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6 大殿激战(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呼呼”

    灰衣老者被一枚波光粼粼的鳞片击中,护体灵盾更是“咔嚓”一声,险些完全崩溃,此时的灰衣老者心底一声怒喝,子闪电般倒退而出,和大zhōng yāng的狂暴龙卷风拉开一段颇长的距离。

    双手结印!“令”

    灰衣老者体内的浑厚灰sè灵气如江河之水,泛滥而出!

    浓郁的灰sè灵气在灰衣老者周成型,渐渐的一只斑斓大虎从中成型,灵气所化的大虎傲然岂立大,栩栩如生的大虎对着大外围的白发男子仰天咆哮。

    凌辰和苏沐眼神更加呆渉了,这……

    这才是黑界真正的强者,举手投足之间,灵气化万物~!

    “吼吼”

    斑斓大虎的愤怒,一圈yīn冷之气灵力迅速蔓延半个大,与大zhōng yāng那道狂暴龙卷风对持着。

    “有趣”白发男子飘逸的姿衣襟无风自动,修长的手指对准灰衣老者那个方位摇手一指!

    狂暴的水属xìng风暴竟然瞬间化为了截然相反的炙烈焰,如火焰焚域般笼罩的整个大

    大之中刹那变成了一片烈火的世界,它所笼罩的位置已经焦黑一片,整个空间都被这股烈焰焚烧的扭曲起来了。

    即使处结界外面的凌辰和苏沐,也是满头大汗,仿佛发现白发男子的烈焰竟然丝丝渗透出结界。

    凌辰和苏沐对视一眼,苏沐开口道;“不可能的,他的烈焰还不能突破这道结界的”

    “什么意思?”凌辰魔气灌注的双瞳已经看不到大里的任何场景了,全是火焰的领域,眼神根本刺不穿那层层翻滚不休的炙海洋。

    “只是暂时的,如此强大的神通,只怕结界内的能量消耗完毕之时,就是他们破而出之时”

    “那还不赶紧撤”凌辰惊讶苏沐竟然连大的结界都一清二楚?同时心里更加的想尽快逃离此地。

    “再等等,我想看看那zhōng yāng大之上到底是什么宝物”苏沐眼神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火海,猩红的烈焰将两人的脸庞照得通红。

    凌辰没有动,他也想看看这大之中究竟有和宝贝,竟然让黑界两大强者殊死搏杀。

    再看大内!

    炙的火海中,一股yīn冷之气不断穿梭,企图遁出火海的包围!

    可是没当这股yīn冷之气逃逸到火海边缘时,一只火焰大手猛地窜出,将那股yīn冷之气再次回了翻滚不休的火海当中。

    炙的高温于冰冷至极的灵气交融,发出“咝咝”的声音,碎裂开来。空间一燃,整个大都快爆裂开来——

    ……

    片刻。

    火海渐渐缩成一团,凌辰和苏沐眼前露出两名人影来。

    正是灰衣老者和白发男子,只是此刻的灰衣老者明显狼狈不堪,一衣裳被一股奇异的火焰缠绕着,无论灰衣老者怎么使用灵气驱逐,也无法扫去衣袖间燃烧的火焰。

    白发男子则双手倒立,一脸微笑的看着灰衣老者,那眼神里充满了玩味之sè。

    灰衣老者强忍住体内的火毒,灵元力高速的运转起来,在体外布出一个灰sè闪闪发光的护罩,拼命的抵挡着那炙裂焰给他带来的痛苦灼烧。

    他比召唤出的那只斑斓大虎好运,虽然上炙烈焰焚上的护体灵甲也被灼烧得破破烂烂,但终究还是勉强的抵抗那来自奇异烈焰的焚烧。

    而他召唤出来的那支斑斓大虎,在和烈焰巨龙一交碰的瞬间就被蒸发掉了,水与火有着相生相克的定律,只要一方强大,那么另一方马上就会立马被对方茧食掉。

    刚刚一开始,灰衣老者被白发男子的施展出来的水龙麻痹住,看来还是吃了个大亏,那头水龙明显是白发男子背后长枪气势所化,为何白发男子会修炼与自灵兵属xìng截然相反的火灵力,容不得灰衣老者多想。

    下一刻,白发男子伟岸的躯动了,一步踏碎虚空,直接出现在狼狈不堪的灰衣老者前,左掌出击。

    “呯”

    “嘭”

    两声巨响从两人子交汇处猛然爆发而出,灰衣老者痛苦的捂住右手手掌,没想到包裹着浓郁灵气的一掌竟然被白发男子随意一击,击得手腕弯曲。

    跄踉后退几步的灰衣老者心里发寒,他这会儿哪还有抢夺铸剑异宝的念头,怎么样才能从白发男子眼下逃走才是他现在想的问题了。

    可惜大外围已经被白发男子阻挡住了,空间中的能量已经被一股无形的火星飘满,只要白发男子微微一牵引,随时可以爆发出炙的烈焰火海。

    要不是顾忌白发男子再次施展出炙烈焰,灰衣老者大可拼尽全力突破至大外围,用神秘银球破离去。

    “你很想出去?”白发男子察觉到灰衣老者jīng细的双眼那摸亮光,玩味似的看着灰衣老者。

    “哼,阁下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苦苦相?”灰衣老者强力压制住体内狂暴乱窜的火毒,神sèyīn冷的看着白发男子。

