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极炼每时每刻都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懵地,凌辰陷入回忆中……

    前世的自己,从小就是一个孤儿,

    不知道父母在哪里?不知道还有没有亲人?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吃了上顿没下顿。

    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希望在何方,年幼的他在黑界四处漂泊……

    有一天,在一座小镇最闹的客栈里,他偷吃了一桌客人桌上的糕点,被一名年纪相仿的女孩抓住手腕。

    “哼……小偷,你竟然偷吃我们的糕点,看我不打你!”

    那名穿着锦绣绸缎衣服的小女孩,抓起他的手腕就把他拖到了客栈后院。

    当时的他不知道这个小女孩哪来那么大的力气,被她牢牢拖拽着根本无法挣脱开来。

    硕大的院子里,小女孩年幼修习灵气,手异常灵活,准备将这男孩狠狠揍了一顿。

    不过两个小孩子交手的过程,全被后院阁楼上的一对年轻夫妇看在眼里。

    “夫君,你看这小孩也怪可怜的,你怎么不叫小暖停手啊”年轻美妇担忧的看着院子一邋遢的小孩不停被小暖暴打。

    “呵呵,次子出手狠辣,每一次都是亡命搏击,命中小暖最脆弱的地方,若小暖不是已经聚集成了灵气旋窝,恐怕绝对不是这名小孩的对手”

    “是啊,他太饿了,每次他都想突破小暖的封锁,不停的想绕过小暖背后,就是因为小暖背后不远处垂钓有几只烤鸭”

    “呵呵,夫人猜对了,若次子能静下心来,小暖一定不是他的对手”|

    “唉,只是一个普通小孩罢了…夫君你看…”

    美妇起了恻隐之心,央求的看着一脸严谨的男子。

    最后在小女孩的百般不愿之下,年轻夫妇带回了这名孩子。

    这名孤儿在被年轻夫妇带回宗门时之后,从最低阶的杂役弟子做起。

    年轻美妇的夫君是这个宗门的少掌门,宗门太小,只有几百名弟子加几十名杂役弟子。

    不过由于这名孤儿坚韧不拔的心志,什么苦他都吃得。

    挑水、劈材、扫地,每一样他都干得非常好,甚至有时候还抢着其他杂役弟子的活做。

    最后宗门少掌门,也就是那对年轻夫妇中的一人,有一天突然拿着一本古朴异常的书籍来到杂役院,找到正干活的他,嘱咐他,一边干活一边背诵这本书上的文字。

    不过由于这名孤儿不识字,然而这本功法太过贵重,年轻夫妇又没有多余的时间悉心教导这名孤儿,于是就叫了同样年幼的女儿‘小暖’来教导‘他’识字。

    对于这个浑穿戴破烂,但干净衣裳的小乞丐,小暖打心眼瞧不起。

    小暖百般不愿意教导这个沉默不语的男孩识字的,可父亲威严的命又不得不尊从。

    因此两人每天都因为识字的事吵架着……

    有时候小暖还趁着‘他’挑水、劈材的时候在男孩的饭碗里放‘毛毛虫’故意恶搞男孩……

    这一晃,就是十四年过去了,当年破破烂烂的小男孩如今长得英姿拔,坚韧不拔的心志已经将他磨练出了一股百折不挠的毅力。

    而当年的小女孩,对男孩的态度,也从开始的厌恶到后面的面红耳赤,最后才是一股深深的依赖……

    ……

    “爹!凌辰欺负我,快帮我教训他呀”

    少女站在小院里,不停的跺着小碎步,恼怒的看着一脸平静的男孩。

    “好啦,小暖,你也长大了,别老是小孩子气的,明明就是你的不对,还有理说了……”

    中年男子威严的看着小院里的婷婷少女,严厉道。

    “娘,爹训我,呜呜……帮帮我嘛”

    少女一脸哭兮兮奔到小院上方的中年美妇跟前,扑进美妇怀里撒着。

    “老米,你把女儿欺负成这样,你到底想怎么样……”

    中年美妇祥怒的看着小院下方的中年男子。

    “这……”

    强大的威压下,

    中年男子无耐的和凌辰面面相嘘,皆从对方眼里看出了巨大的压力与仿惶……

    ……

    当年那名男孩。

    也就是现在的凌辰!

