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6 击杀虫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爆!!”

    狂暴的黑夜被一道蓝光撕裂,绽放着最美丽的蓝光,爆裂在山坡之下,灰层弥漫之下的纪言祀俏脸苍白,右手剑齿矗立黑暗大地,冷漠的美眸仰视着面前的庞然大物虫离。

    “嗤”气血翻滚的纪言祀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敌不过!

    纪言祀毕竟不是锻体修士,被虫离这巨力的一拍,顿时受了不轻的伤势。

    “师姐,我等施展太乙剑诀,助你击杀此猿”

    正在纪言祀大口喘息的片刻,远处天际又飞回四名光点,隐在草丛中的凌辰眼尖,发现正是先前被虫离击飞的四名太乙弟子。

    “好”纪言祀玉手握紧齿轮状灵兵,又闪遁入了黑夜中,她不能让虫离有恢复的时间,不断的消弱虫离巨大的骨翼,此刻的虫离眨了眨铜铃大眼,shè出绿油油的幽光,但是它没有攻击纪言祀,应该说它有点惧怕纪言祀那锋利的齿轮状灵兵,每一次的伤疤里总有一股极强的灵气极难消除,使得虫离全力动用体内魔气才能缓慢的驱散伤痕处的狂暴灵气。

    山谷下,凌辰右手紧握魔剑,一股无形的魔气疯狂的灌入他体内,坚毅的脸庞上苍白一片,明显受到重创过。

    此刻的凌辰双眼呈惊疑之sè,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太乙弟子施展合击剑诀,没想到太乙剑诀竟然是如此的华丽凌厉————

    黑夜里,四轮黑白相间的太乙图案交错着无数的白sè长剑,旋转着围绕着巨兽虫离。

    虫离尖细的脑袋惊惧的望着缠绕着周万千剑气的四轮太乙图案,巨大的两只爪子横档前,它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眼前四轮凌厉的太乙图案。

    太乙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传说太乙剑诀修行的越深,威力更是成倍增长,尤其是修行到四象之后,即使面对万千强敌,也如闲庭漫步轻松,飘逸洒脱离去——

    耀眼的太乙图案飞上半空,围绕着惊惧的虫离四周,这时的虚空陡然出现一道蓝sè倩影,只见倩影脚踏太乙图案,漂浮在太乙图案周边的无数剑气仿佛为纪言祀所用,玉手对准虫离尖细的脑袋摇摇一指,顿时四轮太乙图案周边的剑气全部化为一长条强横的剑气长流,急速的shè向虫离的头顶。

    四名太乙弟子立分为四个方位,大声朗诵太乙剑诀;

    剑皇横扫天下定,虎视群雄神魔惊——

    灵兵锋利所向处,虚空蹑步登太清——

    莫道苍穹岁月阡,吾辈岂是天涯人——

    起舞落rì争岁辉,天下何人不识君——

    步行千里飘逸杀,岂是他人与争锋——

    只见这段口诀念出,四轮太乙图案更加的耀眼夺目了,图案快速的旋转着近瑟瑟发抖的虫离,铜铃大眼望着凌厉shè来的剑气,虫离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被激起灵魂深处的上古凶xìng,它仰头一声怒吼,血盆大口狂张,一团浓厚的魔气从大嘴里吐出。

    这股魔气比每一次都来得浓郁,但虫离不是用来进攻眼前的这些人类的,只见这股浓厚异常的魔气迅速在虫离庞大的躯边形成一道牢不可撼的魔气屏障,这一切不过电光火石之间完成的动作,虫离雄伟的巨爪顶天立地的撑住刚刚形成的魔气屏障,就迎来的猛烈的剑气攻击。

    就是现在!凌辰从黝黑的山谷之间猛蹿而出,脚下魔气炸响,闪亮锋利的魔剑已经紧握在在手,他发丝飞扬,快速的穿越山间,直奔半坡上的战圈而去……

    因为凌辰知道,这是四名太乙弟子的全力一击,他们想击破虫离表层的护体魔气,给纪言祀接下来施展致命一击争取时间,倘若如此强烈的轰击还无法击破虫离的魔气屏障,那么接下来他们就要承受虫离狂怒的反击了。

