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陌家)陌殇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这是一座矗立名旒峰山脚下石林的洁白石亭,从石亭往上方看去,可以看见名旒峰最美的风景。

    jīng美的白石板台阶,延伸着通往名旒峰高处、深处——

    如今,站在石林的望峰亭上,凭栏俯瞰上面的名旒峰,但见层层峰林,岚光紫气,云霭缭绕,尽收眼底。

    一名青衣女子挪动莲步,姿曼妙的走在这条包裹在石林下方的阶梯上。

    猜不透内心的女子冷艳的俏脸上,眉头紧锁,缓步走向这蜿蜒的阶梯……

    穿过最右边的几间杂役院。

    青衣女子徒步攀上正上方的成片zhōng yāng大,雕刻着jīng美花纹,散发着淡淡香味的上佳木料镶嵌在大的每一根柱子上……

    “那里有象征着外门权力于尊严最为巅峰的大,哪里堑伏着外门最具有权势的‘无一脉’

    无一脉自三百年参加邪云峰大战,最后获胜的无一脉祖师登基为太乙‘第一代女掌门’直至今rì”

    另一边,邪云峰后山上,筱语小手指着遥远的拔尖的名旒峰,对着一旁疑惑的凌辰(苏胖子)说道。

    凌辰和苏胖子对视一眼,疑惑的朝着筱语小手指的方向望去,

    极目远眺,那一根根突兀而起的笋峰,如万笏朝天,峰簇峦刀,尖角凌凌,直破长空。

    由远及近,一座散发着辉煌大气的山峰从群峰中脱颖而出,紫气缠绕、仙雾飘渺——灵气浓郁异常。

    那一座座苍莽的石峰,千嶂叠峦,连绵起伏,犹似利剑辟为碎块,留下工整、对称的断痕;而那相邻的石峰断层之间,却又是牵丝带脉,藕断丝连!

    这一切不过都是依附在zhōng yāng那座主峰周围的饰品而以,所有的山峰如出淤泥的荷叶一般,衬托出中间那朵皎洁的紫sè莲花。

    苍莽山峰后面就是宽广的一片白sè的雾霾,看不透、猜不透!神秘异常。

    “那就是外门主峰?”

    凌辰回过神来,语气惊讶的看着紫sè飞腾的飘渺主峰,苦修rì子的他不止一次远眺那座群峰中的魁首,感慨的凌辰曾一度认为那遥远的紫sè云峰就是太乙的内门。

    如此大气,如此磅礴的山峰除了太乙主峰(内门主峰)凌辰到此刻还在惊疑,这难道仅仅只是外门主峰吗?

    “不错,这就是外门主峰,内门的入口就在外门主峰后的白sè雾霾当中,也只有资质卓越,天纵之才,修为拔尖的弟子才能被选拔其中,内门常年不与外门联系,故此内门在我们这些外门弟子心中无比的神往,梦想有一天我们能踏足神秘的内门……”

    筱语似乎猜出了凌辰心头的疑惑,笑笑解释道。

    空地上的两名白衣男子静静的对持着,似乎陷入了筱语那向往的话语当中,又似乎在为即将到来的战斗调整状态……

    然而筱语一旁的二女一男,则鄙夷的看了这边的四人一眼,那种轻视的眼神就像如rì中天的名旒峰看待一个马上面临封闭山头的破败邪云峰,充满了深深的蔑视。

    顿时,整个紧张局面由那陌生的二女一男挑起,这边刚到的凌辰(苏胖子)脸sè难堪。

    “哼……邪云峰地方还由不得你们来撒野”

    一旁俏脸冰寒的殇,双手抱着一把白sè长剑,白sè的太乙服饰包裹不住里面的曼妙躯,嘴角轻轻蠕动,冷声回应一旁的二女一男。

    “邪云峰真是好胆,陌殇!你别忘了,我们名旒峰可是外门主峰”

    三人中,其中一名橙sè衣裙女子怒目圆睁,瓜子脸蛋因为极度气愤看起很是扭曲。

    “师妹,别说了,我们是来给破军师兄助威的……”

    橙sè女子还想说什么,旁的青衣男子眉头微皱,打断她接下来的话语。

    橙sè女子这才面sè不屑的刮了一眼这边的凌辰几人,当轻视、不屑的目光过滤众人,扫到凌辰上时。

    这时的凌辰上已经上了一件宽松的白sè长袍,刚刚突破先天八重天的他看起来十分jīng神。

    不过当橙sè女子神识打量凌辰仅仅只有先天八重天的修为时,脸上的不屑更加肆无忌惮了。

    衰败的邪云峰竟然还有没有到达聚灵期的弟子?她十分清楚距离上次外门招选弟子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可见眼前这名男子资质奇差无比。

    “好了,不要惹事”

    橙sè女子边的青衣男子低声道。

    旁边的橙sè女子这才停住轻视的眼神,默默看着四五十米外空地上的破军两人。

    这时的凌辰见筱语(苏鹏飞)脸sè难堪,殇冷漠的俏脸看出的只有冷淡,平rì飞扬跋扈的筱语都没有和橙sè女子对持,可见名旒峰的能量了。

    此刻的凌辰和苏胖子一起老老实实的观看着空地上的两名白衣男子。

    “破军!你不要欺人太甚,我都让出了外门十大天骄之位,你还想如何”

    英俊的脸庞气愤的看着对面英男子,陌伤羽质问道。

    “还没有比划,你就弃权?你认为我会放过你吗?”

    修长的躯,刚毅的轮廓,破军猛的大喝道;

    “陌伤羽,你若不能击败我,为了殇荷!我一定要证明我比你强!”

    “殇荷不会喜欢你的,我们陌家就算是名存实亡,殇荷也不会接受你的”

    陌伤羽浑气息人!他决不许破军欺负殇荷。

    “殇荷?”

    凌辰疑惑的望向一旁的筱语。

    “陌伤羽师兄所在的陌家,是当年追随邪云前辈的最忠诚的一支人,他们那一族的人都誓死追随邪云前辈,和冷师伯一样,当年的冷家和陌家被称为谢云前辈的左膀右臂,当时的人们认为,拥有冷家和陌家的邪云前辈必能登基为太乙掌门,执掌数万太乙弟子命运的一派之主”

    “可是……因为当年那场战役,在这里,那莽莽苍苍的峰林,便成了惨烈的战场、

    冷家和陌家数百人大部分战死邪云峰,不少冷家(陌家)弟子甚至还未来得及兵解,便陨落当场。

    鲜血染红邪云峰每一片土地,他们的兵器贯穿各自主人的体,将其牢牢的插在邪云峰整片山头上,伴随着鲜血流进邪云峰大地深处,誓死拱卫邪云峰——”

    筱语说完,歪着脑袋小心翼翼的看着一旁脸sè平静的殇,待发现殇并没有因此发出较大的绪波动时,筱语这才继续对旁好奇的凌辰两人讲到;

    “后来啊,陌家和冷家残余的弟子(也就是当年,年仅十几岁的冷师伯两人)和伤羽的父亲,外加另一名陌家弟子(殇荷的父亲),默默的守护着残破的邪云峰”

    “他们坚信邪云前辈还会重返太乙,带领邪云峰众弟子重新夺回那一切本该属于邪云峰的东西”

    说道最后这句,筱语更是神念传音给苏鹏飞两人。

    ;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