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4 风一般的男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咔嚓”一声爆裂声从大zhōng yāng传出,震得凌辰子一个跄踉,他稳固形,惊疑的打量大,而旁边蹲在地上摆弄器具的苏沐,并没有被这声爆炸干扰到丝毫。

    凌辰不去关注苏沐,而是一脸惊愕的看着大内;

    无形的神识在大上方处触碰一起,一股强烈的交撞从大顶部的房梁处爆炸发出……

    毫无疑问,大内沉寂的四人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沉静,一旦铸剑的消息快速流传出去,黑界还不知道有多少隐世强者蜂拥赶来前来,所以此刻的四人心里不断思虑如何寻宝、然后破开止离开落rì门。

    他们暗自动用神识打量着大的四周,纷纷搜索大所蕴藏的宝贝来。

    凌辰一脸狂惊,在大房梁处爆炸的地方,无数条闪电像游蛇一般纠缠着两股强横的灵气,豁然正是一处颇小的结界。

    那又是一个结界,一头苍莽白发的男子站起来,全灵光大震,焕发勃勃英姿。

    凌辰惊疑,眼前这个扫去一污渍的男子太强了,上的惊人光芒太耀眼了。

    全刺眼的光芒几乎让凌辰不敢与之对视;伟岸的躯配上修长的姿,一头修长飘逸的苍莽长发,显示出这个风一般的强大男人。

    同凌辰一样,发白男子背后以紧挂着一柄熠熠生辉的水晶长枪,紧紧的贴在其健硕的后背上。

    看着房梁的变化,对面的灰衣老者也是马上下了结论,率先腾空飞了上去!果然是一个结界,不过很小,估计里面有什么贵重的遗宝。

    而剩下的两名灰衣人则死死盯住对面的白发男子,此刻的白发男子焕然一新,不再灰头土脸,全流动着一股莫名的强大气机,震慑着大对面的两名灰衣人。

    背后的绚丽水晶长枪纹丝不动,晶莹的周却仿佛流动的水流一样闪烁着璀璨的光芒,白发男子没有动,仰头望着大门槛不远处的房梁,他在等!

    而此刻凌辰见飞到房梁上空的灰衣老者,也是一脸慎重之sè。

    灰衣老者看着眼前的微小结界,犹豫了一下,想用灵气强行打开结界,可其探出的神识竟然被这层结界强有力的反震回来,可想而知,这颇小的结界何其坚固。

    至少比那山洞外的结界还要强悍许多,连山洞外那道结界他们都费了很大劲,才突破,更别提这个,底下的白发男子正是想通了这点,才能如此沉稳的站立原地,才会任由灰衣老者先去查探一番。

    可白发男子似乎忘了,一个连隐藏在瀑布之中,黑界诸强都没发现的的隐秘洞口都能打开的强者,若真是没点手段,还敢贸然打开外面的山洞入口么?

    灰衣老者心念一动,在大外凌辰和大内里的三人注视下,直接用手向结界之中升去,手一接触到那结界之时,忽然间,白光暴闪,未等灰衣老者反应过来,一个闪烁着惊人寒芒的电网已经落在了他的灰衣上,一股牢牢的冲撞力更是从结界中传来,灰衣老者的子立即就被撞飞了出去。

    “闪开”灰衣老者疾坠的子大喝一声,从两名灰衣手下中间砸落而下,在坚固的大上拖出一长条漆黑的拖痕。而灰衣老者此刻则是全漆黑,一股浓郁的焦臭从其狼狈不堪的子低下传出来。

    “呃”凌辰惊栗那股电网的恐怖破坏力,连灰衣老者这么恐怖的强者都吃了一个大亏。

    斜躺在地上的灰衣老者,狼狈的手背焦糊,重重的抹了一下脸旁,细密的眼神里jīng光乍现,随即又被其深深的掩埋掉,他朝着大房梁上怒吼道:“我不相信,就奈不何你!”

    说完的灰衣老者子再次飞了上去,一掌印了对准结界印去,熠熠生辉的电流再次出现,半空中的老者心神一动,在奇妙手印的cāo纵下,电流竟然诡异的被引到了旁边去。

    结界在强大的灵气一掌下,圆形的结界直接向后凹了进去,可忽然之间,结界中凹下去的那部分,猛然向后一缩,结界带动的那股巨大的反震力顿时将灰衣老者给砸了了出去,灰衣老者的子半空向后翻飞……

    “轰”的一声,撞在了几十丈之外的金壁之上,然后反弹着跌落了下地,在将要及地之时,灰衣老者忽然一个翻,单膝跪力在地上,同时左手一拍地面,就在凌辰原以为灰衣老者要放弃之时。

