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落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空中的激战持续了很久——

    然后才降了下来,落在各自后的树尖上,两人隔着遥远的距离。

    陌伤羽满头大汗,散乱的发丝飞扬,降临树尖上,和对面的手持红sè巨剑的破军冷眼相对。

    现在的两人都jīng疲力尽,所剩无几的灵气无法在御空作战。

    那么是否是平手呢?

    看见两人站在高高的树枝上,远处的凌辰几人纷纷猜测着,却依然不能断定这次的战斗结局如何。

    “怎么没有看到安瑾轩和无尘他们?”

    直到这时,凌辰才问到一旁的筱语。

    “哎呦,别问了,他们去外门去了,别挡我视线啊”

    筱语急忙推开前的凌辰,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向树枝上对持的两人。

    “没想到陌伤羽竟然也这么能打,回去一定要溪风师兄他们好好说说”

    橙sè女子暗自jǐng觉,这次的十大天骄选拔即将开始,落寞的邪云峰竟然也有可以拥有可以和天骄一战的陌伤羽。

    边的一男一女倒是没有说什么,默默的看着树枝上即将爆发出最后决战的两人。

    是的,争斗了那么久,两人灵气早已枯竭!

    只有施展最后的绝杀了,这样才能分出最后的胜者。

    “准备好结束了吗?我可要使用‘那一招了’”

    破军平淡遥远的声音从对面树枝上飘过来,陌伤羽表如一,没有多说什么。

    手中长剑默默运转起体内最后一股蓬勃的灵气。

    对面的破军也不手慢,手中红sè巨剑渐渐的化为了一圈红sè火球,刹那间这片天地炙的温度陡然上升,外围的凌辰几人又退后了几步。惊愕的看着两人极强的爆发……

    “嗤”

    陌伤羽手中长剑已经发出最为明亮的光芒,抬手一剑向前面刺出,凌厉的剑气以最强之态斩出……

    两人虽然相隔甚远,但是这股爆发出来的极强灵压扩散开来,即将对碰上。

    然而对面破军双手长剑上,举起一个恐怖温度的炙火球,蒸发的周围虚空一颤一颤的。

    只见陌伤羽震栗的剑气刺过去,对面的破军猛地掷出手中长剑(巨大火球)迎击疾驰而来的强横剑气。

    刹那间……两人交战的中间地面——

    下一刻因为剧烈的爆炸便是飞沙走石、昏天地暗,再看那前方依然是刀光剑影一片、风石火球相拥着打着旋!卷起一股小型龙卷风来……

    众人的视线被飞沙走石模糊了,渐渐的……

    风沙消散,一道红sè影从天掉落下来——

    眼见时鲜血染红了长袍,耳听见一声“嘭”的声音,这名红sè的人影已经重重的砸落在地,口吐鲜血——

    “咳咳”

    “伤羽!”

    陌殇和筱语惊呼起来,因为他们发现那个掉落在地呃人正是陌伤羽。

    被剑气打得千疮百孔,一条条长长的浅浅沟壑地面上,陌伤羽大口咳血不止。

    右手仗剑,陌伤羽挣扎着站了起来,奔到近前的筱语和殇急忙扶着伤羽。

    “走开!”

    推开妹妹和筱语,伤羽凌乱的发丝披散着,摇摇晃晃的站在地上。

    后凌辰和苏胖子双手伸到半空,不知道该怎么做好?

    “你赢了,哈哈!你赢了吗?”

    癫狂的陌伤羽苍白的脸庞,痴狂的笑了出来。

    看着陌伤羽嘴角沾染的鲜血,前的触目惊心的伤痕,筱语小手捂紧嘴巴。

    被推开殇和筱语呆呆看着这个满浴血的天之骄子,踉跄的形虚弱的摇晃着,他不停的大笑着,质问着天空。

    “噗哧|”

    站在树上的破军终于压不住心头翻滚的血,一口滚烫的鲜血狂喷了出来,子砸断几截枝桠掉落进密林深处。

    “破军!”

    看着这一幕,橙sè女子边的那名沉默女子这时却惊叫起来了,移动的倩影飞快的窜进了密林深处,寻找破军起来了。

    橙sè女子没有动,因为她和青衣男子是名旒峰的,并不是贪狼峰的!完全没有义务去帮忙寻找破军,严格的来说,这些有实力稳顾外门十大天骄的天纵之才们,都是他们名旒峰的敌人。

    此等战力,即便是溪风师兄他们,面对恐怕也能棘手吧!

    邪云峰倒是出了个像样的人才。

    青衣男子默默的打量着空地上痴语的陌伤羽,心头思虑起来了。

    “我们走吧!师妹”

    青衣男子看着战斗落下帷幕,转大踏步的向邪云峰山脚走去……

    “哦”

    橙sè女子并没有停留,紧跟着青衣男子消失在了荒芜的后山——

    “哈哈,我输了!”

