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下第二的兵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邢易 书名:美姬英雄
    烟波浩渺的湖面上,采莲女清脆的歌声传来。伴着隐隐笑。

    秋风拂过,荷叶渐残,几个清秀的采莲少女白净小手,剥开饱实莲子,浅声清唱。

    平静的湖面上,华美的船,缓缓而行,船上挑着旗帜,绣着醒目的‘辰’字。

    一俊朗的男子站在船头,面如冠玉,传闻辰轩的笑足以令少女心碎,采莲少女瞧见这船头的公子,不俏脸微红,芳心如波漾,风陵城辰轩公子。

    “来这儿。”

    辰轩张开双臂,迎着孩子,男婴颤颤晃晃走过去。其后容颜美的少妇,流露呵护之,孩子的母亲月茹,在旁陪伴,怕孩子跌倒。

    “爸爸……”

    船板上的男婴步子打晃,婴儿尚小,刚会走路,肥白小脸煞是可,依稀跟辰轩几分神似,rì后也是个令少女着迷的俊朗男子。

    月茹初为人母,只是略显丰腴,腰肢儿袅娜,步态优美轻盈。穿着一浅sè轻衫,湖岸的风掀起她月白sè罗裙,心满意足。

    辰家是风陵城的首屈一指的家族,帝国古老传承的贵族,男婴叫辰凡,刚满一岁,集万千宠,呵护备至,今天家人一同在湖中泛舟,其乐融融。

    公子王孙,鲜衣怒马。

    湖边出游。

    如往rì安宁欢乐,可今天却再也不同……

    船缓缓行在琉璃般的湖面上,天边流云飞卷,破空一道长虹,四个踏波而来的白衣女子,托着一顶红鸾帐小轿。

    四名女子纤薄的衣衫白如雪,容颜却冷如寒霜,各个是百里挑一的美人,虽然相貌美,但却不见笑容,托着红鸾帐,百米远外渐行渐进,凌波而来,平稳宛如在陆地上。

    烟雾笼罩的湖面上,出现这一行女子,让人心头不安。

    “谁?”

    辰轩暗暗惊讶,眼见这阵势,升起不详的预感。手一摆,旁侧十六名配刀战士凝神戒备。

    四个美婢飘忽而至,好似飘落的红枫叶,稳稳托着红帐落在船顶篷上。

    “凝玉阁的人!”

    众位武士,见飘散枫叶,正是凝玉阁的行事风格,凝玉阁,阁中尽收女子为徒,从没有男丁,但做事狠辣,令人闻风丧胆,寡薄意的男子一旦收到红枫叶,没有活命,势要杀尽天下寡男子。

    “为何物?轩郎柔话语犹在我耳畔,如今娶妻抱子,游湖共赏,将我弃之不顾。”红帐未曾掀开,里面传来细语,渐转低沉。

    “星雪?”

    辰轩闻言脸sè转白道:“咱们在一起也是勉强……”

    “呵呵……辰轩,你说的轻松,我犯了阁中大忌,受罚三年,青灯孤影,独自一人,而今你却妻游湖,轻松快意。”女子语调凄苦,心中仍是记恨。

    小男婴辰凡,尚不知杀之祸已至,嘴角嚅吐着泡泡,蹬着白嫩的脚丫。

    “星雪,你xìng子太过霸道。”辰轩觉危机顿生,今rì之事怕有大难,急忙摆手示意,让妻抱着孩子避开。

    月茹抱着男婴,疾步向船舱走去。

    “休走!”

    “呼~~”

    红鸾帐中飘形的飞出女子,星雪阁主。

    船头战士见她样貌,惊为仙人,少夫人月茹本就是气韵绝佳的美人儿,如今相比之下,更觉星雪阁主人间绝sè,火红如焰,吞噬人的心神,虚空而立,双眉间印着红枫叶的纹印,更添艳。

    袖藏红绫,如闪电般卷出,击碎厚实的船板,拦住月茹的去路。

    “这是你的妻子和孩子吗?”星雪阁主,目光冷冷的看着襁褓中的婴儿。

    “你想怎样?”辰轩大步走过去。

    星雪阁主声调低沉道:“辰轩,枉我为你违背阁中规矩,甘心受罚,你却娶她为妻,我有什么比不上她。”

    “最后问你一句,你肯不肯跟我走!”

    “你喜欢的是我样貌,而月茹我的人。”辰轩xìng子耿直,直白的说出了这句话。

    星雪阁主闻言大怒,看向了他们宠的儿子,痴笑道:“说的好听,我看着男婴清秀,长大后若再像他爹爹这般,拈花惹草,这俊秀相貌有何用?留着皮囊又何用?”

