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 不平凡的偶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呵呵,凌道友说笑了,这不过一张曙光之城的内环图,妾又怎敢冒收道友灵石呢?”水灵灵的大眼,魅光四shè,一股淡淡的粉红sè香味从这名动人的少妇体内发出。

    刹那,凌辰心神一阵恍惚,眼角不自觉的移到掌柜饱满翘的脯上,一条雪白的沟壑晃动着凌辰全部心神。

    凌辰眼神渐渐迷失,直勾勾的看着魅娘前雪白动人的深深沟壑——

    “凌道友?凌道友?”魅娘笑得很灿烂,但内心一阵狐疑,自己明明没有运用多大功力啊,按道理来说,最多让凌辰心神恍惚一阵吧,为何反应如此之大?难道眼前这小子真是个sè胚子?

    看着凌辰着迷的眼神,魅娘知道玩大了,倘若因此传出去坏掉自家店铺的名声可就不好了。

    以前的魅娘总是对往来的修士抛抛媚眼,放放电,玩玩暧昧之类的,但觉不会做得太过分的。一般店铺的熟客都也知道这家店铺的老板娘成熟动人,习得一手运用自如的媚功,再加上老板娘的风sāo妩媚,倒也确实吸引着不少散修频频光顾这家店铺。

    魅娘收回媚功,见凌辰双手搭在柜台上,一副心神空虚的样子,轻声唤了两声,没有反应?

    急之下,魅娘伸出双手在凌辰面前晃动一下,希望借此唤醒心神迷离的凌辰。

    “咔”

    刚刚伸出的右手顿时一股大力传来,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牢牢的抓住,紧接着,眼前这双漆黑瞳孔下的冷厉眼神冰冷的直视自己,魅娘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面无表的凌辰。

    “凌……凌道友……”。

    打断老板娘的话语。

    “呵呵,老板娘修习的功法果然深奥啊”紧握柔滑的皓腕,被乌黑长发斜遮的漆黑瞳孔,冷冷的凑近魅娘,轻语道。

    闻着眼前这男子呼吸出来的阳刚气息,魅娘愣住了。

    “额”魅娘被这股凌厉的眼神看得心神一阵恍惚,她突然发觉眼前这青年漆黑的瞳孔深处,有着与其外表年龄不符的冷厉与经验。

    “道友……道友说笑了……”皓腕被握,魅娘移开和凌辰对视的双眼,脸sè微变。

    “多少灵石”凌辰冷漠的看着近在咫尺却有些躲闪的眼神。

    “五枚……五枚下品灵石”魅娘右手被一股大力握住,渐渐被锢的那支手臂传来一股股炙的火灵力传来,令得她那雪白的皓腕有些红肿,令她不由得快速吐出地图的单价。

    “谢谢”

    心神一动,五枚下品灵石出现在柜台上,一道黑气一闪,柜台上的地图消失不见——————————

    “……………………………………”

    看着这名着朴素麻衣的青年背影缓慢消失在楼梯口,魅娘左手揉了揉有些红肿的皓腕,双眼妩媚动人的chūn光早已掩尽,只余嘴角喃喃自语道;

    “锻体修士………………………

    一个时辰后,坐落在城北人声鼎沸的十字路口的一座二楼客栈前,迎来了一名穿麻衣的背剑青年。

    抬头看着抒写着“来福客栈”的酒旗对应的天际,夜幕即将坠下,背剑青年踏进了这座专门接待各个散修、宗门弟子的客栈。

    刚刚踏进客栈,入目的便是一青sè半臂短袖利落的小二端着糕点茶壶,奔走在一楼大堂的各个桌椅之间,切茶、摆放糕点,一系列动作浑然天成。

    客栈有两层楼,面南背北,正对大门右边是几面龙飞凤舞的画屏,整个客栈看起来没有普通客栈那股油渍脏污之sè,清淡的课桌上,摆放的不是茶水就是松软可口的糕点,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之气。

    右边就是掌柜台,凌辰打量着一楼大厅只有稀疏的几桌客人一边品茶一边闲聊着,便径直踏步走向柜台。

    “掌柜,一间客房”凌辰看着这个清瘦的白衣老者。

    “前辈,住多久?”

    “两三天吧”

    “两枚下品灵石”掌柜恭敬的递给凌辰一块刻有‘天字十一号’的木牌。

    交付完灵石,凌辰被一名jīng干的店小二带领着走上一旁的楼梯。

    上得二楼,走道左右两边为客房,一般客人住;楼上全是包房:从左到右以楼梯上去后,再从左到右叫天字第一号到尾号……

    有些超大客栈的楼梯上去右转是有看台的,不过这间来福客栈明显不属于超大型客栈,甚至可以说是小的了,凌辰来到走道尽头的天字十一号房,挥退店小二,踏进房门!