    看着眼前这一幕的凌辰瞳孔睁大,稍稍惊讶着,他没想到刚刚落地的老者突然爆发出比刚才快了两倍不止的速度,再次向着那结界飞去。

    前面是试探,现在是真正的手段。

    一掌前伸,老者准备再次轰击结界,可就在暴躁的灵气将要落在结界之上时,老者忽然收回狂暴的灵气,飘立在那结界之前,而那先前那只手掌却随意的向那结界中伸去,又一股“噼里啪啦”的电网向着老者头顶罩来。

    老者枯瘦脸庞被电得一阵焦黑,看不清表,但观其飘逸虚浮的影,好像灰衣老者已经掌握了这强力结界的某种规律。

    旁边不停拿着圆盘摇摇的苏沐,时不时的又拿着一杆金sè小针在地上铭刻什么,总之凌辰现在没有时间去关注他,他漆黑的瞳孔充满了灰衣老者不断移动的影。

    凌辰继续仔细观察着,强者对敌,一招一式对他们这些低阶弟子来说,都是难得宝贵的经验。

    只见老者如同刚才那样将电流引开,枯瘦手掌伸到结界之上,只是一顿,灰衣老者上一股银sè光芒亮起,凌辰仔细观察老者那银光,好像和先前在山洞时看到的一模一样。

    老者黑漆漆的脸上开颜一笑:“原来这样!引开你的攻击就行了!”

    借着银光的帮助,老者的手掌直接刺穿结界,消融掉了那层强力结界,伸了进去,从里面拿出一个jīng美异常的小匣子,拿着匣子看了一阵,正yù打开!心里斗陡然一惊,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弥漫心头,老者转过头来,神识朝大扫去,豁然发现危险的气机正是大上那名笔直站立的白发男子发出的。

    “你们两个,拦住你,待我看看这里面是什么?”灰衣老者浑灵光一闪,扫去一的邋遢,露出一张欣喜的枯瘦脸来,指挥着大下方的两名灰衣人。

    “明白”两名灰衣人全灵光大放,狰狞着脸庞注视着白发男子。

    “呵呵,多谢你帮我将这遗宝取出,现在,你们三个可以去死了”

    一头苍莽白发无风自动,浪不羁的飘在白发男子脑后,轻轻说完的白发男子虎步一踏,一圈攀升到极限的战斗意志犹如实质般从周蔓延而出,对准两名灰衣人影咆哮着狂奔而去——

    两名灰衣人被这股猛虎般的战斗气势惊得脸sè微变,太强了,这白发男子修为绝对远超他们……

    只见两人对视一眼,脸上皆露出一股狠厉之sè,你要我死,我就要你死,面对白发男子的强烈攻势,两人周灰sè灵光再次一阵变化……

    灰sè灵光化为灼的火浪,仿佛可以焚尽一切生命气息,炙高温的火浪里突然里隐现出两把缠绕着熊熊烈焰的大刀。

    双手握紧烈焰大刀,两名灰衣人整个气势也攀升到顶点,拥有了这炙高温的灵兵在手,两名灰衣人底气狂增。

    “嘭”

    一团惊雷般的炸响,出现在白发男子脚下,凌辰瞳孔剧烈收缩,已经被白发男子那强大的攻势震惊了,风驰电掣的伟岸的躯像是突破了极限的法,虽然白发男子和两名灰衣人相隔不是很远,可迈动着健硕的步子,眨眼间就震碎虚空强行消失在众人眼前,这也不得不说,白发男子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也可能是凌辰修为太低,不能打量到遁进虚空的白发男子,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在电光火石之间,白发男子伟岸的躯出现了两名灰衣人前,没有任何花俏的动作,白发男子健硕的子靠近还未来得及反应的两人前,子侧歪,左肩狠狠顶出,“嘭”一声骨骼碎裂声从白发男子和右边那名灰衣人上传来。

    “锻体强者”

    凌辰惊呼出来,惊醒了一旁的苏沐,在两人睁大瞳孔注视下,那名被白发男子攻击的灰衣人,苍白的脸庞一口汹涌澎湃的血喷出,子更是像断线的风筝一般,笔直坠向大门槛上的强力结界上,一阵雷霆电光爆炸的场景就这样出现在了凌辰和苏沐眼前,惊呆的两人就这样愣愣的看着整个子贴在眼前这道透明结界上,不断承受狂暴闪电攻击的灰衣人……

    “霹雳啪啦”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焦臭的糊味透过结界,传进了凌辰和苏沐两人鼻孔间。

    “啪”一具焦黑的尸体几息间就被门槛上的闪电击得晕阙过去了,不知生死的掉落在大门槛边!

