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堕落落日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天争锋 书名:巅峰帝战
    断脊山下,通往曙光之城的蜿蜒官道上,一队十余辆运送货物的马车上。

    两名少年正坐在马鞍上,一边驱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吆喝着挥舞手中长鞭,一名长的眉清目秀的年轻男子赶着马匹跟上前面的货车。

    而坐在旁边双脚摇摆在马车于地面之间的距离上,这名年轻男子斜目望着如血般的夕阳,映shè在官道两旁火烧云绚丽的梧桐树叶上。昏黄的夕阳照在枯黄的枫叶上,散发出诡异的嗜血光芒……

    额!

    渐渐的十余辆货车缓慢的停靠在蜿蜒匍匐的路边,嗜血光芒照亮站在车头上的众多年轻面孔……

    不过此刻的杂役伙计们脸上露出的吃惊表,并不是赞叹此刻美丽到极致的兑变,而是惊愣不知何时出现在头顶一望无际的滔天血气。

    这股血气慢慢靠近,变浓!红得异常深邃的滔天血海,直直的压向这片梧桐枫叶林。

    “扑哧”

    站立车头前面的不少伙计都被这深层,压抑的漫天血海生生得掉落马车……头皮狠狠砸进泥土中。

    虽然漫天血海透出的yīn沉诡异光芒,但并没有实质的杀伤力,充其量不过是一把未开封的绝世利刃而已。

    就是这还未饮过鲜血的异像都是这般令人绝望,压抑,恐慌。

    血红sè的天空渐渐下起小雨了……

    从血sè云层中点点滴滴坠落下来,全麻木躺在泥土中的伙计们,瞳孔惊恐的放大十倍!满脸不可置信的仰头看着坠落至眼前妖异深红sè晶莹雨点……

    这?怎么可能……

    伸手平摊着,无数细小的晶莹雨点滴落手掌上,仔细的端详着手中的雨点,左淳抬头看向周围的同伴们。

    从他们惶恐,不安的脸上。左淳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你们快看”

    不知是周围谁大声吼了一句,趴在泥土中的众多伙计低下头看着手掌上的雨点,惊讶的他们发现手掌上的晶莹液体开始缓缓消散……

    在看看周围地面,根本就没有点滴雨水的痕迹……

    可是天空却如此真实的下着血红sè的小雨……

    一切都是幻觉,或者说是错觉!

    庞大茂密的梧桐树树枝如盘龙般横卧于官道上空,官道两边的梧桐树叶交织在一起,遮天盖地的屏蔽官道上空的光yīn。

    刚刚爬起来的众多伙计拉扯着受惊马匹的缰绳,按妩着。

    就在此刻,滚滚压来的滔天血海中轻轻的起了一丝涟漪。这丝细微的波动并没有引起底下梧桐树林里众人的视觉,紧接着一道血影自漫天血sè大海中脱离出来,以其撕裂空间的疾速避开众人的视线,shè向下面这片梧桐林。

    待得这道血影离开滔天血海后,庞大的血海渐渐退却!模糊的消散在空中了……

    梧桐林下惊奇的众人再次轻‘咦’出来了,感受着血海离开呼吸变得顺畅。不少伙计慧心的笑着看着恢复正常的天空。

    “咔嚓”

    一声枝桠断裂声从众人前方传来,紧接着就是一名模糊的人影从茂密枝桠中掉落下来。带着满枯黄的梧桐树叶,凌乱的砸在一两马车面前。溅起的灰层令得刚刚平静下来的马匹一声高高的长嘶。

    “这是?”最前面那名伙计小心翼翼的看着躺在枯黄枝桠中的一名人影。

    “快让开,你们快点,高管事来了”

    渐渐围拢在车队前方的众人分开一条小道,一名年近五十岁的老者在两名年轻男子的簇拥下来到车头。

    老者高端发箍,略显花白的长发整整齐齐的束扎脑后。穿深黑sè长袍的老者来到凌乱枝桠近前,俯下看着枯黄树叶下那张略显;孤傲的脸庞。

    随即老者对旁边两名年轻男子笃定的说道;

