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晶莹的鲜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这是一片灰暗而yīn霾的世界,这里储藏着一名少年成长的愤怒与绝望……

    灰暗的天空缓缓浮现出一段段画面……

    师傅的微笑在刹那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师伯们的体在黑暗的火焰中化为了一具具骸骨骷髅。

    师弟们倒在鲜红的血泊当中,小暖失去记忆……

    这是“他”内心深处的邪恶世界,在这仿佛静止的空间里,他痛苦的回忆起了那段“血海深仇”

    “师傅、师娘,徒儿没用!,徒儿没用……”

    他意识化成的虚幻人影,就这么孤寂的跪在这片天地之间,嘴角喃喃自语……

    天空师傅威严、师娘溺的目光从天空缓缓俯视着他。

    好像正在告诉他,不要放弃前路,哪怕遍布荆棘,也不要停下前进的道路。

    突然、师傅师娘的画面蹦然破碎,化作无数破碎的铜镜散落进无尽黑暗中——

    一段黑sè古老的“符篆文”出现在了凌辰意识上空,短短的不到百字的文字,凌辰惊讶的仰望这段文字,他竟然看得懂这神秘古老的“符篆文”

    嘴角张口结舌念叨出这段未知的文字,下一刻!

    意识重回体,眼球扫视四周,远处无尘等人的关怀眼神,筱语张口想说什么,却被旁的无尘拉住,一脸焦急的样子!

    周围安静下来的众多外门弟子惊讶注视自己的表,被凌辰一一收在眼底,而天空那个散发着恐怖灵压的绝招快蓄力完毕了。

    好像凌辰刚刚沉浸到另一片天空的意识,只花费了短短几息时间而已。

    最致命的一击即将落下,凌辰恍然醒悟了过来。

    周魔光焕发,一段神秘复杂的“口诀”在凌辰内心想起。

    双手紧握剑柄,剑尖朝下,凌辰周黑气涌动,被牵引着灌入眼前的黑剑当中——

    天空的至强一击,威压的气势已经在喷吐它恐怖的锋芒了,而下面凌辰周魔气一个倒转,居然不停使唤的全部缩回了体内!

    魔气不足,施展不出那招!

    yīn沉的神sè,冷静的打量头顶的那股缓慢形成的威势。凌辰一咬牙,体内血煞之气狂涌而出,冲击着自奇经八脉,不断的摧毁着自的脉络——

    “他这是在干什么?”

    一时间,不光台下众多弟子看待凌辰露出惊奇的神,就连长老椅上的诸位长老全都坐直体,似要好好看清凌辰到底想干什么?

    “啊”

    承受着远超于常人数百倍的痛苦,凌辰体内已经支离破碎,他眼神锐利的盯着手中魔剑,期待它能输入最为jīng纯的魔气去治疗自己的体。

    不过,等了几息,凌辰发现双手间这把魔剑没有丝毫魔气涌动,似乎陷入了沉睡一般,对凌辰目前的处境不管不问。

    “劈啪啦”

    凌辰的体不断炸响,全上下迸溅出血爆裂的声音,这是他极度自残引起的强烈反噬,原本以为魔剑会注入体内更多的魔气去治疗体,那时他就可以指挥那股魔气全力施展那段符篆文上记载的招式!

    没想到“它”连一丝魔气都拿不出来。

    这一切发生在外面不过电光火石之间,但是凌辰却是真正的绝望了,自气息不断下降,头顶的强烈威压,似乎下一刻就可以汇聚灵气完毕,即将打出最为恐怖的一击。

    拼了!极度绝望的边缘,凌辰血迸溅的双手再次握紧了手中长剑,他本能的做出了反抗,尽管这抗看起来那么苍白无力。

    “凌辰,你在干什么啊,在干什么?”台下筱语一脸悲痛,声泪俱下的看着擂台上那血腥的一幕。

    擂台顶上的护星大阵光芒闪过,随即又消停了下来,对于望月那恐怖一击,它做出了反应,但对凌辰自残的行为,它则无动于衷。

    “杀”

    心头的邪恶声音已经控制不住了,yù冲出这道渺小的束缚,重现大地!

    “去”

    “斩”

    一声喝从天空传来。

    凌辰浑鲜血,双手紧握长剑,内心念叨出那段神秘符篆文。

    天空绚丽的青sè灵气活脱脱的就像一只巨大化的仙人刺,散发出恐怖刺眼的光芒,拖着后长长的青sè灵气从天空斜shè而下——

    望月的最强一击已然发出。

    就在这时,青sè光芒带动长长灵气团shè至凌辰面前不足两米的时候,这名浑鲜血的男子天灵盖中冲出一道魔气。

    这道魔气冲出凌辰体内,就像鱼儿跃进大海一般,直冲天际,消失不见了——

    然后凌辰的子被一道璀璨的魔光保护着……

    “突破了!”台下弟子的惊呼!

    “突破了”无尘等人的惊呼!

    “突破了”长老椅上淡淡的讶sè!