    “嘎吱”伴随着关门声响起,一道火红的传讯符飞shè而出,瞬间窜入二楼某间包房之内。

    闭目坐于榻之间的凌辰则利用这点闲余时间,抬手在客栈房门前不下一个小小的止,隔绝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才从新得的那个储物袋里取出那枚闪闪发光的银sè光球。

    按照心底的推测,凌辰一直觉得这银sè光球比苏沐得到落rì门的那个玉筒还要好,因为它可以破开那灰衣老者都无法打开的结界。

    当然了,前提是灰衣老者没有用这银sè光球来破止,也许是惧怕那白发男子的威慑吧,毕竟白发男子强力斩杀两名手下的那一幕,还是深深的震撼到了灰衣老者,使得他不敢留然拿出这银sè光球来。

    仔细打量着散发出银sè光芒的银球?凌辰疑惑了。

    椭圆形的银sè光球像极了一个木瓢,只是发出的银光和表层那道看不透的深白sè光芒,使得它和木瓢还有点区别的。

    无论凌辰灌注多少魔气进银球里,这散发出银sè光芒的银球依旧无动于衷,静静的横卧凌辰手掌之间。

    眉头微皱,思索了好一阵,凌辰也没发现这银sè光球的奥妙之处,想不通的他干脆放弃思考,将银sè光球放回储物袋,凌辰右手再次显现出了一张石盾符,心神沉入石盾符之间,打出一口灵诀,凌辰直接将这张石盾符贴于口上。

    危及时刻,这激发过后的石盾符面对危险,会迅速的在主人面前形成一道巨大石盾,且拥有惊人防御力。

    这石盾符被激活之后,几乎可以为修士免去一死,黑界人心险恶,谁也不知道接下来那一刻被遭到别人的暗算,凌辰想做的就是尽量增强自己的防御力。

    虽然锻体修士的体魄本就强硬无比,但有了这低阶石盾符,就相当于生命多了一层保障,石盾符稀少又如何,对自己的安危而言,不算什么,这些得失他还是衡量得清楚的。

    做完这一切,凌辰再次取出一枚黑sè巴掌大小的令牌,总觉得这黑sè令牌的存在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但具体的麻烦凌辰又不知道是什么。

    反正从苏沐将这几枚黑sè令牌递给自己的那一刻,这种感觉就隐隐存在了。

    扔掉吧?

    但又觉得不妥,纠结的想了会,既然没事就留着吧,说不得以后还是个好东西。

    最后,过滤掉那些熠熠发光的中品灵石,凌辰内心早已没有先前面对灵石那番激动了,那灰衣老者说不得就是黑界有名的强者,随都带着这么多好东西。

    黑界强者一般都有自己的洞府,真正的重宝除了一些自持修为强大的修士会随带着之外,黑界的大部分修士都会将重要的宝贝放置在隐秘洞府里。如果让凌辰得知灰衣老者的底蕴远不止这么多时,不知道他心底会作何感想。

    看着储物袋灰sè朦胧的空间内,三把灵光大放的灵兵悬挂在其中,凌辰内心才是真正的激动,那可是凡境‘灵兵’啊,光是被那一股股威严的灵气波动影响着,凌辰心里就是一阵兴奋。

    这些凡境修士的灵兵虽然无法熔化为自己的主灵兵,但是作为辅助灵兵也是极其增强战斗力的。

    心神勾动着储物袋的灵兵,凌辰取出一把菱形长弓状的灵兵进行祭炼。

    以他现在的修为想要炼化这凡境灵兵,难度可畏不小,但是也正因为这是凡境灵兵,难度虽大,祭炼好了也能成为一把颇为不错的辅助灵兵,甚至一路辅助到凌辰进阶凡境。

    如果是通灵境界以上灵兵的话,凭借凌辰现在聚灵巅峰的修为,不被灵兵反噬就好了,祭炼根本是痴人说梦。

    丝丝魔气溢出体外,源源不断的温养房间正中拿把凡境灵兵,渐渐的,凌辰额头低淌出大颗大颗的汗珠,魔气被这把凡境灵兵的溢出的灵气阻挡着,十分排斥凌辰的气息,探出的分神丝毫没有感应到这把灵兵的丝毫气息,好像一只难啃的骨头,爵不碎,不为其所用。

    一咬牙,体内汹涌的魔气再次奔腾而出,化作怒啸的大海,朝着大放异彩的凡境灵兵狂涌而去,两股不同灵气的气息在空中交织着,战斗着,相互吞噬着。

    刚开始都这么困难,真不知道要祭炼多久?