    “把枝桠绕开,眼前这少年好像受伤了”

    两名年轻男子一名长得眉清目秀,另一名双眼微,看似很jīng干的样子。

    其实那名眉清目秀的男子名叫‘左淳’,和另一名显得比较jīng明能干名叫‘酱油’的男子一起在落rì门当杂役,也就是伙计这类的杂工!混口饭吃的工作。

    没办法,在人人都能修行的黑界!像他们这种垃圾资质是很难有出息的,一般的门派都不愿培养他们,而较小的家族更是不会招收这种资质平平之辈的。

    在黑界,这是一个崇上武力修为的世界,你的修为就决定了你的地位。以及你地位后的发展空间,天赋极佳的门人弟子修行空间则无限阔大,且不会仅仅局限在狭小的地域。

    在黑界没有所谓的正邪之分,没有名门正派亦魔门九宗。只有强大的家族和门派,实力够强你就能独霸一方资源,相拥数之不尽的发展空间。相反那你就要小心了,有些强大的散修修为寸步不前时,就会想些邪门歪招残杀同类。也就是世人眼中的邪法魔功,专门残杀同类,以邪恶的魔功淬炼生魂进阶之事屡见不鲜。

    左淳轻轻拿开遮挡住视线的枝桠,酱油则在一旁严谨以待。虽然落rì门是黑熊城三大巨头之一,不过他们仅仅是最低阶的杂役而以,就算被同为三大巨头之一的其他两门灭杀了,落rì门也不会为了他们和另外两大巨头撕破脸皮的。

    将遮挡高管事视线的枝桠拿开后,众人的眼前横躺着一名前沾满鲜血的年轻男子。男子发丝散乱的披在脑后,从后背那血红的布衣就能看清楚。此人受到了不轻的创伤。

    轻微的神识探出,像是无形的触手般探进地上昏迷不醒的男子体内。

    片刻,高管事的神识才缓慢退出。

    “左淳,将他扶上马车吧,唉”

    左淳在一旁听到高管事的话语,立马蹲下来扶起昏迷的男子往车队后方走去。

    酱油迟疑望着左淳扶着陌生男子走向出队后方,看着左淳扶着陌生男子上得马车之后,才疑惑的问道一旁沉思的高管事;

    “高叔,你真的打算救下这名未知的陌生人?”

    充满沧桑的眼神,仿佛阅过无数年轻人的老练双眼看着头顶残破的枝桠;

    “那孩子也不容易啊”

    额!酱油听了这话一阵沉默,没错!自己和左淳资质都很普通,虽然黑界人人能修炼。但那只是天资卓越天才们的舞台,像他们这种穷其一生都无法突破人家不经意间的进阶。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那么你天资既然平常普通。那你就该得到同等的待遇,为了在连天大战中的黑界存活下去,两人先后加入了落rì门,在其宗门前院充当万千杂役中普普通通的一名伙计。

    rì子虽然苦,但左淳和酱油很庆幸。因为他们都是孤儿,四处漂泊着,好不容易先后遇到了为人和善的高管事,才得以引进落rì门。

    看着跪立在宗门前三天三夜的上百名少年,最后黯淡离去。那时的酱油就对高叔有一股语言难以启齿的感恩之。他庆幸着自己遇到了高叔,不然自己也许就会像那些四处的漂泊的少年们,也许会死于疾病、也许会死于饥饿、也许更大的是死于流动中的战乱……

    进得落rì门以来,酱油和左淳猜才得知。高叔平常不轻易救人的,不过其带领伙计们偶尔外出采购碰到因战乱流离失所的孩子们,常常会是给与盘缠支助,很少还会带其进入落rì门充当杂役,混一口饭吃。

    因此高叔在落rì门外门杂役院都很受众多伙计的拥戴,当然这种拥戴在落rì门外门弟子眼中不屑一顾。据说高叔以前还是落rì门一名外门弟子,不知是修为无法寸进,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高叔年纪轻轻就来到了杂役院,这一干就是三十年,人生最美好的三十年荒废在了杂役院,这也是外门弟子经常耻笑高叔的原因之一。

重要声明:小说《巅峰帝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