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黑暗中的主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那个女孩就是现在的沐紫琳师姐?”凌辰毫无血sè的脸庞疑惑的询问到筱语。

    “是啊”

    “那他怎么走的?兵解么?为什么兵解啊”凌辰更加想不通了,不知道那个名叫‘白战辰’的男子为什么兵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从这事后,沐师姐平时当着我们面,看不出什么,可后面据名旒峰的弟子说,很多次都看到沐师姐一个人仰望‘逍遥峰’独自思念白师兄呢”

    筱语摇摇头,也搞不懂当年的两人究竟存在着什么隔膜。

    “白师兄这人怎么样?”凌辰听得这故事,喃喃的问道。

    “白师兄为人和善,且从小天资卓越,修行速度更是用一rì千里来衡量也不为过,消失十年后回归的白师兄,轻松打败上一代‘天’!实力深不可测”筱语被凌辰提醒,这才醒悟过来,惊疑的说道。

    “天资那么好,修为那么高,难道自体出了问题”凌辰猜测。

    筱语听了凌辰的分析,直摇头;“白师兄体也没出什么问题啊,没见过师伯给他找什么治疗体的药材,应该不是体的原因吧”

    “那就是十年前接走白师兄的‘那人’的问题了,我很好奇到底白师兄当年被谁带走,而又突然回归太乙门,在自家的山峰上‘兵解’的?”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高伯说了,大比过后,会有人对你不利,叫我好生看着你,等高伯来找你”筱语白了上虚弱的凌辰一眼。

    凌辰一听高伯,眼瞳里闪过一丝讶sè;“筱语,高伯是谁?我认识么?”

    “不认识,高伯是铸剑峰驻守在剑渊的长老,每一年都会来外门挑选一些锻体一脉的弟子进入剑渊极炼,以便曾强我们太乙门影藏的实力,可是最近十年来,新进门的弟子进去剑渊的总量都没有超过十个,非常稀少”筱语给凌辰解释道,说完还不忘瞪了凌辰一眼;

    “听苏胖子他们说的,你真要去剑渊啊?在哪里不管你受得了还是受不了,都得呆满一年才能出来,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进去”

    “不用想了,我必须尽快进入剑渊极炼,尽早提升自己的修为”凌辰笃定的回应筱语,因为其坚定的语气牵动了体内伤势,凌辰不由得再次剧烈的咳嗽起来了。

    轻轻拍着凌辰的后背,筱语无耐的叹了口气:“要去也要等你的伤势好了之后去吧,进入剑渊你就跟着高伯一起吧,多少也有个照应”

    “知道了,呐,筱语!你这铜镜竟然能看到外门广场上的比赛?”凌辰盯着面前这面投映出外门剧烈战斗的铜镜,显得不可思议。

    凌辰也知道,在黑界有些特殊的‘灵兵’虽然不具备战斗的能力,但jīng研探查,监控这方面颇有效用。只是这一类特殊‘灵兵’在黑界也很少见。

    “这是我十七岁诞辰,师傅送我的‘灵兵’呢,虽然是一把最低劣的“下品灵兵”不过用它能看到方圆五百米外的画面,模糊了点,还是能看清广场上的比赛的”

    哦!凌辰点点头,他和筱语自然是不能相比的,筱语的师傅是外门千人敬仰的执法长老,送给徒弟生辰的“灵兵”都是这般妙用,没落的邪云峰就拿不出这般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你喜欢啊,你送你咯”筱语见凌辰低声感慨着,以为凌辰喜欢这件“灵兵”。

    “算了,我进入剑渊也用不着了,就是好奇而已”凌辰微微一笑。

    “哦,好吧,你先看着比赛,我去厨房给你弄点吃的来吧……”

    凌辰虚弱的朝着筱语点点头,转而看着铜镜上jīng彩的打斗了——

    …………

    就在筱语经过zhōng yāng大,沿着山路往杂役院走去的时候……

    大门紧闭的zhōng yāng大内,灰暗的大两旁坐满了数名气息隐晦的人影。

    门窗投shè进来的阳光,带给灰暗的大几道刺眼的光线,冰冷的大并没有因为这几道阳光的照shè变得暖和起来,相反越加的寒冷起来了。

    “你们倒是说话啊,内门神桥断裂,这事你们怎么看?”左侧大传来一名老者低沉的声音,略显焦急。

    “神桥裂、灵兵铸!

