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心魔(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伴奏冷笑话 书名:启蒙天下
    “嗯?”

    蒙易平复下心,刚想叫辰楠一起返回辰家。

    忽然他的双眼光芒一闪,一道神光激shè而出,澎沱的大雨消失了,眼前的辰楠消失了,就连不周山也消失了,蒙易进入了一片白亮的世界,无数扭曲的场景缓缓的形成。

    看到眼前的景象,蒙易完全惊呆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是这副场景,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城池,在蒙易的边,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挑着扁担的小贩,戏耍的儿童,以及空气中隐隐的尘土和食物香味夹杂的味道,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而这些,并不是最让蒙易吃惊的,最让他吃惊的是他此刻所在的地方。

    他站在一座虽然有些陈旧,却装修大气的府邸之前。

    不再鲜亮的琉璃瓦当,微微褪sè的朱漆立柱,换新了的窗棂阁楼,翘起的屋檐脚,所有的一切都隐隐流露出一股岁月的味道……

    这座府邸蒙易太熟悉不过了,从他记事起,他就在这座府邸里的走廊跑来跑去,听丫鬟们窃窃私语,跟年长的仆妇要糖吃,看父亲练武,跟着母亲栽种漂亮的花儿。

    这里……是他的家。

    “蒙城,蒙家府邸,我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我……怎么可能到这里?”

    蒙易不自的抬脚迈入了府邸之中,可是就在他迈入门槛的一瞬间,他的脚步却猛然僵住了,蒙易整个人呆在原地,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

    他看到了一个穿锦衣的青年男子,约莫二十岁出头,手持一把折扇,微笑着从书房走了出来。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蒙易本人,确切的说,是几年后的他。

    可是蒙易看这青年上没有半点修炼的气息,一副书生气的模样,显然从未习武。不但如此,两人的神态和气质也完全不符。

    蒙易气息内敛,但眉宇之间,却隐藏着一股锋锐之气,随时爆发出来,便气贯长天,势不可挡。

    而眼前这青年,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甚至笑容中还带着点淡淡的邪气,一看就似追逐风雅的文人公子。

    这……真的是我吗?

    蒙易无法相信。

    “李四,给我备好马车,醉青楼的罗姑娘今晚要开一次堂会,给我下了帖子,我可得去捧捧场。”青年啪的打开折扇,扇子摇的飞快。

    “这……这不太好吧……”那个叫李四的小厮顿时面露难sè,“少爷,候家三小姐今天生辰要办宴,侯家三小姐可是点了名要少爷去的……你也知道将军跟侯大人的交。”

    “去你个头,我去有什么用?”

    “这……”李四脸sè发苦,“侯家三小姐是想请少爷你在生辰宴会上留个墨宝,还说要跟你学诗歌词赋呢,你可是我们蒙城有名的才子,又是新科举人,诗词经典那肯定是蒙城第一的……”

    “而且少爷,这侯家三小姐又漂亮,又贤惠,上次夫人见了她,喜欢的很,说不定以后,哎,少爷,少爷,你别走啊。”

    李四还没说完,青年跨出大门,头也不会的说道:“一会我父亲问起来,就说我去朋友家喝酒去了。”

    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不见了,这让李四一张脸苦的像霜打的茄子,完了,被将军和夫人知道了,肯定少不了一顿臭骂。

    侯家三小姐明显是对少爷有好感,这三小姐xìng格好,样貌也好,家世也好,跟六少爷本是天作之合。可偏偏六少爷却看上了醉青楼的罗姑娘,真让人无法理解。

    醉青楼其实就是青楼风月场,不过是比较雅致的青楼,在整个蒙城都是鼎鼎大名的,里面多数风尘女子都是卖艺不卖,她们容貌个个清丽脱俗,jīng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是绝艳才女,时间尤物。

    而罗姑娘,就是醉青楼的头牌,虽说清清白白的子,但是青楼女子就是青楼女子,出低下,将军和夫人怎么可能许她嫁进来。

    “死了死了,要是被将军知道了六少爷去了醉青楼,不但六少爷完蛋,我也跟着倒霉了。”李四苦着脸,也不知道到底是老师禀告将军和夫人好,还是瞒下来好……

    蒙易就站在府邸之中,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在刚才,那青年正与蒙易擦肩而过,却看都没看蒙易一眼。

    蒙易明白,他不属于这个世界,只是一个过客,这里的人,没有谁能看到他。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里有另一个我?”

    “我九岁时,父亲为我请来了儒家弟子韩鼎先生为我启蒙,修习儒家经典要义,跟韩鼎先生读了三年书,到十二岁,韩鼎先生因家事回了韩国,我扔掉了课本,跟着父亲学习兵家的武功,而后家中巨变,满门流血,只余我和七妹,我坚持了下来,决心习武复仇,所以……我变成了现在的蒙易。”

    “那么这个世界中,我并没有弃文成武,反而是一直勤奋苦读,最后考上了举人,家中也没有发生惨变,父母亲,兄弟姐妹都很好。”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真是存在的平行世界?还是我心中想出来的虚拟世界?”

    “这是在考验我什么吗?考验我的武道之心?若是考验武道之心,到底怎样才算过关?”

    蒙易呆呆的站立在蒙府外面的大街上,这一站就是数天之久。

    来来往往的人,没有有一个人看到他,有些人甚至就从蒙易的体中穿了过去……

    街上小贩的叫卖,流浪艺人的唱曲,sè香味俱全的饭菜酒食,甚至父母亲那rì益苍老的脸……

    所有的景物,那么真实,却又如此虚幻。

    所有的人,无比熟悉,但又充满陌生。

    然而在如此喧闹的幻境中,蒙易却仿佛是其中灰sè的一笔,只影茕茕,无比孤独。

    “世界是虚幻的,我是真是的?”

    “或者……世界是真真实的,我是虚幻的?”

    “不对,这不是我的世界,这只是我的心魔!”

    蒙易猛然睁开双眼,九霄神剑出匣!

    “呯!”

    只听的仿佛无数玻璃破碎的声音,眼前的府邸,行人小贩全部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启蒙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