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记言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大阵……?”凌辰被深严的剑齿直抵脖子,顿时一股股冰冷的寒气从剑齿上散发出,刺得凌辰全一个哆嗦,偏偏被这名女子玉手抬起的下巴不能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和这名一脸寒霜的女子对视着。

    “说多了你也不懂,反正今晚是很难走出这里了”蓝墨sè女子玉手一摇,手中直抵凌辰脖胫皮肤处剑齿消失不见了,挥手松开凌辰的下巴,站起来沉思着,打量周围越来越多的紫雾。

    啊!

    脖胫处的威胁离开,凌辰终于大松一口气!在得知自己害得眼前这位师姐被困大阵,凌辰苍白的脸庞闪过一丝愧疚。

    先前的他只以为这是一片原始森林,没想到竟然还是一片大阵!这么说的话,那森林外围那些树木不能砍倒也有可原了。

    凌辰看着这名师姐的背影,疑惑的问道;“师姐,既然是大阵,为何不立通告牌,这样可以避免像我们这样的低阶弟子被困大阵啊”

    “你以为这大阵是外门的呀!这是内门的设置的独特‘止’防止外门弟子故意停留大后山的!外门不是有通告吗?天黑之前所有大后山的弟子都必须离开,你是怎么回事?”说着这名微怒的师姐,又转过来,细细打量凌辰。

    “呃,师弟在这里伐木做宗内任务,一时之间忘记了时间……”凌辰从地上站了起来,虽然遭受了师姐那把灵兵的反弹,但好在这位恐怖的师姐并没有用灵气反击自己,不然凭借凌辰现在的,还是吃不消的。

    这名陌生的师姐,远比自己面对陌伤羽他们那股威压强大很多,所以凌辰判断这名师姐手下留了的。

    “自作自受,害了自己,还带着连累我”

    漆黑的夜幕笼罩着yīn深深的森林,凌辰看不清这名师姐的表,不过听语气有些懊恼的样子。

    “呃,师姐对不起!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夜幕降临,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混混沌沌、模糊不清。

    而此时的凌辰心中却充满了无限的惆怅…

    “咔嚓”

    这名师姐从衣袖取出一根小小,却散发着清晰明亮光芒的小棒。照亮凌辰有些惆怅的脸庞,没好气的说道;“这不还都怪你!现在还来问我?”

    凌辰惊讶的看着师姐玉手间的发光小棒,惊讶不已——

    散发着蓝光的木棒拥有明亮的光芒,但shè进周围朦朦胧胧的紫雾里,这明亮的光芒却只能照shè两米不到的范围。

    “这?”凌辰看着蓝光和shè进周围茫茫紫雾,始终突破不了两米范围,神秘的紫雾像是一道天生克制蓝光的屏障,牢牢的束缚着这段明亮的蓝光。

    凌辰透过明亮的蓝光看着这名师姐脸上露出深思的表,黛眉微皱!

    师姐紧锁的眉头;“不行,看来只能照shè这么点距离了”

    凌辰狐疑的看着明亮的蓝光,开始变得忽强忽弱起来了。

    “师姐,你说这个小棒会不会突然熄灭了吧”

    “找死吧你!”师姐狠狠蹬了凌辰一眼,拿着小棒照着两米不到的地面,小心翼翼的前行起来了。

    “额!”凌辰急忙扛起地上的巨斧,背好黑剑,跟上前面的师姐。

    师姐看着凌辰扛着巨斧,谨慎的跟在后,不爽的说道;“谁要你跟着的!你把我害成这样”

    “呃,师姐,那个对不起了,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好心把我也带上吧,不然这里这么yīn深……”凌辰苍白的脸庞略微恢复了一点血sè,有些惭愧的说道。

    “对不起有什么用,离我远点”师姐狠狠刮了凌辰一眼,满脸不愿的。

    因为发出蓝光的小木棒照shè范围有限,所以凌辰紧跟在师姐后。

    “呃,好好!我走后面!”凌辰听得师姐话语中有带自己一起的意思,子自觉的急忙退后几步,附和着说道。

    不再言语的师姐,皱着眉头,一边深思着一边照着前路走去……

    从漆黑的原始森林密林当空,往下看去……

    漆黑的森林里,古木参天,纵横交错的黑sè巨树之间,一条狭窄的小路上,一道忽强忽弱蓝光照shè出两名男女紧皱的眉头。

    凌辰复杂的心,跟着前面的师姐朝林子的纵深处寻找出路,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在林子里穿越,密林高空的猫头鹰的叫声越来越沉闷,先是偶尔一声,现在这种沉闷的声音渐渐连成一片,森林里到处都是哼哼地叫声。

    师姐借着手中还稍微模糊的蓝sè光线,继续前行。

    凌辰扛着巨斧,前世的他杀伐无数,自是不在畏惧眼前这小小黑夜中猫头鹰。

    只是、他们似乎一直在原地绕着圈,走了三个多时辰!皱着眉头的师姐终于停下来了,借着蓝光在原地一颗巨木上做了一个标记,两人又继续穿梭在黑暗的密林中了……

    ……

    “怎么又回来了,该死”

    “东边、不对啊,是西边……”

    边走边听到师姐自言自语,凌辰不插嘴道;“师姐,既然你修为那么高,为何不直接飞出去?”