    当年的客栈后院阁楼上的交流,凌辰并不知道,这也是后来陪师傅品茶时,师傅无聊说出来的。

    现在的凌辰猛然顿悟,原来,当年的自己从小极炼就开始,各种各样的活,每一天都叠加在弱小的子上,每一天凌辰都没有停歇过,背负着与体、年龄不符的重活,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口中还念叨着那奇异的赤沙血脉功法。

    这也是为什么他前世,年纪轻轻修为就在宗内算拔尖的存在。

    最后那一场灭门之战,更是让凌辰零界突破两次,爆发出了压抑已久潜能。

    “极炼的人们,在哪里都有他们的影?”

    ……

    恍然间、环境破碎——

    难道是这样的!凌辰看着几名流着大汗砍伐树木的杂役弟子,不由得低喃道。

    “喂,你小子怎么走神了,看你神游太虚半天了”无尘双手在凌辰眼前一阵晃悠,惊醒凌辰道。

    陌伤羽也是疑惑的看着凌辰,不知道此刻的凌辰在想什么?

    “无尘师兄,你这个运送木料的任务交给我吧,要运多少”

    凌辰从回忆中苏醒过来,听着耳边传来的树木破裂声,凌辰欣喜的看着无尘。

    “运送三十二块木料去外门广场啊,不过我们这里的树木藐视只有几根符合任务清单上的要求,所以我正为这事头疼呢,你说我赚点灵石,我容易吗?”

    无尘听的凌辰问话,不诉起苦来。

    “清单在哪里?给我看看”凌辰盯着无尘,脸上一片欣喜。

    “额,这里,你要干什么?”

    陌伤羽也一脸纳闷的看着喜悦的凌辰。

    凌辰一把抓过无尘从怀里掏出的白纸,细细打量起上面的要求了。

    片刻,凌辰挥手对着正卖力砍伐树木的众多杂役弟子,大喊道;

    “各位师弟,好了,大家回去休息吧,不需要砍了”

    “什么?

    “真的不用继续砍了吗?”一名疲惫的杂役弟代表着后几名同伴,来到三人前,迷惘的问道。

    “是的,不用你们砍了”

    “你干什么?这可是外门任务啊,你……”

    无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凌辰,急之下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师弟。

    “好啦,好啦,师兄你别急,这些树木我去帮你砍,反正我小屋前又没几颗大树,这样我去外门大后山砍吧”

    “你没有搞错吧”

    陌伤羽和无尘同时睁大惊讶的眼睛,目视着凌辰。

    这小子抽风了?

    对!

    一定是这样的!

    对视的两人皆得出这个判断。

    “好了,跟你们说实话,这个树木,我还真得去砍,你们信不信”

    凌辰搁下这句话,从一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杂役弟子手上接过锋利的巨斧,那名杂役这才感应过来,看着离手的巨斧急忙说道;

    “师兄,这铸剑峰的哦,记得归还”

    “知道了,你们先走吧”凌辰挥推几名杂役弟子。

    “我说,不是……你这到底是犯的哪门子疯啊……”

    无尘看着周围离去的杂役弟子,伸手想留,却没有喊出话来,不解的看向肩上扛着巨斧的凌辰。

    “好了,两位师兄,我是说真的,如果你不愿意相信那也没办法”

    凌辰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他真的要去砍树!

    “不是,凌辰你真要去砍树,那行!免得你反悔,你得把没有定时交托任务,造成赔款的灵石拿出来,到时万一不按时交托任务,难道还让无尘帮你付啊”

    陌伤羽深思着说了出来。

    “对!对!,只要你把灵石放在我这里,你定时完成任务,我就退回你双倍灵石(加你压在这里的灵石)”

    “多少嘛?”

    凌辰抡起巨斧,随意的问道。

    “五枚下品灵石,速度拿来”无尘伸出手掌讨要灵石。

    陌伤羽看好戏的样子,瞄着两人。

    “偌,拿好”

    凌辰很爽快的掏出怀里布袋,拿出五枚巴掌大小熠熠发光的灵石,睇到一脸惊愕的无尘手中。随即右手扛着巨斧,左手拿着任务清单,大摇大摆的往山下走去……

    “呃”

    无尘和陌伤羽顿立原地,两人疑惑不解的对视一眼,随即齐刷刷的看向凌辰走向zhōng yāng大的背影。

    “对了,外门大后山在哪里?”|

    远远的,凌辰从前方传来一声询问声。

    “主峰和玄天峰中间那条小道就是通往大后山的路口”

    无尘大声回应远去的背影。

    “这小子还真要去砍树啊,脑子有病?”陌伤羽不解。

    “管他呢,反正灵石到手了,让他折腾吧”无尘倒是没放在心上,揣好灵石自顾自的说道……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