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动荡的烈焰火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来吧,试试”中年男子微笑着把脸盆大小的铁锤递给凌辰。

    接过铁锤,凌辰一个跄踉,厚重的铁锤“锵”的一声砸落在地,连带着凌辰的子都是一歪。

    “军哥,你也太不厚道,凌小子连这里的环境都没适应过来,你却这么整他”高天抱怨道。

    “要你管,信不信老子揍你小子”中年男子的突然变脸,令得凌辰微微一惊。

    不过好在先前在玄天峰的时候,就见识过了这两师徒俩的怪异对话,凌辰知道高天和中年男子都是大大咧咧的人,只是脾气有点怪异罢了。

    此刻见着这一幕,只是轻微的惊讶,便面无表

    “凌小子,见笑了,我这师傅就这脾气,你习惯就好了”高天被中年男子恐吓,尴尬的对凌辰一笑。

    “你小子还知道叫我师傅啊?怎么不叫‘军哥’了呢?看老子不抽死你吖的”中年男子一改先前的严肃,恶狠狠的恐吓着高天。

    高天耷拉着脑袋,一脸衰样。

    凌辰虽然早有预料,但看着两人凶狠的对话,一时间也还是有点惊愕,反应不过来

    “好了,那个凌辰对吧,这里你还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来吧,我们也该上去了”中年男子随意的看着原地的凌辰,高天则老老实实的站在中年男子侧。

    凌辰询问了一些剑渊的注意事项,又问到了一些铸剑的心得……

    片刻!

    得到答案的凌辰目送着高天两人踏出大门,厚重的石门缓缓闭合上,一年之后才能再次大开了……

    ……

    转过头,强忍着地下传来的阵阵炙感,凌辰斜视了一眼肩上的漆黑长剑。

    直觉告诉他,这把魔剑里隐约潜藏着一头恶魔,一头蛊惑人心的恶魔。

    虽然拔开锋利的魔剑,凌辰的气势会攀升两层,但这恐怖的魔剑并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回想起那天在擂台上的场景,心中止不住的杀意蔓延,虽然配合的自己的锻体功法,令得自整个气势大变,但凌辰一直谨记高叔的话语。

    这把魔剑是成长型的魔剑,若让它肆无忌惮的饮尽鲜血,恐怕里面封印的恶魔会提前脱困而出。

    想要压制他,必须自足够强大。意志力足够镇压它,牢牢的碾压住它,不给其任何反噬的机会。

    其实凌辰觉得这把魔剑带来的增幅并不是很大,顶多了让自气势攀升两层,(也许是还未成长起来的原因)可承受的风险却是相当危险的,那是极有可能失去心志,沦为嗜杀魔头的滔天危机。

    唯一令凌辰感到惊栗与欣然的就是那古老的符篆文,以及擂台上最后释放出的惊天一击。

    五丈大小的白sè剑影从天空笔直坠落而下,好强大的攻势,连望月都被击飞了出去,擂台上更是残破不堪。

    要知道擂台可是被加持了阵法符印的,还能受到略微严重的波及,由此可见这最后一击是多么的凌厉。

    这几rì,凌辰想通了。

    知道施展那一招,必须以这把魔剑作为牵引,才能施展出了那惊天一击,同时体内的魔气将会消耗掉八层左右。

    随着修为的提升,如果凌辰现在施展出那一招的话,恐怕不止消耗体内八层魔气那般简单,随着威力的增大,魔气的消耗也成倍增长。

    刻入大脑的古老“符篆文”,凌辰只看懂了第一段,也就擂台上发出的那惊天一击就是那段符篆文记载的功法,由此凌辰更加惊讶接下来的八段文字,只是现在凌辰的修为尚浅,脑海剩下的八段文字静静的漂浮着,根本没有翻译成凌辰看得懂的意思来。

    这么说来,果真要修为达到一定等阶,这些符篆文,才能自动解开?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凌辰的猜测,这把魔剑来得诡异蹊跷,谁也说不准里面藏着什么惊天秘密……

    低头深思的凌辰背后魔剑溢出丝丝魔气,包裹着凌辰渐渐滚烫的脚掌,给他带来一阵阵清凉的感觉。

    低头看看了脚掌传来的清凉,凌辰散去了脚下的魔气,体内赤沙血脉自动运行,包裹着魔剑灌入体内的魔气一并融入到了血脉之中。

    不让这股魔气再度游走在体里,而是把它们圈养在了血脉之中。

    极炼正式开始了,那么自己是该铸剑么?

