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孽畜!休要猖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孽畜,休要猖狂”

    正在凌辰忐忑不安望向高天的时候,外门群峰之中,陡然冲出一道惊天气势。

    “嘭”

    “蹦”

    凌辰健硕的体魄,猛然一阵,他感觉到了一股绝强无比的威势,如cháo水一般从群峰之后席卷而来,淹没了整个玄天峰。

    这股绝强的气势不同玄天峰大里的那股冰冷威压,它充满了至强、刚猛的气势,给人灵魂深深的震撼之感。

    凌辰腰间的长剑几乎要刺穿火红地毯,子渐渐承受不住这股气势,受损的细骨再次崩裂开来……

    “凌辰”筱语在下面看着凌辰子的异样,不由得惊呼起来。

    而旁边的玄霄和灰衣老者更是脸sè难堪,这股气势太强了,但显然也不是针对他们的,不然现在的他们哪有这般轻松!

    光凭自散发出的气势就能和师伯的灵压抗衡,除了同一辈的人物,谁能做到这点。

    “高渐军,……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沉闷的大传来一声极度冰寒的声音,带着异常恼怒的绪,但说出的话语却是没有了先前那丝暴躁,多了一丝冰寒之意。

    “我欺人太甚?我干你.妹,老子就欺你了,你想怎么样?有种你出来和我打一场啊”极度嚣张、无所顾忌声音黑压压的盖过群山。

    令得凌辰脸sè愣然的话语,从群峰之后洪亮的传了出来,几乎响彻整个外门。

    所有正在打坐的外门弟子,惊愕的抬头望向群峰之后,这道肆无忌惮的声音横扫整个外门,连遥远守门的两名外门弟子闻言,也是惊愣的回头看向太乙群峰?一脸的惘然,不知外门发生了什么事?

    筱语和玄霄几人也是一脸惊愕,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头顶无形之中擦出火花的两股磅礴威势……

    下一刻,凌辰感觉一股极强的气势快速的打量自己的全,受损的骨骼、肌眼的可见的速度复原着。

    “玄熙,老子再看你到难为我铸剑峰的弟子,以后你玄天峰的弟子,老子见一个揍一个,希望你把那群老小子给藏好了”

    极度嚣张的声音再次如cháo水一般传来。

    玄天峰的zhōng yāng大里,一片黑暗……

    最终!

    这名黑暗中的主宰没有言语,缩回了浩瀚的灵起威压,大一切都又陷入了永恒的沉寂。

    “哈哈,痛快,军哥,你这招恐吓的本事还是不减当年啊”

    天空红毯之上,凌辰正在惊奇自己伤势全部痊愈时,旁边的高天散去全锢,突然仰天大笑,那样子比起先前群峰之后传出的声音还要嚣张几分。

    “你小子欠拍是不是?”虚空中,一个巨大的巴掌缓缓成型,带着无可匹敌的绝强威势,在高天惊愕、惊惧放大的瞳孔下,狠狠的将其拍飞……

    大口吐血的高天,子跄踉的被拍得坠向了遥远的群峰之后,正是那道强横无比的声音发出之地。

    “军哥,你好狠啊”……

    喋血长空的高天,脸上装出一副怨恨的表

    “凌辰是吧,交待邪云峰的一切事宜,三天后来铸剑峰报道吧”

    这股强势的气息停留在玄天峰片刻,淡淡的对凌辰说下这句话,便如cháo水般纷纷退却群峰之后,徒留半空地毯上的凌辰,和小院里的筱语等人惊讶不已——

    这天!

    整个外门惊讶了……

    沸腾了……

    不少闭关的外门弟子奔走出居所,互相交头接耳,今天这一幕太让他们震撼了。

    罪天峰!

    飘渺薄雾缠绕的后山之中,碧波漾,令人心旷神怡的湖边。

    孽罪穿戴着华丽、洁白的太乙服饰,微躬着子,神恭敬的默默注视着湖对面的那名白衣中年男子。

    白sè的雾气蔓延,魂牵梦绕的飘在整个湖面上,看起如梦如幻——

    中年男子白衣胜雪,矗立在湖对面!负手而立,只能透过浓浓白雾隐约看到男子刚毅的轮廓,墨黑的长发,看不清其长得什么样子。

    “‘他’回来了……”终于,白雾之间的男子喃喃自语。

    “‘他?’?|”孽罪微抬了头颅,轻轻看了一眼薄雾之间人影,疑惑不解。

    “邪云!”

    “什么?”孽罪整个子顿时疑固住,内心剧烈汹涌澎湃,震惊不已!