    “嘭”

    “嘭”

    “嘭”

    “嘭”

    一长串的凌厉的剑气噼里啪啦的击在虫离头顶的魔气屏障上,纷纷爆裂开来……

    每一次的爆裂,魔气屏障都会散发出一圈涟漪一般的波浪形魔气,显然爆裂的灵气在不断消弱魔气屏障。

    璀璨的光芒遮挡了众人的视线,就连影藏在虚空中的纪言祀心中也是微微一惊,在强大的爆炸如此之近的范围内,他们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一些波及,但他们依然坚持着维持剑气的攻击。

    “嘭”

    终于!

    当最后一柄凌厉的剑气撞击到黑sè深邃的魔气屏障时,深邃的魔气屏障就像一面墨镜一样,呈现出丝丝莲藕般的裂痕来,即将破裂。

    “要破裂了”四名弟子和黑暗中影藏的纪言祀对视一眼,脸上皆露出一丝惊喜的笑容。

    “吼!!!”

    底下,顶天立地撑起屏障的虫离瞪着绿油油大眼戏虐的看着半空上的几人,好像在嘲笑他们的无能一样。

    “遭了,快准备下一次的轰击,屏障要裂开了……”一名太乙弟子看着虫离这番人xìng化的嘲讽表,突然醒悟过来,大声提醒其他几位师兄。

    直到此刻,这几名师兄才醒悟过来,虫离的魔气屏障的确要碎了,可他们的强大攻击也结束了,闻言的几名师兄站立在旋转不止的太乙圆盘上,全灵气再次狂涌而出,准备第二次攻击。

    只是!

    他们似乎忘了,虫离看向他们时的戏虐表

    那么虫离会让他们从容的准备第二次攻击么?

    “…………………………”

    奔驰在黑夜里的凌辰见半坡上的攻击停止了,心里隐隐传来一阵不安,不由得再次加快了步伐。

    “吼!!!”

    虫离双爪用力的一撑头顶的魔气屏障,一股恐怖的魔气带动着狂风朝着半空的四名太乙弟子狂飙而去。

    凌辰疾行的子猛的一顿,漆黑的瞳孔死死盯着山坡上的战圈,“呼”山坡上传来一股震撼人心的强烈风暴,他立即俯趴在草丛中双手抱着头,强忍着头顶传来的撕裂空间的强大风暴…………

    ………………………………………

    “沙沙”

    一片飞沙走石地颤抖过后,四名太乙弟子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子歪歪斜斜的被这股飙风吹向黑夜里的半空,不知道吹向的那个山林之间去了。

    此时的山坡上,只余四个散发着黑白相间的太乙圆盘,静静的旋转在魔气屏障包裹的虫离周

    “虫离为何还没有散去魔气屏障?它在戒备谁?难道纪言师姐还在”蹲在草丛中的凌辰脸上闪过一丝决然,下一刻猛的从草丛窜出,脚下魔气炸响,一步七八米的跃上了山坡。

    “呼呼”

    虫离鼻息间吐出大口的黑sè气息,刚才狂暴无比的反击,消耗它大量魔气,现在它的邪念能够感受到还影藏周边的灵气波动,没有动,无法判断出那个潜藏的危机所在,所以它依然用双爪撑起头顶即将破碎的魔气屏障。

    虫离虽然是魔兽,但它是狡猾的,它知道一旦自己散去魔气屏障就会迎来猛烈的攻击,所以它头顶的独角已经发出惊人的光芒,一旦黑夜里那个潜藏的卑劣人类击破屏障,那么蓄力已久的毁灭之光会毫不留的击穿她的子,彻底终结她。

    而这么僵持下去,虫离体内的魔气将会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所以它选择了等待。因为无论哪一种况发生,它都有应对的办法。