    “我杀了你的人,你们若是散修,我定当可以放你走,可我在落rì门观你们这等作风,明显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所以,定杀不饶”白发男子说完,微笑的脸庞对着大外面的凌辰两人似笑非笑。

    凌辰虽然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可模模糊糊的还是知道白发男子在说自己和苏沐,特别是白发男子那飘逸的笑容,给凌辰一股很怪异的感觉,具体的他也说不清楚,就好像……

    就好像面对无邪时候的那种怪异感觉……

    “哼,难道换做是阁下,不立即杀掉这两个碍事小虾米就好了,这是在讽刺老夫么?”

    “随你怎么说吧,总之今天这里就是你的‘兵解之地’,自己动手还可钩得一线转世生机,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一点小小的帮助”白发男子伟岸的躯里流动着一丝莫名的强大的气机,就像一头上古蛮兽垫伏在体内。

    灰衣老者脸sèyīn沉,看来今天不拼尽全力,很难离开这里了。

    白发男子伟岸的躯一动也不动,但将注意力一直集中在灰衣老者上,仔细的盯着灰衣老者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神变化。

    灰衣老者心里一咬牙,脸部一阵扭曲的看着白发男子,他知道白发男子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不冷声道;“难道阁下就不怕老夫拼死反击?那时弄个两败俱伤岂不是便宜了黑熊山脉其他两大巨头?”

    “这不用您老费心了……”白发男子轻语道。

    “哼……”

    灰衣老者动了,子旁边虚空陡然破裂,一把寒光闪闪的yīn深长剑“灵兵”出现在了老者枯瘦的手掌上,握紧这把气势无比yīn深的灵兵,灰衣老者整个人气势大变。

    双手握紧灵兵,灰衣老者猛地朝前一挥,一道极度冰寒的灰sè剑气斩向白发男子。

    看到这把yīn冷之气十足的灵兵,白发男子一时间,神sè微微一滞,心里竟然诧异起来。

    灰衣老者当然不会错过白发男子走神这难得的机会,心念一动之间,周围大里的灵气快速涌动了起来,快速的围绕着灰衣老者而去。

    突然间,在灰衣老者周间汇聚,化为一团不断旋转的煞风,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白发男子冲了过去。

    白发男子抬手间,一个白sè灵气盾呈椭圆形包裹着他,

    而灰衣老者先前斩出的强势剑气,一碰撞到白发男子的灵气护盾上,便爆炸开来,可那卷起的混乱气流却连白发男子的衣襟也未扶起!

    灰衣老者不以为意,这结果本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可没指望着这一道剑气就能够击伤一名锻体强者,但是他却占据了难得可贵的先机!

    就在爆炸遮挡白发男子的视线时,灰衣老者已经指挥着成型的剑气煞风,迎面对准白发男子挥去。

    飞速旋转的煞风不断迸发出丝丝yīn冷之气,连灰衣老者周围的空气也随之飞快的转动起来,以白发男子中心的那一片区域为目标,蕴含恐怖煞风的剑气凌厉斩去……

    这煞风的速度奇快无比,化破空间声音还来不及传出,便风驰电掣shè向白发男子。

    这一招是灰衣老者以前管用的招式,此时用来更加的纯熟,威力自然不言而喻!就算是最为坚硬的钢jīng石处与其中,也会在那么片刻的时间内被切割成粉末。

    灰衣老者对这招还是很有信心!里面的空间很快就被抽空,煞风更是向着白发男子灵气盾压缩而去,威力也在疾行当中逐步的增大。

    白发男子被爆炸淹没形,却从中传出一句轻:“威力倒是可以,不过弱点太多!”

    顿时,白发男子护体灵光大涨,白sè灵气盾再次疯狂的增大,化为一面白光闪闪的巨大铜墙铁壁,牢牢的将白发男子护在了后面。

    变大的灵气壁垒硬生生将疾行而来的煞风抵住,发出璀璨的巨大爆炸,炸得白sè巨墙一阵晃动……连带着整个大都是一阵微不可闻的晃动,而大外的凌辰和苏沐相互扶着子,强者对敌,如不是有着面前这道强力结界,他两人还没有继续观看下去的勇气。

    同时,对面的灰衣老者子闪电般窜出,直奔大门槛处,现在的他绝不是白发男子的对手,只有先逃离此处保住xìng命最重要。

    凌辰和苏沐惊愕的看着灰衣老者借着白发男子抵挡恐怖煞风的空档,直奔两人这边而来。

    不知道灰衣老者有什么底牌,竟然想破而出?两人心里紧张不已。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