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影藏的复仇之心(从来不曾消退分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旁边的小师妹倒没怎么怀疑师兄的话语,小脑袋点点头,对凌辰投去好奇的目光。

    “啪|”

    “啪”|

    眼前这颗杉树,像是紧张的战士屹立在大地之中,任凭凌辰努力的挥动着巨斧猛砍着,它也纹丝不动。

    万古长青的松树伸展着苍劲的枝干,眼前大樟树撑起绿荫大伞,上面的枝桠像是有千百只鸟雀飞跃、歌唱。

    心中默念赤沙血脉极炼功法,凌辰挥舞着巨斧的双,臂渐渐涌出一层淡淡的红sè气体,被长袍遮挡,所以远处好奇观望这边的两名外门弟子,并没有发现凌辰体的细微变化。

    “啪”

    刚猛的一斧,猛劈树根处,巨大的力道终于带动头顶的枝桠,发出“沙沙”|的声音,不过大树根部还是纹丝不动。

    远处砍伐树木的众多杂役弟子闻得动静,视线压低,快速的扫描了凌辰这个方向一眼,随即众人看向凌辰的眼里皆充满了一股惊讶。

    “李哥!这人?”一名杂役弟子,惊奇的低声对另一名年长许些的杂役弟子说道。

    “别多问,干自己的活”年长许些的杂役弟子沉声回应道。

    ……

    “啪”

    “啪……”

    比杂役弟子们刚猛许多的巨斧,快速的劈砍着这颗水桶大小的树根,凌辰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了。

    因为每一击,凌辰都使出了全力,锋利的斧刃每一次挥动,必定带出一片“呼呼”风声,这一幕令得周围瞥眼看过来不少杂役弟子暗暗心惊。

    和这些jīng疲力尽,加上一些年老体衰的杂役弟子相比,凌辰每一斧的劈出都是那么刚劲有力……

    就连远处大石上的一男一女都露出稍微的惊讶,眼前这名男子劈出的深寒斧刃竟然带着少许的凌厉。

    不过他们并没有太在意,如果是什么厉害的外门弟子,也就不会来做这等低等的任务了。

    宗内远远有那些高等接的任务,比如猎杀什么等阶的妖兽啊,或者护送灵石回宗门这些,都算是比较高级的任务。

    虽然两人看不透凌辰具体修为,但聪慧的他们也大致推断出,凌辰最多不过灵气初期左右的弟子。

    可实际上,两人都远远高估了凌辰的修为,当然!这点对于正在卖力伐木的凌辰来说,自是不知晓。

    就算知晓了,也不会作何感想。

    现在的他只想变强!

    保护小师妹和找灰烬门复仇——

    这才是此刻凌辰心中的动力所在,这个目标有点遥远,但并非不可能,凌辰将它划分为几个小小的目标。

    前世的自己得幸师傅收养,知足的他并没有要求自己将来成就如何,努力从一个小人物做起,埋头苦干,最后不知不觉的成为了宗门弟子第一人。

    就是因为他没多想什么!从每一件小事坐起,很刻苦努力的去突破自我。

    凌辰十分清楚自己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突破聚灵期,进入剑渊极炼,在剑渊、不仅能快速提升修为,还能锻炼出坚韧不拔的心志。

    这正是凌辰目前迫切想要的。

    “啪”

    “啪……”

    用尽所有心神的凌辰,很卖力的砍伐着一颗又一颗的巨树。

    ……

    每一次的挥舞巨斧、似乎都要将自己的灵魂融入进去——

    脑海里,一个坚定的声音回响。不停的念叨着,漆黑的眼眸一片血红渐渐弥漫——

    灰烬门……!

    啊……苍天!为什么独独留下我的xìng命?

    ?你是在嘲笑我吗?

    嘲笑我的无能,让我在永恒的绝望与黑暗中渡过余生?还是让我来告诉其他人你无可匹敌的意志?宣布你的强大,让我永远在你的yīn影之下战栗,终都活在恐惧之中?

    愤怒的绪开始在心中交织,凌辰坚定的心回忆起那片废墟,更加笃定起来——

    好……

    既然你留下了我的xìng命,那我就要你永远后悔这个决定!

    复仇……

    复仇!

    总有一天,哪怕是粉碎骨……!我也要你‘灰烬门’有朝一rì也品尝一下我所遭受的所有痛苦!