    凌辰惊愕的看着脚下硕大的铁锤,惊讶之余,他抄起了旁边小一号的铁锤。

    小了一号,还是如此沉重的铁锤,忍受着四周蔓延而来的高温,凌辰正准备敲打前的铁条。

    “蹦”

    一阵地动山摇的声音突然传来,凌辰所在的平台竟然剧烈的摇晃起来了,令他惊惧不已。

    “遭了,下面的岩石敦被融化了?”凌辰慌乱的猜测着。

    早在进来之前,凌辰在通道上看向下方,几百丈高的平台就像一座‘倒立’在烈焰深渊里的金字塔一般。

    高大的圆形平台下,只有一段长长细小的岩石敦(类似桥墩一般的存在)根本不可能承受上面如此重的负担。况且下面炙高温的岩浆侵袭下,恐怕连那些灵文也带着崩裂了吧?

    洞窑墙壁四周,漫天红sè灵文光芒狂闪不止,凌辰心中惊惧不已,

    山摇地动,仿佛整片洞窑都在天崩地裂般。

    眼前的铸剑池的血红sè池水在沸腾,翻滚不休,巨大的炉鼎颤鸣不止,整个平台摇摇yù坠,好像随时都会坠下百丈烈焰深渊。

    “轰隆”在霎...

    凌辰艰难的扶着炉鼎一只耳朵,昂头,,一步一个脚印谨慎的往向平台边缘走去。

    来到平台边缘,望着下方可焚尽天地万物的深红大海,凌辰震惊了。

    平静的岩浆流被摇晃的山洞刺激的暴风急雨般,一片山呼海啸的沸腾景象。

    “这?”

    看着下方暴躁不已的岩浆流,像江河奔腾,跳脱出岩浆深渊的气泡,就像一株株在半空绽开来的鲜红蓓蕾,显得诡异异常!

    奔腾的烈焰火海像催阵的战鼓,像冲锋的号声。它们卷起股股恐怖高温的浪花冲击着平台下方的岩墩,随时可以将这座平台击毁似的。

    凌辰脸sè苍白的退了回来,无力的坐在摇晃不止的炉鼎下,脸上一片呆渉。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

    良久,凌辰呆渉的抬起头,看着还在摇晃的洞窑,感受着下面奔腾不休的烈焰火海。

    “难道是……”凌辰的眼瞳的闪过一丝醒悟。

    再次愣神坐在炉鼎旁边半响,猜测中的洞窑倒塌,坠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景并没有出现。

    而四周,依旧在摇晃着,可以感受到平台下面的滚滚不休的岩浆,跳动着窜出无数沸腾的气泡,高高的跃起,然后又砰然破碎在半空。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炼心?果然独具匠心”

    凌辰脸sè渐渐恢复正常,但内心依旧忐忑不安,异常紧张……

    洞窑那扇坚固的石门外,两双yīn笑的眼神相互对视一眼。

    和里面:“剑渊”的地动山摇相比,外面则无比的平静、宁和!

    “呵呵,军哥,那小子还真以为洞窑都要倒塌呢,呆呆的坐在炉子下面发了好久的呆”

    “这再正常不过了,虽然现在醒悟过来了,可每天还是活在胆战心惊当中,这样对他的心境百益无害”

    “是啊!当年那整整一年,我可都是提心吊胆的,时刻担心着下一刻会不会死!会不会被火海活活蒸发掉,当年的我每一天可都是没有浪费,疯狂的发泄着内心的恐惧。不知道这小子会怎样呢?”高天回想起自己当年刚刚进入剑渊的时候,开始也是被吓得半死。

    其实不止他们,基本所有进入剑渊的修士都有过这样的心境,更有心志不坚者,直接坐在原地兵解了开始的动之中。

    要是掉落烈焰深渊,那可连兵解的机会都没有了。

    能坚持过来的少部分修士。

    后来虽然醒悟过来了,但内心却永远无法平静下来,因为颤抖的平台让他们内心惊惧不已,每时每刻担心着来自地下火山的喷发。

    时刻活在恐惧当中!

    时刻极炼自己!

    时刻变强自己!

    “这小子不能死,他修有邪云当年的功法,毕定和邪云有一定的联系,但是又不能破坏铸剑峰的规矩,真是烦啊”

    “军哥,你担心啥呢,还怕这小子扛不下来啊,要知道这小子就算没有修行邪云师伯的功法,我也要把他引进我们铸剑峰的核心修炼的”

    “为何”中年男子诧异,他平时虽然和这个不要脸、且猥琐异常的徒弟称兄道弟,但对徒弟这双眼睛和为人也特别的清楚,他看人的眼神的丝毫不必自己差。

    高天微笑着把凌辰去大后山做任务的事,给中年男子从头到尾的讲了一片。

    最后,中年男子点点头,双手抱在后脑勺上,懒散的走在火红的通道上。

    “嘿嘿,还是你小子有点把握,走!陪师傅喝两杯去”

    “好嘞……”

    说完的两人勾肩搭背的消失在了火红的通道尽头……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