    “唉,当年的我们不该‘他’的……”

    空气中流转出淡淡的叹息声,惆怅的味道遍布整个湖面。

    “那师傅,我们是不是该……”

    孽罪双手合拢,子鞠躬得更低了。

    “不可,他不可能是“他”的,你不要猜疑了,依照“他”的xìng子,玄熙若敢这么迫他,就算了拼得xìng命,“他”也会屠灭整个玄天峰的”白雾之间的那道朦胧人影似乎早已思考过这个问题,直接否决了孽罪的下半句话。

    “师尊,徒儿有一话不知当讲不讲?”孽罪小心翼翼的微微抬头,斜视了一眼白雾缠绕的湖面。

    “讲!”不带丝毫表的话语紧跟着孽罪后话响起,白雾之间的飘渺人影似乎不喜欢别人掉他胃口。

    “师尊你该下山了……”孽罪紧张的说完这句,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忐忑不安的感受着突然安静下来的湖面,陷入了淡淡的死寂。

    “该来的迟早都会来的,躲也躲不掉,你不了解“他”的xìng格的”飘渺的白雾里朦朦胧胧的,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声。

    “师尊何时才能下山呢?”说道这里的孽罪,心里不划落一丝伤感。

    从他记事开始,仿佛这个威严神秘的师尊就从来没有踏出罪天峰半步,更是没有离开湖面过……

    不知道当年的师尊经历过什么样的事,但孽罪十分希望师尊能下山走走,不再局限这罪天峰。

    凭师尊的修为,这黑熊山脉都不可能限制师尊的,还有那令人向往的“飘渺圣都”……

    又不是关押罪人的,为什么师尊不能下山?

    “我是罪人,若得不到“那人”的原谅,我终便不得下山……你不必相劝了”

    就在孽罪胡思乱想的同时,白雾里传出一句令孽罪吃惊不已的话语。

    果真被自己猜中了吗?

    师傅是罪人?这……这怎么可能!

    师傅犯了什么罪?要用终生去忏悔?

    孽罪大脑里一片空白,这是师傅第一次讲出不能离开罪天峰的理由。深深的刺激到了孽罪。

    就在孽罪还想开口的时候,白雾里忽然吹来一阵白雾,飘渺的幻境笼罩之下,孽罪双手扫开眼前遮挡视线的白雾,却发现了此刻的自己竟然诡异的站在“邪云峰”的山脚下?

    ……

    远处!

    “筱语啊,我全充满了力量啊,你不要担心了”

    “不行,我要看看你,让我摸摸,怎么可能一下子全都好了呢?奇迹啊”

    筱语和凌辰来到邪云峰的山脚下,实在忍受不了筱语的纠缠,凌辰站在原地让筱语小手抚摸着肩膀。

    无耐的凌辰头顶黑线闪过,任凭筱语仔细的摸着自己的手臂;“筱语啊,你就相信我吧,我不会骗你的”

    “都跟你说了不行!回头无尘师兄怪我没照顾好你,我又得挨骂了”筱语倔强的小脸蹬着凌辰,小手轻轻的抚摸着凌辰强壮的手臂。

    “咳咳,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啊”突然一声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两人嗳味的气愤,孽罪蹲在山脚一块巨石上,惬意的横靠在巨石边,故意的大声咳嗽了几声。

    筱语回过神来,小脸冰寒的看着翘着二郎腿的孽罪。

    “疙子、流氓”

    筱语低声碎口道。

    倒是凌辰急忙挣脱开筱语,疑惑的看着山脚下的孽罪。

    “不知孽师兄,来邪云峰有何贵干?”凌辰双手一拱,客气的看着孽罪。

    孽罪见凌辰对自己这么客气,随即也坐正了子回应道;

    “听说邪云峰出了四名天(天骄),师兄特来恭贺安瑾轩等各位师弟啊”

    “是嘛,我看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吧!”筱语冷嘲讽的看着孽罪。

    以前邪云峰没落的时候,怎么不见孽罪来邪云峰溜达?偏偏等邪云峰名声大振才来,很明显,小人一个。

    “哟呵,我的筱语师妹,我叫您老师姐得了,我哪里得罪你啦,平时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今儿个怎么处处和我做对?”孽罪邪笑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筱语一眼。

    “看什么?以前不鸟你,是给你面子,现在伤羽他们成功进阶十大天骄,我可不怕你了”筱语直需脯,横眼蹬向邪笑的孽罪。

    “呵呵,原来是水涨船高啊,你也学会这……”

    “孽师兄,你就别见外了,我也相信你是真心来邪云峰道贺的,筱语这脾气,你相处久了自会是清楚,我们先上去好好聊聊吧”

    对于这个异常强大的孽罪,凌辰还不想徒招不必要的麻烦了,三天后自己就要进入“剑渊”极炼了,这时的邪云峰多一个人就多一个盟友,这对本就人迹稀薄的邪云峰来说,有益无害。

    “哈哈,凌辰师弟是吧,上次的倒腾会一别,直到前些天的大比上,你可是让师兄我刮目相看啊……”

    ……

    在筱语满脸不愿之下,凌辰和孽罪有说有笑的走上了邪云峰……

    ……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