    疯狂挥动手中巨斧,这个表面看起开朗的男子,低下竟然隐藏着如此狂暴的绪。

    他的表变得冷漠,他的那双漆黑的瞳孔中开始堆积起了愤怒与憎恨。

    平时表面上,大家都觉得凌辰是一名喜欢微笑的男子,可他们不知道,‘他’的内心却影藏着那段灰暗的天空。

    他不敢对任何人说这段往事、‘灰烬门’是庞大的,丝毫不下太乙门和落rì门那种的庞然大物——

    说出去,只能引来仇家……

    他只能悄悄的伪装自己,面对那些真正关心他的朋友,‘他’更要珍惜!

    但‘他’内心,却没有忘记那段仇恨、因为那是刻骨铭心的!

    时刻谨记着,自己背负的血海深仇。

    心魔,在悄悄滋长,生根发芽——

    背后漆黑的魔剑,冰冷的剑柄仿佛一只深邃邪恶的眼瞳,默默注视着这名男子——

    他捏紧手中的巨斧,高高举!用坚强的意志劈向这颗摇摇yù坠的巨木。

    “啪”巨大的香樟树重重的倒在了柔软的土壤中,砸进去一条长型痕迹。

    凌辰扔掉巨斧,劈头散发的迎头倒在了土壤当中——

    周围的杂役弟子早已走光了,此刻天sè灰白灰白的,相信不出一个时辰夜幕就会降临这片原始森林,周围到处都是凌辰砍倒在地的树木,横竖摆放着,陷入深深的土壤中。

    原始森林里的大树藤条相互缠绕,在凌辰的头顶,如同罩上了层层叠叠的大网,也极似暗绿sè的海底,半丝光线也透shè不进来。

    在这片大森林深处、遥远的山坡上,白雾飘渺,不少古木粗壮的枝桠都被影藏在了这茫茫无际的白雾当中。

    不过在这片白雾最浓的森林中心,却兀地显现出了一座白sè的半截桥墩出来。

    此刻站立在白雾外围森林边的几名男女,目光疑神!静静的打量显露出来的半截桥墩——

    “终于……终于还是回来了”一名姿修长,负手而立的中年男子眺望着白雾笼罩的神桥……

    “神桥裂、灵兵铸!

    太乙生、邪云归!”

    “呵呵,传说中的‘他’真的要回来了吗?”

    这是一名有着说不出的清绝脱俗的女子,她手提薄纱绮罗裙。

    姿曼妙,墨黑的长发如瀑布般顺滑,似绸缎般轻柔。

    松松地绾起青丝,斜叉珠联璧合,垂银星弦月以衬之。玉唇轻轻蠕动,目不转睛的直视前方飘渺白雾下的裂痕。

    白衣男子淡淡的说道;“不管怎样,这都是传说、倘若‘他’真的回归,那也是九死一生,太乙在‘她’的引领下,已经安定了三百年……”

    “可‘他’才是太乙真正的主人,‘他们’那一脉才是太乙传承数万年的主人,你别忘了,铸剑峰上的那群人,可都在等‘他’……”薄纱绮罗裙的女子平复剧烈的绪,放缓语气。

    站在另一侧的灰衣男子,看着前方展露出来的半截桥墩,现在豁然已经破裂开了一大口子,他不讶然,眉头紧锁的对旁有些分歧的两人说道;

    “神桥断裂,难道内门真的不派人出来查看吗?”

    白衣男子看不清脸庞、周围淡淡飘来的白雾遮挡完了他的容颜,使他看起来如梦似幻——

    “(她们)一直在等‘他’,这一幕正是‘她’想要的,不是么”

    灰衣男子和罗裙女子均都沉默了,当年那一幕没有人比眼前这名白衣男子更清楚了,要论起辈分来,两人还要称呼白衣男子一声师伯。

    不过三人那被飘渺白雾,笼罩的模糊伦敦看起来,年纪都差不多,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中年男子修习的功法有青chūn常驻的效果,亦或者是突破到一定境界,方能如此。

    罗裙女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绝美的容颜模模糊糊,白嫩的脖胫上飘着一丝白雾,彻底将她那三千青丝掩埋住了,只余银铃动听的声音响起;

    “平静三百年的太乙,山雨终将yù来——”

    旁边两名男子均都沉默着,没有再发一言,默默的看着前方虚幻的‘神桥’……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