    陌伤羽兀地跪立在地,潜修二十载的他,为了保命不得不影藏修为,甚至很少出山门,没想到这天还是来的,被人家追到自家山峰打败,这种屈辱!谁能体会!

    “哥!没事的”

    陌殇从后面紧紧抱着陌伤羽的腰间,哭泣的说道。

    “没事?”

    “师兄!”

    筱语小脸泪汪汪的看着癫狂的陌伤羽,似乎被他那个样子吓到了。

    “什么没事!邪云峰完了,师尊在山头时我们可以庇护他们前,殇!你知道吗?”

    “师傅去落rì门还没有回来?你知道吗?”

    “我们只有靠自己了,可是我没用,竟然败了,我对不起殇荷”

    满脸疯狂的陌伤羽使劲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不肯接受眼前的事实。

    “师傅走了,我们也快完了”

    陌伤羽仰天嘶吼,不甘、愤怒的声音填斥着这片天空,

    风起叶落,天空泛卷着乌云,泼墨似的笼罩着曾经的晴空。

    又是一阵风,灌进陌伤羽沾染血迹,有些单薄的长袍里,抖动了手中那把剑尖折损的长剑。

    推开后的殇,陌伤羽盲目的直行着。

    他的脚像灌了铅,僵硬麻木的行走,心,坠着,坠着,近乎绝望……

    凌辰默默的看着这个迷惘的天之骄子,没有开口,有些事是不需要开口提醒的,如果他走不出这个梦魔当中,修为就永远不可能寸进。

    耀眼的名旒峰,述说着邪云峰的不争气,耀武扬威、趾高气扬的指责着他,

    曾一度认为自己是邪云峰崛起的希望,可是!

    可是现在——

    每想一次,都像洒下一片铁钉后,再用力的踩进陌伤羽的心扉,疼痛的让他虚弱的躯战栗着。

    失败了,迷茫了,害怕了,前方何时才能重现指引他前进的曙光?

    “噗哧”

    后山之巅上,一处密室里,睁开双眼的妖异男子脸sè苍白,神识窥探到外面的场景。

    一道长长的鲜血从这名yīn沉男子口中喷出,溅红面前的地面。

    “贪狼峰!欺人太甚……”

    “噗哧”

    又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冷天炎的旧伤牵动复发,虚弱的子仿佛因为忍受不了强烈的气愤,而剧烈的颤栗起来了。

    “哎”

    “邪云师伯,你何时归来啊”

    叹了口气。

    颤栗的子渐渐平复下来,冷天炎隔绝了六识,陷入生死关当中……

    “破军师兄!你没事吧”

    青衣女子费力的扶起草地上沉重的破军,一步一步的走向下山的道路上。

    “额,没事!陌伤羽怎么样了?”

    被扶着行走的破军平复了下心中气血,第一个问题就是询问陌伤羽的况。

    “放心吧,他还死不了,有说有笑的”

    青衣女子气愤的看着破军脸庞露出放心的神sè。

    “你就不关心下你自己,还一个劲的追问陌伤羽,是他把你伤得这么重呢”

    “呵呵,没事的,他只会比我更严重,我对我自己的全力一击还是很有信心的”

    破军脸sè苍白的微笑说道。

    “走吧,回去师傅肯定又要训斥你一顿”

    青衣女子没有给破军好脸sè,白了破军一眼,两人的影渐渐消失在了下山的道路上。

    “该死的破军!我要去找他拼命”

    苏鹏飞肥硕的脸庞看着癫狂的陌伤羽,发了疯似的自言自语。不由得气急着对旁边的凌辰说道。

    “你想去送死吗?别说人家贪狼峰是我们邪云峰的几倍,你这样去无疑是在找死”

    凌辰冷声阻止激动的苏鹏飞。

    “那现在怎么办?师傅他们要是回来看见伤羽这样,我们怎么跟他们交待啊”

    苏胖子脸sè厉sè闪过,充满了对名旒峰和贪狼峰的恨意。

    “胖子,你先别急,快去外门把无尘和安瑾轩他们叫回来,我和筱语他们先稳住绪失控的伤羽”

    凌辰看着跄踉躺在草地上的陌伤羽,低声对苏胖子交待着。

    “嗯,那伤羽就交给你们了,我马上就回来”

    苏胖子一听凌辰话语,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痴狂的陌伤羽,点点头道。

    “嗯”

    凌辰看着苏胖子小跑着扭动庞大的奔向山下,这才转看着蹲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的陌殇

    筱语满脸忧伤的回看着凌辰,两人默默对视一眼,明白过来的筱语站起来到陌殇旁边小声安慰起来了。

    然而凌辰则直径走向了陌伤羽横躺着那块残破草地。

    “我知道,现在跟你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取出腰间的黑剑插在草地上,不再受腰拘束的凌辰坐在陌伤羽旁边,自顾自的说道。

    陌伤羽没有抬头看凌辰,平躺着的眼神直视蔚蓝sè天空,似乎要将心中的不满、不甘全都还回老天。

    “但你还没有到达绝境,就这么颓废,不就失败一次吗?你认为这就是你最大的困难吗?”