    太乙生、邪云归!”

    此刻端坐在大两侧的众多长老均都沉默着,如果真是传说‘那人’回来了,恐怕太乙门将迎来一场血雨腥风!

    “刘长老此言差矣,内门神桥断裂,这自当有内门的人出来检测,我等现在就先站好队,那而后万一站错了队伍,可就是灭顶之灾啊”

    “是啊,谨慎行事啊”

    “我也觉得现在谈论这些为时尚早,说不得“那人”根本就不会回来了”

    “那神桥断裂之事?葛长老你怎么解释?”

    沉默的大两侧,传来议论纷纷的声音,坐在大正zhōng yāng的男子,看不清楚脸庞!被黑暗笼罩着……

    黑暗中的男子就这样默默听着大下方众人议论声,不发一言。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站在‘无一脉’,当年就是因为我们支持‘无一脉’,才换来了如今的地位与荣誉”!渐渐的,争吵着两派代表终于说出了心中的支持的哪一方。

    “洪长老,你这么多年难道没看到‘铸剑峰’rì益强大么?锻体一脉的强者在黑界都是如此强势,更何况他们一直忠心耿耿的等待“那人”的回归,也许三百年后玄天峰站在“他”一边,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渐渐的,两侧大长老椅上分歧越来越大了……

    他们都在为玄天峰的未来做打算,不想站错队伍,迎来灭顶之灾。

    而筱语的师傅,玄霄此刻端坐在大最右侧最边角的一张大椅,沉默的看着众人。

    “够了”听着耳边传来越来越栝噪的争吵声,大上方沉寂的宝座上,传来一名男子微怒的声音。

    下一刻,议论纷纷的大顿时鸦雀无声,他们全都惊惧的看着大上方,那名端坐在黑暗中的男子!

    时间如流水般静止,压抑的气氛令这些端坐在大两侧的长老们忐忑不安。

    终于,大上方黑暗中传来一句询问,正是对右侧边角的玄霄传来的;“玄霄,神桥断裂之事,你是作何感想?”

    周围的沉默的诸位长老皆是不敢多言,生怕大上方黑暗中的那人震怒。

    “师伯,这事,师侄认为,不予理睬即可”玄霄站起来,虚白的胡须微躬着,恭敬的对着大上方行了一礼,说道。

    “哦”黑暗中的人影,陷入了沉默,整个大又陷入了永恒的安静——

    ………………

    “那就依玄霄所言,今后神桥断裂之事,尔等不必多谈,吾自有主张”黑种的主宰平淡诉说着,好似根本不把这关系到内外门大战的重要事放在心上一般。

    不过底下的众多长老均都不敢再发一言,一副顺从的摸样。

    其实玄霄所说再正确不过了,面对这神秘异常的内门和即将回归太乙的“那人”他们最好选择就是中立,到时其任何一方败了,他们再跳出来就可以了。

    凭借着玄天峰雄厚的实力,换做是哪一方侥幸胜出,也都不会为难玄天峰的。

    两败俱伤的内门和铸剑峰,根本无法拒绝玄天峰的加盟,所以黑暗中的主宰认同了玄霄话语里的另一层含义。

    直到这时,大两侧的诸位长老才恍然醒悟过来,心里不惊高呼玄霄此举巧妙——

    “没什么事,那你们都下去吧,‘本座’要闭关了,若非紧急况,切勿打扰‘本座’的闭关——”大正上方黑暗中的主宰,驱散下侧的众人,随即又陷入了永恒的安静当中。

    “师伯告退!”

    众长老齐齐鞠躬,而后才井然有序的退出大

    “嘎吱”待得檀木大门遮挡门外刺眼的夕阳时,大上方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句自言自语;

    “你真的要回来了么?回来看看当年窃取我等内战果实的‘她’吗?”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遥远的内门发出的,一时间黑暗的大弥漫出一股惆怅的味道……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