纳十几人站立的空间,凌辰再次惊讶的发现泥土散去的绿sè地板上,这是一群带着少许凌乱的脚印。

    或许这群凌乱的脚印停留在地板上的时间有点久远,地板上面残留的脚印相互交替、重叠,已经模模糊糊的,由脚印推断,凌辰并不能准确的判定曾经有多少位修士曾站立在地宫的入口处。

    抬头、漆黑的瞳孔疑望着前方深邃的黑洞,面不改sè,没有言语。

    “……………………”

    两天过去了,矗立在黑洞之前的凌辰睁开漆黑的瞳孔,瞧了一眼后从打坐中苏醒过来的苏沐,心平气和的说道;“恢复好了吗?”

    苏沐闻言、脸sè难堪,站起来;“勉强恢复了,这里的灵气很是稀薄,感觉灵力都被压抑了五层左右”

    “你也感觉到了!”凌辰回过头来,注视着前方深邃的黑洞,神sè自若的说道。

    “这到底是那位前辈建造的洞府,如此奇特???”

    …………————

    苏沐灵力恢复,调理好了体内紊乱的气息,全上下透漏出一股子自信,他来到黑洞前的凌辰边,窥视着眼前的漆黑洞口,道;“可以进去了吧?”

    等等!

    凌辰双目微闭,伸手示意苏沐不要言语,他则走到黑洞一旁的石壁上,收视反听!

    静静的洞口前,就只余两人细微的呼吸声,均匀的彼此响起……

    “呼呼”

    除了呼吸声,贴在墙壁倾听的凌辰似乎并没有听出任何动静!

    “喂,你在干嘛??”苏沐看着凌辰一脸疑重的样子,很是不解。

    “别急,这洞口深处若有若无的飘来一股血腥味,难道你没闻到?”

    “啊,血腥味,里面………………”苏沐一听凌辰这番话,缩脚,急忙站到凌辰后!一脸惶恐之sè的打量着幽深的洞口。

    没有理会苏沐,凌辰贴墙倾听了一会,一无所获,转过头来,鼻子嗅了嗅空气中那道无形的气味,迟疑显露在他脸庞上。

    良久,他才轻轻吐露出;“难道…………”

    “难道什么、?”苏沐弓站在凌辰后,惊疑的询问到凌辰。

    “没有什么,我们进去吧!!”

    “啊,你先进去,我走后面”苏沐害怕的贴紧凌辰的衣袖,张口大声道。

    凌辰回头,瞄了这个胆小如鼠的苏沐一眼,转!没有迟疑,大步踏进了漆黑的洞口。

    “啊,等等我啊,凌辰”苏沐站在黑洞前,惊恐的看着凌辰消失在黑洞深处,他恐惧的回头打量了后一圈,焦虑的站在洞口前,前进不是,后退也不是!

    ……………………

    “凌辰,里面怎么样????”苏沐只得在洞口前大声询问到里面的凌辰。

    …………没有人回应他,苏沐的脸上渐渐浮现一抹浮躁和不安。

    “进来吧!里面没有危险”良久,漆黑的洞口才传来凌辰平和的声音。

    “哦”苏沐闻言,急速跳动的小心肝渐渐平复下来,心头暗骂一声自己‘胆小鬼’之后,他也踏入了漆黑无比的黑洞——————————

    眼帘一望无际的黑暗,地面是滑滑的,斜坡!但步子踩在上面绝不会摔倒,似乎蕴藏着什么玄机似的。

    正突然猜测脚下是什么形状的苏沐眼前豁然出现大片光明,紧接着他整个人滑行一般从后漆黑的斜坡中滑了下来,出现在这条五六米宽的通道之中,而凌辰则站在一旁,不住的打量四周的环境。

    “这里是??”整个通道没有镶嵌任何照明石,但却被一股淡淡的绿光笼罩着,这股微光从脚下绿sè石子发出,望着通道两边的墙壁是那种很粗劣的的泥土堆切而起的,很高,高得让苏沐抬头仰望,都看不到尽头。

    头顶是一片灰暗的,而脚下的则是无数细小的绿sè石子铺切而成,脚步踩在上面并无异样。

    不知是不是脚下绿sè石子的原因,苏沐发现两人的脚跟下被一层诡异的绿sè气体淡淡的覆盖着,透过这层淡淡的绿sè气体又可以清楚的打量到脚下的细小石子路。

    奇特无比!