    可是,最后众人脸上还是闪过一抹悲哀,这名先天期就能勉强和聚灵期对抗的弟子,终究是难逃一败,因为那青sè灵气轻易刺穿魔光,已经尽数击在了凌辰血模糊的体上。

    “轰隆”

    凌辰双手竭尽全力的将这把魔剑狠狠插在地板上,瞬间突破带来的大股魔气帮他完成了这神秘未知的符篆文,接下来他就被汹涌奔来的长长尖刺攻击着、子被击飞了出去——

    恍然间,凌辰倒飞的体,眼角瞥见天空一丝白光闪过,紧接着,他被灌进体内狂暴的青sè灵气得喷吐出一大口鲜血,血溅长空——

    “不,凌辰”筱语使劲的挣脱无尘的手臂,带着潸然而下的俏脸,朝着高高的擂台奔去。

    “这?”无尘等人都愣在了原地,他们没有动,因为这是规矩,筱语则不同,她是玄天峰的,有靠山,如过邪云峰在这个时候违反门规,名旒峰的一定不会浪费这次难得机会,好好的打压邪云峰。

    伤羽伸手拦住苏胖子和焦虑的安瑾轩,示意两人别冲动。

    “有点意思,谁输谁赢?”这时的无邪仰头看着擂台高空,嘴角挂起一抹妖异的微笑。

    “嗒”望月单脚落地,曼妙的姿露出一张略显愧疚的表来,看着横飞出去,砸在擂台边缘围栏处的凌辰,显然已经受重伤。

    只是,望月却惊奇的发现了那个披头散发,浑伤痕累累的男子艰难的抬起头颅,邪魅的看了自己一眼,随即又大口喷吐出晶莹的鲜血了。

    危险!

    好强烈的危险气机!

    来得如此突然,望月全震栗着,被这股突然而来的危险气机锁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就在擂台下众多弟子以为巡逻队会宣布凌辰落败时,令人疑惑的是擂台边角那个中年大汉,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趴在擂台上鲜血流淌一地的男子!

    “咔嚓”

    一道白光从擂台上方的虚空隐现而出!

    突破时间的阻碍,带着天空金黄sè光芒的白sè巨剑虚影,看起来是那么真实,还镀上了一层金黄sè的闪烁光芒。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外门弟子,眼瞳里全是不可置信,浓浓的惊讶之sè。

    这道风驰电掣巨剑虚影,朝着扬起头颅,惊愕不已的望月,迎面斩下……

    “爆”

    “啪啦”

    白sè巨剑虚影迎着刚刚御起的青sè灵气盾,斩下!两者剧烈的摩擦,爆裂起来了。

    一时间,擂台上木屑纷飞、灰层弥漫……

    双手捂着小嘴的筱语刚刚奔上擂台,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轰响,震得子一歪,倒在了擂台边缘,她惊恐的发现,灰层弥漫中,一道青sè影倒飞了出去,跄踉的栽倒在了擂台之下。

    静……

    死一般的安静!

    就连四名天骄的擂台上,皆都露出一副惊讶,发出最后这一击的肯定是凌辰无疑了,这最为恐怖的一击,就连这些天骄都感到了一丝忌惮。

    他们知道,这名邪云峰的弟子仅仅才先天期,就算刚刚突破的聚灵期,那也不过才初窥聚灵,甚至还没有彻底稳固,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横的破坏力,不由得不令他们重视起来了。

    “我的.妈呀,这是要逆天啊,这就是邪云峰的修魔者?”

    “垂死挣扎都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一击”

    “太恐怖了”

    台下众多弟子从惊愕中苏醒过来,纷纷议论起来了,这场比赛太过惊人了。

    远处人群堆的一片空地上,一名青sè倩影重伤昏迷不醒,大腿处的青衫被划出长长的豁口,一条触目惊心的巨大伤痕,丝毫不下于凌辰全伤势那般严重。

    虚空一阵波动,一名威严的中年美妇出现在青sè人影面前,蹲下来抱起青sè人影,眨眼间,虚空又是一阵波动,中年美妇抱着昏迷不醒的望月,在周围众多弟子惊愕眼神下消失不见了。

    “邪云峰,凌辰获胜”

    筱语惊愕的看着擂台zhōng yāng的破裂的地板,小心翼翼的绕过去,奔到浑鲜血的凌辰边。

    “凌辰,你醒醒啊,快醒醒啊”筱语迫切的摇晃着凌辰手臂。

    “筱语,快扶这小子回去疗伤吧,切记一定要守在他边寸步不离,等大比结束,我就来找你们”

    浑扎实的中年大汉似是认识筱语,柔和的脸庞,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筱语。

    “哦哦,高伯你的意思……?”

    “你自己明白就好,回玄天峰吧”中年大汉说完,子便闪烁到巨大擂台顶上,安装新的灵石,以便护星大阵的运转。

    浑浑噩噩的凌辰,被筱语吃力的扶起,两人踉踉跄跄的往擂台下走去。

    路过被大战击穿一层木板的擂台zhōng yāng,凌辰条件反shè般的顺手握紧了那把插在血泊的魔剑。

    长剑微不可闻的“嗡鸣”几声。

    黝黑光亮的剑,似乎不愿凌辰将它从那滩新鲜的血泊中取出,它还没饮够!

    那可是最为jīng纯的“处子jīng血”!

    凌辰高大健硕的体魄,现在已经残破不堪,伤痕累累!

    筱语吃力的扶着凌辰摇摇晃晃的走下擂台,迎来了周围不少弟子敬畏的眼神。

    在黑界就是这样的,有实力你就能得到万人敬仰。

    刚才凌辰以先天巅峰大战聚灵期的望月,更是用自残的方式来突破自瓶颈,早已赢得了这些外门弟子的认可。

    在安瑾轩等人诧异目光注视下,筱语竟然扶着凌辰踏上了玄天峰的山路?

    “筱语这是要干嘛?”就连伤羽也是一脸的疑问。

    “专心比赛吧,凌辰这次在战斗中突破了聚灵期,大家都不用担心他了,全力以赴接下来的比赛”无邪扫视一眼远去的凌辰和筱语,若有所思的点点。

    “也罢,只有等比赛才后能去看望凌师弟了”无尘叹了一口气,还是有点担心凌师弟受的伤势。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