    师姐没好气的回应道;“你以为我不想吗?在这紫雾缠绕的密林里,你试试你体内的灵气能溢出体外吗?”

    “呃,不能!难道这紫雾能隔绝修士体内的灵气,使得我们施展不出灵气来”

    “嗯,这是内门最为神秘的三大上古止之一,第一道设置在这大后山之中,守护外门神桥,外人无法突破这道大阵的”

    师姐继续解释道。

    “哦,那我们岂不是走不出去了”

    凌辰听的是上古止,脸上讶sè闪过。

    “没事,大阵里面的杀阵还没开启,只是最基本的一些小小迷阵而已,只要找准正确的道路,还是能走出去的”师姐解释道。

    “哦,那行,师姐你在前面照路,待会我用斧头在我们经过的每一棵树上做上标记,这样也能快点”

    师姐点点头,继续往前走去,在越发微弱的蓝光照shè下,传来一阵阵“啪啪”的声响,正是凌辰在做标记……

    ……

    时间在黑夜中的寻路当中流逝得非常快!

    蓝光照shè下的范围再次缩减,凌辰不得不再次靠近了这位神秘的师姐旁。

    “啪”

    “对了!师姐,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凌辰”

    一斧劈在旁的大树上做好记号,凌辰随意的问道旁边的师姐。

    提到名玮,这名师姐停顿了片刻,表淡淡的对凌辰说道;“我姓记,其他的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噢”凌辰取出巨斧,继续跟着记师姐往前方的黑暗中走去……

    ……

    深夜过去了——

    渐渐的,这是他们第十三次回到原地了,虚弱的蓝光照shè下,两人面sè难堪的看着周围大树上,全是标记好的记号!

    “呃,师姐,你看我们这招有用吗?”凌辰扛着巨斧有些疲惫,喃喃的看着周围密密麻麻全是记号的大树。

    忽然沉思的记师姐脸上闪过一丝顿悟,看着周围全是记号的大树,片刻……惊喜的自语道;

    “一定是这样的!对!怎先前没想到呢”

    “什么这样的?”凌辰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记师姐。

    顿悟中醒悟过来的记师姐,拿着手中的蓝sè小棒,照亮不到一米的区域对凌辰说道;“快点走,我知道出去的路了”

    “额”凌辰走进蓝光照耀的区域,因为蓝光的区域再次缩小,他发现自己和这名记师姐靠得太近了,肩膀几乎挨着的。

    “扔到那把斧头吧,反正也快出去了”师姐看着凌辰健硕的子加上巨大的斧头。

    “可是这是铸剑峰的呢,万一弄不见了怎么办?”

    师姐再次冷声道;“扔掉……”

    最后凌辰还是妥协的把巨斧扔掉了,跟着这名异常强势的师姐往来时的路走去。

    师姐带着凌辰往回走,就在凌辰纳闷的要提出疑问的时候,行走在旁边的记师姐忽然停下脚步,往后面退了几步。

    蓝光越来越微弱了,即将熄灭,凌辰注视着记师姐目不转睛的看着一颗较小的‘香虞’树木。

    疑惑的他正准备开口,却突然发现记师姐玉手在那颗小树上轻抚了几下,随后捧着手中快要熄灭的小棒示意凌辰跟上。

    凌辰被记师姐拉着手臂,向前走了几步!

    顿时,前面的空间仿佛一面水镜被打破一般,两人奇异的穿过这面涟漪的空间。

    子消失不见……

    ……

    一阵波纹激,两人的影,出现在了一片漆黑的森林外围。

    显出来的凌辰!

    再次感觉到了体内舒畅多了魔气流动,凌辰暗暗心惊,四处打量周围的环境。

    就在这时,师姐手中的小棒完全熄灭了,不过此刻的记师姐全猛然爆发出一股璀璨的蓝光,照亮了这片天地,凌辰豁然发现两人站立之处,正是森林外围石板路上。

    “出来啊,呼吸都顺畅了许多”凌辰不感慨道。

    出得那座上古止的森林,不仅压抑的魔气可以用,而且目光视黑夜如白昼一般。

    “把你的手松开吧,我要回去了”蓝光笼罩着记师姐,淡淡的看着凌辰。

    “呃”凌辰这才急忙松开,刚才无意之下抓住师姐的衣袖。

    现在已经是大半夜了,外门大多弟子都沉浸在静静的打坐当中,整个外门一片寂静。

    师姐全爆发出的蓝光照亮了前面的道路,她斜视了一眼原地的凌辰,没有多说什么!

    整个子化为一道蓝光,离地半米高,快速的消失在了花岩岗大理石铺成的道路上……

    “呃”

    准备回山门的凌辰,左脚踏出!却发觉脚下有东西,移开脚掌,发现豁然是那个光芒褪尽的黑sè小棒,静静的躺在石板地上。

    凌辰捡起手中暗淡无sè的小棒,望着远去的冲天蓝光,摇摇头!

    背着后的长剑独自向外门广场走去……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