    凌辰和苏沐相互对视一眼,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从彼此的眼瞳深处,他们看到了惊愕,当然,还有绵绵无尽的恐惧。

    房梁处的灰衣老者也被白发男子这一手震撼住了,没想到竟然是黑界罕见的锻体强者,这下有些麻烦了。

    yīn厉的眼神扫向白发男子后那名早已惊呆的灰衣人,直到此刻这名灰衣人才惊惧的回过神来,面对宗门长老那yīn狠的眼sè,他不自的握紧了手中烈焰大刀,似乎眼前的白发男子并没有提防自己?

    怀着这丝侥幸,这名灰衣人颤抖的压制住内心的恐怖,手中烈焰大刀喷吐肆虐的火蛇,狠狠对准眼前的白发男子脖子砍去……

    “我最恨别人在后算计我,偷袭,亦是如此”

    在烈焰大刀即将临近白发男子脖子时,一声冰冷的声音传入灰衣人打颤的子里,使得他的子更加的颤抖起来。

    “你去死吧”灰衣人几乎被这股恐怖压得崩溃,望着已经越加临近的脖子,他甚至都能看到喷吐着炙火蛇的大刀已经在灼伤白发男子肌肤表层的汗毛了。

    劈下去!劈下去!

    劈下去他就能死的,斩!灰衣人超越平常的明锐力瞬间爆发而出,灰衣人心里怒喝着加快了大刀挥向白发男子的速度,就在凌辰和苏沐睁大的瞳孔注视下,连房梁处的老者都在微微诧异,难道就这样死了吗?明明看起来比自己还强大……

    “我成全你”一声冰冷且不带丝毫杂志的声音,猛然从白发男子口中吐出,停顿的子于大刀临近自己脖胫那瞬息,白发男子动了,雷厉风行的转过来,以灰衣人挥舞大刀十倍的敏捷度转过来,左手大力的提起灰衣人的衣领,就像提起一只小鸡一样的轻松,右手在灰衣人呆渉的脸庞高举着,拳头紧握。

    就像远古先民围捕远古凶兽那般,举起高高的标枪,狠狠插入凶兽坚硬的皮毛里。

    只是白发男子手里并没有什么标枪,唯一那根水晶长枪依然牢牢的岂立在背后。

    下一刻,电闪雷鸣的轰响之中,高举的拳头里赫然出现一杆强势无比的水晶长枪,正是白发男子一直背负后的那杆长枪。

    水晶打造的枪蜿蜒流转出一股莫名的气机,白发男子右手强力的掷出手中长枪,像极了远古先民最原始的野蛮动作。

    “轰轰”

    “霹雳啦啪”

    带着极限速度,流动着强大气机的水晶长枪,无贯穿这名吓得发傻的灰衣人头颅,彻底抹杀他所有的神识,在这电光火石中的瞬间,终结了这名灰衣人的所有生命气息。

    巨大的冲击形成一道耀眼的白sè光痕,从白发男子立的虚空一直蔓延到大正上方九龙金椅上空,一具被贯穿额骨的尸体,被一枚染得血液而变得測体通红的枪的插在闪电般炸响的虚空水镜上。(某一结界处)

    “这…………”

    凌辰和苏沐眼睛都看花了,因为刚才那一幕太过耀眼,即使凌辰被魔气缠绕的漆黑瞳孔也只模糊的看到,好像白发男子在灰衣人的攻击下兀然反击,紧接着一道冲天的光芒淹没了两人的视线,再接下来就是看着大外围残留着一道笔直的惊天破灭光线,并缓缓消散在大中。

    凌辰看到那名额骨被刺穿的灰衣人,脸上带着一股深深的恐怖感,还未完全疑固!

    再接着,大股的闪电电网包裹住了这名灰衣人,白发男子没有回过头去注视灰衣老者,而是惊愕的看着那具被闪电轰炸得血横飞的尸体,没想到大zhōng yāng九步台阶之上,九龙金椅一丈高处的虚空还有一道结界,看起来这才是整个大最为强横的结界。

    这点从那具插在水镜一般的结界上残破衣衫就可以看出,不到两息间,灰衣人的尸体就被炸得支离破碎,血染下方的金sè龙椅。

    而那杆水晶长枪则完好无损的沐浴在雷电中。

    “回”白发男子遥指水镜结界上的水晶长枪,顿时,一股霸道凌厉的气势陡然从大深处迅速划过,穿过颇为遥远的距离,回到白发男子伟岸的躯后。

    没有理会一旁yīn沉着脸庞,露出一脸怨毒表的老者,白发男子踏步走向了大龙椅处。

    因为,真正的遗宝出世前,前面的都是一些彩头,和真正的宝贝相比,灰衣老者那个小匣子,白发男子已经失去了兴趣。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