    影藏在黑暗中的纪言祀心头恼怒不已,她似乎也想到了这点,只是残酷的现实告诉她,只能这样僵持下去。

    “爆!|”一道黑sè人影浑缠绕着丝丝魔气跃上了山坡,冷漠的注视着庞然巨兽虫离。

    “低人类小子,来吧!你是那么的弱小,即使我的护体屏障就差那么一丝丝就会破碎,你也打不破,看吧!你是那么的弱小”有些虚弱的邪念发出这声嘲讽的笑声。

    虫离鼻孔之间喷吐出许些黑气,它不相信这个卑微的生物有何作为,一旦自己的魔气恢复,那么这里的所有生物都会成为它进阶通灵境界时所需的丰盛血食。

    黑丝飞扬,凌辰双手举起剑柄靠在右侧前,漆黑的瞳孔扫视虚空,轻轻一点头,仿佛和某人达成共识般。

    紧接着,他左脚迈出,脚下魔气惊雷一般炸响,整个子有些跄踉的跃上半空,前后急速挥动的双脚堪堪踏上了不停旋转的太乙圆盘。(圆盘中心并没有旋转,旋转的只是外围的那一圈黑白相间的耀眼光芒)

    “哈哈,可怜的低等生物,来吧!来吧!投入死亡的怀抱吧,哈哈…………”

    虫离绿油油的大眼直勾勾看着前的凌辰,尖细的脑袋上充满了深深的嘲讽。

    半蹲在太乙圆盘上的凌辰,苍白的脸庞被太乙圆盘周边旋转的那一圈黑白相间的光芒照亮,雕刻出一张冷静异常的脸庞。

    “呼”不知为什么,虫离绿油油的大眼看向那张苍白却显得异常冷静的脸庞时,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悸动。

    不容虫离多想,那张冷静的脸庞动了。

    “斩”

    凌辰半顿于华丽的圆盘上,双手反握剑柄,体内仅剩的魔气狂涌而出,疯狂的涌向魔剑,大力插于圆盘之上。

    “叮”

    一声细微的钢铁交击声从天空传来,虫离撑起摇摇yù坠的魔气屏障,铜铃大眼忍不住抬头望向黑暗高空。

    渐渐的,虫离铜铃大眼露出一副惊惧异常的神来,一柄巨大的白sè巨剑在它的视野内急速扩大,伴随着强烈的危机感传来,然后“轰”的一声暴力斩下…………

    “嗷”虫离发出惊人的怒吼,双爪撑起的魔气屏障化为漫天碎片破碎开来,强力的一击甚至击穿了它护在头顶的骨翼。

    圆盘上的凌辰浑虚脱,仿佛被抽干了jīng血似的瘫软在圆盘上,他欣慰的看着眼前虫离的魔气屏障化为粉碎。

    就是现在!

    就在虫离被这狂猛的一击斩得嗷嗷直叫时,一道凡境巅峰修士的全力一击发出,曼妙的蓝sè倩影瞬间出现在虫离头顶,趁着虫离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空档,蓝光炙盛的灵兵对着骨翼包裹的缝隙shè去——

    “咔嚓”

    沾染着黑血的独角从黑夜的高空掉落,虫离庞大的躯顿时疑固在了原地,尖细的脑袋一片萎缩,它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渺小的人类,紧接着庞大的躯体向后微微一仰……

    “啪”

    “嗤”

    巨大的躯用尽全力派出最后一击,狠狠的砸在纪言祀柔弱的躯上,虫离巨兽这才睁着不甘、愤怒的大眼缓缓倒向山坡上方,溅起一大片泥土,发出地动山摇的震动。

    独角斩断,连带着虫离巨兽的神识也即将消散……彻底陨落。

    “呃”

    凌辰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一个柔软的躯已经扑入怀中,他不自的抱紧这名躯的后背,微微停顿了半息的时间,两人的体紧紧贴在一起,被巨力拍得倒飞而出,坠向黑暗的山谷深处……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