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昔日天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伴奏冷笑话 书名:启蒙天下
    蒙易来到辰家已经有三天了,自从三rì前进入了辰家,辰天华便似乎消失了一般,白rì里只有辰小雨陪着他,说说话,逛逛街,对于蒙城的大街小巷倒是熟悉了不少。

    这一晚夜sè深深,幽月高悬,天际隐隐还有几颗闪烁着微光的星星。那冷冷清辉之下,远处的那些树林似乎隐有雾气,淡淡漂浮,望去如轻纱薄雾,整个辰家幽美之中带着几分神秘。

    辰家占地范围极大,除了中间那座高大雄奇的城堡,四座还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屋宇庭院,连成一片一片的,灯火通明;大大小小的花园荷塘错落有致的点缀着,宛如秀丽织布上的朵朵花瓣,美不胜收。

    蒙易收回了目光,将窗户关上,慢步走到一个柜子边。柜子上面正放着一个包裹,以及一把宝剑。

    这宝剑正是蒙易的“九霄”,那小眼睛侍卫雷正在蒙易来到辰家后,第一时间将蒙易的东西送还了。

    蒙易打开包裹,只有随的几样换洗衣物,以及一把在那神秘山洞里,法家卫典前辈留下的黑sè空剑匣。取出剑匣再次仔细瞧了瞧,同样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蒙易随即想到,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剑匣,但也是法家创始祖师所遗留的物品,这纪念价值也理当不低,不微微一笑,让这个念头给逗乐了。

    “哐当”一声传来,一道白影闯进了蒙易的房间。

    蒙易转过头瞧去,不好笑,原来是灵兽白目跑了进来,嘴上还叼着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骨头,一脸的欢喜。

    白目当rì是随着幸存的一众侍卫来到辰家的,那小眼睛侍卫雷正知道白目神勇奇异,一个闪电就能把那蒙面老头给劈的焦头烂额,却是不敢怠慢,几乎每天好吃好喝的侍候着。但这小家伙,偏偏还喜欢去厨房自己偷着吃,似乎只有这样,吃起来才更加香甜。

    白目自顾啃着骨头,吃的津津有味,也不理蒙易,蒙易摇了摇头,也没打算去阻止白目的行为,这么大的一个辰家,没人会去稀罕厨房少了块骨头。

    蒙易兀自上了,盘起了脚,开始了‘自然之光’的冥想修炼。昨天晚上,蒙易一晚没有睡意,于是便盘脚冥想,神游物外,沟通生命元素,进行‘自然之光’的修炼,一个晚上下来,蒙易的jīng神既然比睡觉来的更加清爽舒泰,不大喜,没想到冥想既然还有如此功效,实在是一举两得。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蒙易便决定,白天进行元气的修炼,晚上用睡觉的时间进行‘自然之光’的修炼,时间上并不冲突,而且蒙易反而觉得修炼起来事半功倍,比以前的修炼效率提高了不少。

    清晨,阳光照shè了进来,点点片片的,余馨袅袅。

    蒙易睁开了眼睛,伸了了个懒腰,舒展了一下筋骨,只觉得神清气爽。小家伙白目既然跑到了蒙易的上,窝在枕头边睡的正香。

    洗漱完毕后,蒙易打开了门,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却是让人心大好。蒙易就住在辰家城堡旁边的一个院落里,穿过花园就可以来到广场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投shè了下来,天刚破晓,广场的演武场上,已经人头涌动了。

    “武之一道,勤能补拙……”,广场上,一个形壮硕的中年人正在教一帮少年修习武艺,整个辰家城堡上下,住着不下数千人的家族子弟,大多数本姓的子弟,但也有不少附在辰家的外姓子弟,多年下来,已经融为一体了,此时,从十到十八岁的适合修炼武艺的少年,也有三百多人。

    这些少年,从小就受到严格的调教,此刻都规规矩矩的站成一个长方形的队伍,习练拳法,倒也干脆利落,整齐划一。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我们辰家的拳法是从《明月经》中演化而来,讲究的是不动如山,清风明月;动若奔雷,如天狗食月。”

    那中年人演练了一拳法,刚柔兼备,出拳之时隐隐带着风雷之声,一股股气流仿佛生了根似得,在这中年人的边旋转着,仿佛漩涡一般。那是辰家《明月经》中的长风明月拳,独特的拳法配上辰家人修炼的明月经元气,如明月挂长空,浩浩

    明月经元气带起的拳拳劲风,刮到那些少年人脸颊之上,宛如刀割一般,让人隐隐作痛,他们一个个的都退出了二丈开外。

    “四爷好厉害。”

    “那是当然,四爷的明月经修为在我们辰家也是顶尖的,实力仅此于家主和几位长老,就是大爷和三爷爷是有所不及。”他们都向那个中年人投去崇敬的目光。

    如今大离皇朝皇权衰落,治下各国烽火连天,动是这个时代的象征,想要赢得别人的尊重,首先必须拥有过人的修为。

    这中年人正是辰天华的弟弟辰华为,兄弟中排行老四。专门负责教导家族后辈,在辰家的声望亦是极高。

    场上的少年们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喝彩之声,辰华为jīng湛的拳法和高深的元气修为让一众没见过世面的少年们目炫迷离。

    距离喧嚣的人群大概不足百丈远,一个少年正盘坐在演武场角落的一块石头之上,他闭门盘坐,宛如入定的佛像一般。这少年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材硕长,五官倒也清秀,星眉剑目。不过眉宇间的神,却有着一丝与年龄不相符的专注,似乎还带着淡淡忧愁。

    这少年名叫辰楠,辰家的旁支子弟,曾经是辰家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当然只是曾经。

    此时,两个辰家子弟从他的旁边走过,看到盘坐不动的辰楠,露出鄙夷和幸灾乐祸的神

    “他经脉尽断,早就不能修炼元气了,每天还在这里装模做样。”

    “如果换做我是他,做就悬梁自尽了,那还有脸面活着。”

    “小声一点,他毕竟是曾经的第一天才,小心他咸鱼翻。”

    “呸,就他这怂样还天才。”

    那两个家族子弟故意说的大声,却落到了蒙易的耳朵里,不好奇的忘向这边。

    那辰楠闭着眼睛,充耳不闻,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内心自嘲一笑,或许以前,他会冲上去跟他打上一架,但是现在,他已经学会了忍耐。现在的他只是一个经脉被废的废人。

    大离皇朝,向来以实力为尊,没有实力的人只能任人欺凌。这辰楠也是因为想到早晨元气充沛,最适合恢复经脉,这才每天出现在这里。

    “转眼已经二年了,恐怕我的筋脉再也没有机会愈合了。”辰楠心中又一种深深的不甘,他不甘心就这样变成一个废人。

    “你好,我是蒙易。”

    只是辰楠自从经脉被毁后,第一次听到‘你好’这两个字,不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人,比自己还小了四五岁,只是这年纪轻轻的少年人的眉宇之间却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和坚毅,似乎是一个有故事的少年。但自己在辰家这么多年,似乎从没见过这么一个清秀的少年人。

    “你好,我是辰楠,请问有事么?”

重要声明:小说《启蒙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