    “喂,凌辰,这里到底怎么回事??”苏沐紧张的询问到一旁的凌辰。

    “你不是阵法大师么?看看,这里有什么阵法没?看看这旁边的墙壁可以打穿不?”

    “噗哧……凌辰,我劝你别想着打破墙壁开凿一条路出去了,这里到底有多深尚且不知,如果换做是你布置洞府,你难道会让这些墙壁脆弱得被那些宵小之辈轻易打穿??”

    凌辰一边抬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点点头,似乎觉得旁边笑话自己的苏沐说得很正确。

    “你这人没病吧,笑话你,还点头、??”苏沐斜眼顾盼到凌辰脸部的表,诧异的说道。

    “走吧,小声点,这里没有危险!你看看周围有什么阵法没|?”凌辰自顾自的说完这句话,就率先踏步走向绿光照耀的通道前方。

    “行了,小声就小声,这里的墙壁都泥土做成的,但和外面的那些墙壁是紧黏在一起的,所以你可别小看这泥土墙,要想打破它,就得先破除外面的那些小型阵法”苏沐一边跟紧前方的凌辰,一边贴近右边的泥土墙,观察着周围,对前的凌辰解释道。

    凌辰闻言,点头道;“哦,原来如此,看来凌某还真得跟苏道友学习学习这阵法之道才是……”

    听了凌辰这番话,苏沐一边打量着旁边的泥土墙壁,一边别有意味的回应凌辰;“你跟我学??,我看!得了吧,这阵法之道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有所成的,先不说我是阵法之道高不高明,就说你能忍受十几年如一rì的jīng研阵法典籍吗?rì复一rì,年复一年的枯燥生活————”

    “哦,那苏道友一定是付出了大量的jīng力和时间,才会有如今的成就吧”凌辰沉稳的走在苏沐前面,jǐng惕的打量着视野所及的区域,一边行走着,一边和苏沐探讨起阵法之道来……

    其实凌辰先前那番话并不是无的放矢的,他倒是有心钻研这阵法之道,在沙漠地带就惊奇的瞥见苏沐抬手就布置下三个奇妙绝伦的阵法,竟然能短暂的阻挡岩蟒蛇大军片刻,虽然很短暂,但他所面对的可是媲美凡境存在的妖兽啊,由此可以管中窥豹,对这奇妙高深的阵法之道略知一二,所以凌辰也对这阵法之道升起了浓浓的兴趣。

    苏沐闻得凌辰褒奖的话语,脸上神sè不一黯,低声喃喃道;“我从五岁开始,就开始jīng研阵法之道,十四年了……阅读过的阵法宝典数不胜数,可是这阵法之道博大高深,钻研得越深,就越难有所成就————”

    “哦,这阵法之道有这么难以修行么?”凌辰小心翼翼的走在前方,惊疑的询问到苏沐。

    “唉,跟你说那么多,也没用啊,你最好别学,再说了,你舍得花几十年去学被称为黑界偏门典籍的阵法之道吗?”苏沐越说越恼,他似乎并不是心甘愿的修习这阵法之道。

    “而且,为了jīng研阵法之道,完成心中努力想要完成的一门阵法,我都错过了好几次破凡入境的机会,整整两年了,修为一直寸步不进!”

