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强者禁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守门弟子差点瘫软在地,他知道这是广场上诸强刻意内敛自气机,可即便如此,他也险些承受不住这股巨大的灵压风暴。

    当诸多强者齐聚一堂,每人都完美的刻意压低自气机,不让丝毫气机溢出。

    因为在座的每一个强者都极其自负,他们流动不息的神识早已发现上山的守门弟子,在这蝼蚁一般低下的弟子面前,他们开始比拼了看谁将自气机压到最低。

    硕大的广场,哪怕溢出一丝细小的气机,就足以碾压守门弟子成千上百次了。

    面对死亡的威胁,守门弟子一咬牙,脸上闪过一丝坚定的表

    他艰难的抬动了脚步,吃力的行走在诸强中间宽敞的通道上。目标正是广场深处……

    没有气机溢出,但他的双脚依然重压泰山一般,难以移动分毫。

    每一步的挪动,守门弟子额头都会滴下大颗的汗珠。

    路过背剑大叔旁边时,这名粗狂的汉子撇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守门弟子,脸上没有丝毫表,随即又闭目养神了。

    路过妖娆女子边时,一媚百态生的女子风万种的对这名守门弟子轻笑一声……

    路过温而儒雅的中年文士边时,这名看似与普通人无异的儒雅男子对这名守门弟子微微一笑……

    ……

    ……

    “次子必成大器!”

    人群中,两名相邻大椅上的人影神识传音道。

    “不一定,若夭折在这落rì门,何来大器之说”

    ……

    安静的广场没有谁再开口,任由时间缓滴而过。

    终于,这名守门弟子花费了整整一上午跨越了那片‘强者区’。

    踏上广场通往内门的宽敞台阶,守门弟子一刻都不想停留原地,平时一刻钟不需要的路段尽然花费了十倍、百倍的时间。

    由此可见这名守门弟子承受的压力何其之重。

    浅蓝sè的天幕,像一幅洁净的丝绒,镶着黄sè的金边。太阳出现了,不过广场上的诸强没有丝毫离开之意。

    也许,这大半年的僵持,即将被打破——

    只是那个锲子,何时才会爆发出最璀璨的光芒。

    守门弟子走上林荫山道,消失在了密林之间……

    广场上的众人并没有理会这小小的角sè,他们有的闲逸致,瞩目观赏头顶温暖的阳光,有的拿出小刀,削剔着指尖细小的瑕疵(女子以内的)

    更有的一脸休闲,并不为这大半年的僵持而心烦意乱。

    为了帝器,即等上上百年,这些人也无怨无悔,哪怕得到帝器的几率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不到,他们也愿意等——

    这就是黑界巅峰帝器的惑。

    他们完全没有想过得到的帝器是否认可他们?又是否不会被帝器反噬,总之他们盲目追寻着,为之疯狂,不惜生命、飞蛾扑火一般——

    因为——

    那仅仅名叫‘帝器’的存在……

    走进林荫小道,这名守门弟子直径走上了‘木叶峰’

    以前喧哗异常的气象不见了,穿过孤寂的阁楼群,守门弟子沿着那条半山腰的花圃小路走上了后山。

    沿着数条分流的小路,守门弟子穿过紫竹林,来到山坡上一间翠竹铸造的小屋前,守门弟子双手一拱,对着恭敬的对着竹门道;

    “木槿师叔,弟子回来了”

    良久,翠竹小门才无声打开,传出一声平淡的话语;

    “进来吧,左淳”

    走进小屋,很简单的摆设,跟一年前没什么变化……

    原来这名守门弟子正是一年前的左淳,一年前凌辰离开落rì门后。

    紧随其后而来的则是劈天盖地的黑界强者,他们蜂拥而至,成群结队的降临落rì门。

    为了一睹传说中的‘帝器’,他们将落rì门围得水泄不通,一只蚊子都无法逾越,更别说进出了。

    就连落rì门以前的守门弟子都龟缩在了外门各个山峰上,不敢出来。

    不过看守山门总得有人去吧,不能因为大敌当前就弱了落rì门之势,于是高叔就派遣出左淳和酱油两人,把守山门。

    同时外门正式宣布左淳和酱油为外门弟子,享受一切外门弟子应有的待遇。

    正好这苦差事被两名杂役接下来了,不少外门弟子感激的看着左淳和酱油。

    然而,酱油和左淳也提心吊胆的守了大半年的山门。

    所幸的是,好像蜂拥而来的诸强走得走,留的留!半年时间左淳他们倒也相安无事。

    十大家族均都派出了特使,好似正和落rì门高层商议。

    意思不言而喻,就是希望落rì门主动交出‘帝器’,空负自宝,犹存不已!这个道理还是希望落rì门能明白。

    他们之所以到现在还没对落rì门用强,一来因为落rì门曾经也诞生了一位人族大帝,洪荒时期的杰出贡献,这是所有黑界强者公认的,实力不济的落rì门已经无法守住先祖遗留下来的帝器……这是残酷的现实!

    怪不得谁,没有在血sè黎明时代坚持下来的宗派,都将沦为二流门派。

    即使大帝遗留的宗门亦一样。

    二就是到现在还没看到帝器的影子,不少强者疑心重重,似是相信又似是不相信。

    可倒霉的落rì门根本没有帝器,你叫我去给你偷一把来啊,你当帝器什么东西?

    面对这群恐怖的黑界强者,落rì门高层郁闷得吐血……

    僵持、商议大半年的十大家族渐渐没有耐心了,只听传说帝器现世,至今还没有见得半点影子,他们也不好回去和族内大佬们交待。

    气氛越来越诡异了。

    也许下一次的商议,就是双方撕破脸皮之时。

    “师叔,山门下,已经被神秘强者包围了”

    左淳脸sè难堪,如今的落rì门真的到了快要频临灭亡的地步了。

    左淳从来没有见过外门广场上那般恐怖的阵容,虽然他们各怀鬼胎,但无一不是对落rì门虎视眈眈之辈。

    “嗯”

    木槿一墨绿sè衣裙,莲步微移,黛眉浮起一道弧形,紧锁眉头一般。

    “看来,这次落rì门危在旦夕”

    左淳也是满脸不解,因为屡次上来探寻凌辰的踪迹,左淳和木槿混熟了,高叔不在的时候,左淳的事一般都是来木叶峰向木槿汇报的,也只有内门弟子才能有资格上得内门主峰。

    左淳希望木槿能去主峰汇报下这个况。

    木槿转过来,俏脸闪过一丝焦虑;

    “主峰上,随时都可能爆发战争,师尊吩咐我们,一旦双方开战,立即想办法突围,逃离落rì门”

    左淳听了木槿这话,脸上一片惨白,修为不到聚灵期的他们,怎么能突破重重强者严密的封锁。

    “唉,现在只有寄希于宗内不要和他们开战,否则吃亏的一定是我们”

    木槿疑虑的说道,现在的她也没什么办法,出神的望着窗外。

    不知道在想什么……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