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天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既然你想清楚了,那么青彦是我的徒弟,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赠送你的,这块令牌你先拿着吧”

    绝无一看就看出了凌辰体表肌密度极高,显然修炼过什么锻体一脉的功法,只是现在修为尚低,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故此赠送剑渊修炼牌一块。

    “在太乙,快速增长修为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内门的通天塔,还有一个就是外门的铸剑峰,铸剑峰‘生死门’一共九层,持此牌可在聚灵期后选择进入”

    不过剑渊的环境只适合锻体一脉的修士静修,不知道这小子熬得下来不。

    剑渊令牌!

    凌辰握住从大上方飘落下来的暗金sè令牌,看着手中令牌心中狂喜,令牌温润如玉,正面雕刻着‘剑渊’两个大字,反面则点缀着一副岩浆世界……

    “剑渊之上的地方你就不要去了,量力而行,凭你到达的聚灵期的修为,最多只能呆在剑渊底层,切记!”

    绝无再次嘱咐道。

    其实她也不想这样,毕竟拆散一对兄妹并非她本意,为宣泄怒气她已经重伤了冷天炎,那么剑渊令牌算是对他这唯一的徒弟,一个小小的补偿吧。

    “是!晚辈谨遵前辈训斥,敢问前辈名玮”

    凌辰将手中令牌塞进怀里,视线压低的看着大方向。

    “名旒峰,绝无

    冷漠的话语不带丝毫人烟,绝无慵懒的说道。

    “那前辈,晚辈告辞了,等晚辈突破了聚灵期,一定进入剑渊,潜心苦修,实力不济之前,绝不出现在青彦边”

    “那样最好,下去吧”

    绝无挥了挥白嫩的手臂,示意凌辰退下。

    凌辰拱了拱双手,退出大

    ……

    天边,已经微亮,这个难熬的夜晚终于过去了。

    微风吹拂着凌辰额前的长发,大雨已经不知不觉的停了,一片雨后彩虹的气象。

    凌辰顺着来时的路,没有丝毫驻步欣赏周围紫气雾霾的锦绣山林之意。

    拿出一个淡淡香气的布袋,凌辰信念一动,右手这枚暗金sè令牌立刻缩小钻进了布袋之中。

    心神沉入其间,看着稳妥漂浮与灰sè空间的令牌,凌辰笑了笑。

    前脚抬起,将淡淡香气的布袋塞进鞋袜之间。

    得知储物袋的珍惜后,凌辰一直就将高叔赠送的这个布袋贴藏在鞋袜之间,很少拿出来。

    直到今天有这等值得收藏的宝贝,所以,凌辰的储物袋终于派上了第一次用途。

    走动几步,发现并不搁脚之后,凌辰沿着下山的阶梯,快速的奔下名旒峰,沿着最右边那条邪云峰小路走去。

    突然,青石地板堆切的道路上,一旁硕大巨石后,侧走出一名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缓步踏出,英姿拔的拦住了凌辰的前行的道路。

    凌辰停住形,疑惑的看着眼前这名黑衣男子。

    正是昨晚夜闯邪云峰,胁迫自己上名旒峰的那名黑衣男子。

    此刻的黑衣男子,脸sè有些不正常,剑眉微皱,拦住凌辰的道路!不知是何用意。

    “你就是凌辰”

    黑衣男子开口道。

    “敢问师兄有事吗?为何阻拦师弟回山的道路”

    凌辰疑惑不解,不知道黑衣男子目的何在。

    “呵呵,没什么大事,只是想问下师弟和青彦师妹什么关系,可否告知一二”

    他不知道我和青彦的关系?

    凌辰猜测黑衣男子可能是绝无的弟子之类的,只是奉命带自己上山,所以自己和绝无交流那些,黑衣男子并不知

    “无可奉告”

    凌辰想也不想的回绝黑衣男子,绝无郑重嘱咐不能和青彦见面,那自己和青彦的关系更不可能告知外人。

    “你……”

    黑衣男子脸上一片yīn云,被凌辰这番直白的回绝激怒了,再看到凌辰直接绕过自己,往着后走去……

    黑衣男子怒了,转,沉稳步伐追上凌辰。

    右手伸直,黑衣男子挡住了凌辰的前路,道;

    “师弟,今天不说,师兄我就不让你回山”

    黑衣男子很干脆,既然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怪不得他了。为了青彦,持强凌弱一回又有何妨。

    “师兄,难道你不怕有损你外门十大天骄的名声吗?”