    就在凌辰咬牙坚持的片刻,背后的魔剑也溢出丝丝魔气涌入空中那把激烈反抗的凡境灵兵当中,帮助凌辰极炼这把强大的凡境灵兵来。

    凌辰一惊,随着自己的修为增长,他发现背后的魔剑也越来越强大了,隐约间,凌辰的心神和这把魔剑已经融为一体,也就是说这把魔剑已经成为了凌辰的主灵兵,没有做过什么,心神也从未祭炼过这把魔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认主了?

    要知道黑界的主灵兵认主仪式非常繁琐,有事甚至需要主人的本命jīng血为代价,牵引灵兵的惯xìng,才能成功认主,成为修士一生中唯一一把主灵兵。

    也许,自得到它那一刻,这把岂立在落rì门无尽岁月的魔剑就已经认主了,凌辰只能这样牵强的安慰自己——

    虽然不敢相信,但凌辰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这是一把魔剑,成为自己的主灵兵不知是好是坏?

    祭炼灵兵最忌一心多用,这样极有可能导致灵兵和自的协调。

    不想那么多,有魔剑灌注的魔气支援,凌辰的心神终于打开了那把凡境灵兵的护体灵气,感受到了这把灵兵的本源气息————

    ………………

    祭炼灵兵所花的时间很长,尤其是祭炼比自己等阶高的辅助灵兵,等阶越高的灵兵所花的时间越长,也会遇到灵兵的各种反噬,意志力不坚定者很难祭炼一把比自己等阶高的灵兵。

    黑sè魔气带着凌辰的心神沉入这把凡境灵兵当中。

    慢慢的熟悉它的构造……成长………铸造材料,甚至前主人的一些前尘往事都被这把灵兵记录在本源深处,凌辰就像一个时光翻阅者,仔仔细细的翻读着这把灵兵的模糊记忆。

    ………………

    “嗖”

    一枚红sè符讯shè进房中,激起了房内简单的止,同时亦惊醒了祭炼灵兵的凌辰、

    “明明记牢的记忆,为何一清醒就忘得无影无踪了”

    被打扰祭炼灵兵的凌辰一边自语,一边抬头望向一旁打开的朱红窗外,发现此刻的街道上早已张灯结彩,一片夜市闹的喧器的声音从窗外穿了进来。

    打开传讯符!

    超越已经和两位同行的道友在楼下大厅等着,凌辰大手一挥,烁烁发光的长弓被他紧握双手间,使劲了拉扯了弓玹,虽然没有祭炼完毕,但这把灵兵已不再像先前那般排斥凌辰了。

    收拾好储物袋,紧了紧背后长剑,凌辰扫去止,沿着楼梯口走去……

    看着晚上闹起来的大厅,十几张木桌全都坐满各sè修士、散修,在城内不能动用神识查探,但从各自散发而出的灵气威压,凌辰发现这些人均都未到达凡境修士,最多的也就比他高两重天,聚灵巅峰的修为。

    沿途看着超越那微笑的脸庞跃起,在人群之中招呼凌辰,微微一笑,凌辰大步走向超越那张木桌。

    咦?这个人怎么那么熟悉?凌辰走近木桌,漆黑的瞳孔一名瘦小的背影出现在自己视线内……

    瘦小的背影一青衣,双手靠在木桌上磕着香木瓜子,发出清脆的破壳声,不过在周围大部分修士的谈笑中,这点声音并不起眼。

    渐渐的……

    凌辰睁大瞳孔,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名赢弱的秀才摸样男子。

    超越坐在瘦小背影的对面,对着凌辰笑呵呵的,示意其快点过去。

    没有理会超越的眼神,凌辰脑海中的秀才背影渐渐的和眼前这名瘦小的背影融为一体?

    一边磕着香木瓜子的瘦小背影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右边的青衣男子闲聊着,好像并没有感觉背后站了一个人。

    睁大瞳孔,他吃惊的发现,这背影就是苏沐,顿时!凌辰脸上一片yīn霾。

    先前两人闹得并不愉快,现在站在她背后,凌辰倒有心回客房,实在不想和这名难缠的秀才相见。

    “凌道友,犹豫什么呢,快过来呗”就在这时,超越看着凌辰脸上的不断变化的表,忍不住出声道。

    也正是因为这声,和青衣男子聊着兴起的瘦小背影好奇的转过头来,想看看此番同行的凌道友到底有没有超越说得那般强大。

    “额……”送进小嘴的瓜子疑固了,白皙的让人联想到秀才的俊美脸庞露出一副惊愣的表,苏沐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凌辰。

    凌辰同样yīn沉着脸庞,面无表的直视他,漆黑的瞳孔shè出若有若无的摄人光芒。

    “这……”超越和一旁的青衣男子看着这一幕,也愣住了?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