    修士的瓶颈并不是可刻意累计就能突破的,像凡境、通灵这些比较坎坷的瓶颈,突破机会更是万分难求,一旦错过了,就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迎来下一次的机会。

    这点,凌辰也知道,所以当苏沐提起修为的事,他也就沉默不语,为了钻研阵法之道而错过修为突破的机会,无疑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众所周知,黑界的修士都渴求不断突破,不断变强!不管他们是抱着什么心态,其追求的共同目的都只有一个————岁月!

    因为只有修为高深,才能拥有恒久的岁月,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无论是畅游黑界还是jīng研炼丹、阵法、符文之道……

    这些所有的基础都建立在你拥有强大的修为,和恒久的岁月前提下,方能随心所yù,广游天地……

    “唉,如果当初我没有这些阵法天赋,也就不会踏上这条路,修为也就不会落后大家这么多了…………凌辰!你……”

    心思陷入回忆中的苏沐面门突然撞倒前面凌辰的背影上,吃痛的他揉了揉额头,有些恼怒的盯着凌辰并不是很宽广的背影。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走着走着就突然停下来了??

    “踏!”脚步疑固了,凌辰的背影矗立在面前一动不动,正想呵斥他的苏沐突然一惊,这时空气中突然飘来一股难闻的气味?

    腐臭!对!

    就是一股尸体腐烂的臭味飘来——

    “凌辰……你……你……发现什么了吗??”感受到周围连同凌辰背影一起疑固下来的还有空气中那丝诡异的气息,苏沐躲在凌辰后,一脸惶恐,结结巴巴的询问到面前的凌辰。

    他内心被这股突然疑固下来的诡异气氛冲击着,接近奔溃的边缘。

    “你自己看吧!”打破苏沐心头的遐想,不过冷漠无的话语并不是针对苏沐发出的,这是凌辰面对诡异事件一惯的作风,他没有回头,漆黑的瞳孔死死盯紧前方突然出现在视野内的一幕,非常奇特的一幕,堪称诡异至极。

    “呼…………”苏沐听得凌辰发出番冷漠的言语,尽管凌辰话语很冷,他依旧忍不住长呼一口气,幸好!幸好!

    一连窜感叹后,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感叹什么???

    或许,在这危机重重的地宫下,凌辰成为了他唯一的倚靠。

    “看看前方吧”凌辰平淡的话语又传进了后苏沐的耳中,他感觉到了后瘦小体内不住颤栗的恐惧,为了打消他内心深处的不安,只有让他面对——

    呃,苏沐听着凌辰沉稳的声音,内心不浮起一股勇气,握紧凌辰的衣角,他探出脑袋窥向前方,窥视的眼神带着丝丝惊奇,到底什么东西才能让凌辰突然停下脚步……

    “这……这…………这怎么可能??”

    出现在两人面前豁然是一面残破的木门,木门只余满地的碎屑分散在门槛处,透过破碎的门槛处望向前方,一条散发着绿光的jīng美石板铺成的通道,通道幽深黑暗且看不着边际的尽头展现在两人视野内。

    通道两边的墙壁再也不是两人立周围那种泥土墙壁,而是用跟地宫入口周围墙壁同样材料组成的墙壁,而且这绿sè墙壁上千尘不染,不像地宫外围那样石灰密布。

    当然,这一切景象远远不能让苏沐发出颤栗的自语,更不可能使得凌辰停下步伐,而令得两人发出此番表的则是破碎的大门中心,十几根长长的地刺狰狞的倒插着,就像沙漠上锋利的仙人刺一般,而在这十几根中间,一根最高、最尖的那根地刺上,倒插着一名穿破烂道袍的人影。

    这一幕,上演的像极了代表着死神的地刺,无的贯穿一名修士的体!

    鲜血已经干渴,腐烂的尸体虽然没有震撼人心的鲜血,但这惨不忍睹的一幕还是深深的震慑住了苏沐。

    被地刺贯穿到一米多高的人影残破的道袍处,显露出翻白腐烂的臭,空气中那股难闻的气味正是从这具膛被插着地刺的人影上发出的…——-————————————————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