    话说至此,星雪阁主凛然出手,寒光毕现,整片湖面温度骤降,湖面凝聚结冰,只是呼吸间,星雪施展威能,整片空间如在冬rì般寒冷。

    “咔咔~~”一阵细碎的响声,湖面结冰。

    辰轩愤然对抗,可却没有办法。船板上生出冰晶,把十六名武士冻住,冰晶凝结,封冻他们的体。这十六人尽是高手,但是面对星雪阁主,却天壤之别。

    ‘啪’地一声,星雪阁主抬手挥手凝聚冰梭,击中男婴的眉心,登时鲜血直流,婴儿疼的哇哇大哭。

    辰轩夫妻心口一疼,宛如被大锤重重砸着。

    “眉心——异海!”

    “竟然破了我儿的异海!”

    “你~~好狠毒。”辰轩目光如刀,看向了星雪阁主,月茹捂着孩子眉心,泪水如注。

    须知这大陆上,修者提升实力,靠三处修炼‘异能元’。

    眉心。

    膻中口两rǔ连线中心,位)。

    丹田。

    这三处是修习的命门所在,称为‘异海’!

    星雪阁主击碎眉心命门。破男婴面相,更废掉他修炼天赋。夫妇二人发狂,宁肯受罪也不愿牵连孩子。正这时,婴儿哭嚎声音戛然而止,死寂般的静,夫妻二人心头一慌。

    “你要怎样,便冲我来。”辰轩冻得牙齿打颤,双眸紧盯着她。

    星雪阁主中痴恨,天之骄女怎忍男人被夺走,恨恨道:“要你痛苦,要你心碎,要你生不如死,要你悔恨终生……杀你岂不是太便宜。”

    “我要你妻离子散……”

    星雪阁主愤恨,手一抬便捏住月茹,单手扼着脖颈力量骤增。就在这时,星雪阁主见她流露出一丝解脱神。星雪阁主因生恨,心道:“月茹为他而死,岂不是惹的他永远记挂在心。”

    “啪!啪!”星雪阁主在月茹上,连连拍三掌,均是不致死命的重手法,但足以令月茹终生难愈,顺手夺走了男婴,将月茹甩飞。

    “我想到更有趣的法子,你这孩子我带走。”星雪阁主仰天长笑,红sè衣衫飘动如血,让人望而生畏。

    “还我孩子。”

    辰轩见她夺走儿子,心如刀搅,却也无能为力。

    星雪阁主低头看着怀中婴儿,昏了过去,白嫩的小脸,清秀带红当真可。不过眉心破开血口,鲜血直流,气息微弱,看似命不久矣。

    她发狂般的笑着,狰狞,快意,甚至窃喜。

    “走!”

    星雪阁主回头瞧着四名婢女,衣袖一飘,将孩子纳入怀中,反回到红帐轿中,不顾下面的呼喊。

    “我的孩子。”

    “辰儿……”

    四名婢女不仅长得美丽,修为更是上乘,轻飘飘抬着红帐轿子,宛如飞鸟般迅捷而去,好似从没来过。

    冰冻住的十六战士,渐渐体复苏,缓和过来,心中暗暗感叹。“好狠的美女!”

    凝玉阁,星雪阁主。

    辰轩双目失神,竭力嘶吼着,但见妻瘫软在船板上,强忍悲痛之心,急忙救治月茹。眼见孩子被掳走,只能再寻机会把辰凡救回来。

    半个时辰后,船只回航。

    辰轩本以为危机过去,但万万想不到的事发生,早有埋伏在水面下的黑衣刺客,一晃冲出三十名汉子。刀光凛凛,寒光瑟瑟,手段狠辣,这般雷厉的出手,明显早已蓄谋许久,估计一清二楚。

    血影,刀光,嘶喊……

    突然出现的刺客,在船上屠杀。

    良久,满船尸体,血水流湖,一带着面罩的鹰眸男子,看着手下,冷冷的问着:“可曾找到那东西。”

    手下黑衣汉子,相顾惊慌,却都未曾找到。

    “那兵器是天下排名第二,辰轩定是放在家中。”一人上前进言说着。

    鹰眸首领一甩衣袖道:“有消息说,辰轩带着那兵器出来的,再细细找找。”众人在船上又细细找了一遍,仍然没有收获。

    那鹰眸首领道:“辰轩是家中继承的长子,辰家藏有天下第二神兵!我非要得到。”

    众人搜索良久,仍没发现,眼看时间不多,只能离开。

    男婴辰凡,却因被星雪阁主掳走而逃过致命一劫。黑衣刺客大费周章,却不知所谓天下第二的兵器,就在辰凡的上。

    辰轩殒命,唯一骨血辰凡,也不知所踪……

    星雪阁主不会想到奇迹就在今天,更不会想到苦恋的郎已丧命,带着遗孤,直奔凝玉阁而归。

    ps:诚求推荐,新写的书不容易,对我而言,有一种扒干净从头再来的感觉,为大伙展现光怪陆离的雄奇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美姬英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