    静静的跟死人一样的陌伤羽,任凭前的血迹渐渐干枯,没有理会凌辰的话语。

    “有个少年,所在的二流小门派,他和师傅的女儿!也就是小师妹青梅竹马,过着还算幸福的生活……

    但是!

    戾气太重的他杀伐无数,最终迎来了人生当中最大的磨难”

    “磨难?什么样的磨难比我这个背负整个邪云峰来的沉重”

    陌伤羽凌乱的发丝被双手绕开,看着天空苦笑着说道。

    “你以为你这是磨难?那么那名少年所受的一切对你来说算什么呢?”

    凌辰渐渐赤红的双眼,一把抓起地上陌伤羽的衣领,猛的将虚弱的陌伤羽从地上提了起来。

    一旁的陌殇回过神来,和筱语惊愕的看着远处的两人。

    “少年的宗门被神秘强大的外敌血洗一空,看着自己的亲人(师傅、师娘、师弟……)倒在血泊中

    还有最亲的小师妹(相见却不能相认),那么他!

    那种无助……

    那种不甘……

    那种憎恨……

    他所受的这一切,我只想问

    对你

    对你来说

    这算是什么?”

    渐渐的、陌伤羽被抓住的衣领上,露出呆呆的神sè。

    看着凌辰那双赤红的双眼,陌伤羽溃散的瞳孔呆渉住了。

    “你认为你被击败了,被劲敌击败了就算磨难!

    哈哈哈……

    多么可笑的理由

    这是你在逃避上所背负的一切,你厌倦了这一切是吧”

    “我……真的在逃避吗?”

    陌伤羽呆渉的脸上,痴语的询问自己。

    “既然厌倦了这一切,为何不大声的吼出来……”

    惊雷般炸响的怒吼,响彻陌伤羽耳膜,就连远处的筱语和殇都听的清清楚楚。

    “我厌倦了又能怎么办?这条路始终都得这么走,不能又怎样?”

    陌伤羽黯然的瞳孔里,透出一股深深的疲惫。

    “厌倦了就要发泄出来,然后拿起手中长剑!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凌辰笃定的声音传进呆渉的耳中,陌伤羽喃喃的看了一眼凌辰,溃散的瞳孔似乎清醒了一点。

    看着陌伤羽瞳孔恢复许些的神采,凌辰知道不能再说了,不然适得其反。

    下一刻凌辰放开陌伤羽,默默的站在一边。

    沉默……

    还是沉默

    良久后,才从陌伤羽口中传出这句询问声;

    “那么,你就是那名少年吗?”

    但是当凌辰准备转离去的背影听到后面这句话,整个子都疑固了!

    仿佛这一刻时间都疑固了,停滞不前。

    下一刻。

    就像一张蔚蓝的天空突然破碎成万千碎片散落大地,时间又恢复了正常。

    凌辰顿了顿的影没有说什么,于陌伤羽擦肩而过朝着远方筱语那边行去。

    “我知道了,我只是压抑的太久了,谢谢你!凌辰”

    擦肩而过的瞬间,陌伤羽轻轻的话语伴随着脚步一起飘进了凌辰耳中。

    没有言语的凌辰来到发愣的筱语(殇边)

    “好了!你们快带伤羽去疗伤吧,他伤势拖得越久对他越没好处”

    凌辰轻声敲醒惊愕的两女,殇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跑向陌伤羽那边……

    “那个……凌辰”

    筱语停留在原地。

    筱语第一次这么正式的称呼凌辰,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筱语尴尬的搓着小手,有心想问凌辰刚才那个故事是否说的就是他自己,但又怕言语刺激到凌辰。

    踟躇之间的筱语不知说什么好。

    “犹豫不决的问题,就别问,问了对你们也没好处”

    凌辰坚毅的轮廓上刻瞒了另一种放不羁,淡淡的回应筱语的迟疑。

    “额,凌辰”

    筱语低下脑袋,语气平和的说道;

    “那个……”

    “我先扶伤羽回去休息,下次聊吧”

    凌辰不待筱语说完接下来的话,立马打断道,子更是闪电般离开原地,奔向陌伤羽那边。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