    凌辰猜测黑衣男子和陌伤羽是同一等阶的人物,黑衣男子并没有散发出昨晚那股恐怖的灵压,就说明其并不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

    “抱歉!师弟,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今儿还真不能放你回去”

    黑衣男子歉意的看了一眼凌辰,两人僵持在原地。

    “敢问师兄可名玮可叫‘天涯’”

    凌辰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阻挡前的黑衣男子,从绝无的那声称呼,凌辰猜测出了黑衣男子的真名。

    “正是,师弟你不用多想什么了,既然我天涯敢做,亦不怕同门嗤笑”

    天涯很是光棍的说道,杜绝了凌辰的小把戏。

    凌辰注视着天涯,漆黑的瞳孔不断变幻。

    也许,这只是种直觉,凌辰感觉天涯是有原则,有节气的天骄。(其实凌辰不知道,作为外门十大天骄,那一个没有各自坚定的信仰、原则,否则决走不出天骄这等优异成绩来)

    寻思之下,凌辰心里有了想法,开口道;

    “想从我这里问出答案,你必须得付出点什么”

    天涯英俊的脸庞诧异的看了一眼凌辰,迟疑片刻后,缓缓道;

    “只要不违背原则的事,你但说无妨”

    凌辰停顿片刻,道;“完胜破军”

    “完胜破军?”

    天涯沉默了,天骄之间排名虽然有十个,但真正争夺天骄第一人的时候,所有的天骄都已成长起来了,每一个都是劲敌,根本不可能因为排名的差距完胜对手。

    所谓的完胜,是在自不受一点的代价之下击败对手。

    对于十大天骄末尾的破军,天涯也不敢说到完胜,甚至击败都显得困难异常。

    “这个要求难度较大,短期无法完成”

    天涯直视凌辰瞳孔,道;

    “我只能答应击败破军,完胜做不到”

    看来天骄之间的差距也不是那么大,凌辰默默点点头继续说道;“青彦向殇荷发了一道生死挑战信,你能阻拦她吗?”

    “什么?生死门,她想做什么?”

    天涯吃惊,急忙询问凌辰。

    “我也不知道,看你很在意青彦,才把这事告诉你的,答不答应,就看你的了”

    “凌辰,我答应你,但是我不保证我一定能阻止青彦,但我会尽力的”

    天涯坚定的看着凌辰,答应道。

    “好吧,看好你噢,对了,剑渊多久开启一次”

    凌辰最是关心这个问题。

    天涯听了凌辰这话,疑惑的看着凌辰。

    才先天八重天,就想去剑渊极炼么?难道他走得是锻体路线?

    “两月后的大比,每一年的大比后,剑渊都会向新进门的弟子开放一次,条件是(最低要求;聚灵期)必须持有宗内长老授予的‘剑渊令’一枚,才能拥有资格进入”

    虽然不知道凌辰到底是不是锻体一脉的修士,但天涯还是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凌辰。

    “好了,谢谢你,待你击败破军的时候,我自会告诉你,我和青彦的关系,这段时间,青彦就拜托你了”

    凌辰对着天涯轻声说道。

    天涯向凌辰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默默看着一白衣的凌辰转离去。

    冷静、善于观察、jīng明的头脑。

    在短短的交谈之中,天涯对凌辰看透自己的xìng格及脾气,很是惊奇。

    对于这名消失在清晨白雾之间的背影,天涯做了判断。

    不知道为什么?天涯竟然从这个转离去男子上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

    具体的什么,天涯也说不出!很异样。

    不过从昨晚的轻视,到现在的平等看待,天涯相信,这个名叫凌辰的少年一定会做出让自己惊奇的事来。

    算了,不去想这些,天涯得知青彦向殇荷下了挑战信后,剑眉又一次皱了起来……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